赵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入夜十分,君歌依偎在思齐猫儿软软和和的肚子上眯着睡觉,她手中的测灵石由于她在熟睡的时候手劲再握不住,落到了地上,这洞穴当中的红色的光芒也就消散了去。

洞穴之中,轻鼾阵阵。

也正是在这夜深人静,月挂枝头的时候,神大人便也不再在这皇宫待得住了,心里头也想着她在那洞穴里头住得怎么样了,现在是不是还在努力的修炼。

那个蜘蛛王的洞穴蜘蛛王占据了已久了,其他的灵兽也知道那里住着一个极为厉害的已经成了人形的灵兽,便也不敢往那边过去的,所以那个洞穴现在是安全得很的。

怎么在这么一个夜晚,他竟然看着这好好的月色,竟失眠了呢?

难不成是今日突然又回到了自己老人家的身份,竟是如此的适应了老人家的睡不着觉了?

还有些老人家的思绪重重了。

他本是想把她丢在那个洞穴,让思齐看着她,把她在那里关上这么两、三年,把她给关老实了再说,只是他一下山,竟就这般的对着慕容靖,给她布下了这么一个入学的考试内容。

他仿佛脑海里便可以预见着当时的画面了。

不过并不是当她在擂台之上的那个画面,而是当她得知她有这么一个特殊的入学考试的内容,她又会是一个怎样的表情呢?

他真是觉得,真想去看看。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然后他便就从自己待着的那个赵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内室,开了天窗,从那月光之下,借着月光之力,便又飞到了那个山头之上。

月光月光……

他是神大人,他也是慕容家皇室的老祖宗。如果君歌当时真的有意识到他利用月光,还带着她去看了一道那大月亮的话,没有被这见着大月亮的愉快给没了脑子的话,她应当是能猜着他的姓氏的。

毕竟她也知道,慕容家是专门使用这光灵力的。

月光,也不就是一种光?

他堪堪落在那蜘蛛王的山头,走了一段没有月光散布着的路程,然后便来到了这个蜘蛛王的洞穴。

只是门口,他并未见着那思齐猫儿在那里。

他怕是以为这出了什么事情,赶紧用灵术点着了一点光芒,往那洞穴里头去看了,这才看见了那两个已经是睡作一团的一人一猫。

神大人莫名的就觉得有些觉得眼睛里头看着不舒服起来了。

虽然思齐现在是一个猫的形象,思想也如同婴孩一般单纯,不过是会说些话,连一些复杂的事情都没有办法想清楚,更别说能想到那些什么男女之事了……

再说,他这个时候的性别,应该说是雄性,而非男性吧。

可是神大人就是百般的看不惯面上这一个场景,甚至就完全忘了,昨天晚上的时候,君歌可是枕在他的腿上睡得觉,那时候他怎么不想起这男女之别的事情去呢?

他也不管,只是在这个时候匆匆的跑到了君歌和思齐猫儿面前。

他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奇怪,就像是一个当场抓着自己妻子与人私会的男子一样,有些气恼,他却又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只是把君歌给推了一推,将她给推醒了。

君歌自然是不想起身,继续蜷缩着,像是这样就能够躲避着神大人推她一样。

“别闹!”君歌有些起床气,不大高兴的感觉说了这么一声。

“君歌!你今天修炼得怎么样了!”

君歌本来今天在外头跟思齐猫儿满山跑了一日游,一天没有修炼,玩的时候确实是非常的开心,但是当静下来睡觉的时候,她就转变成为了一种贤者的反思模式。

边反思就越怕,怕神大人……检查她到底用不用功。

就当真像是老师来查学生的作业那样。

君歌睁开眼睛看到神大人自然是十分的震惊,撑起身往后退了几步,像是没过脑子一样的,就直接问神大人道:“师傅大人,你今儿个怎么还回到这来了?”

“我来看看你,过的还习惯吗?”神大人咬着牙说着这句话,像是有着什么仇恨似的。“我让思齐在这洞口外头守着你修炼,怎么着,你还把它给带到洞穴里头来了?还想跟他双修了不成?”

不知道是君歌想歪了,还是怎么的,她听着神大人说的这什么双修,好像就是那什么双修啊?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根本还没有发育的平胸,顺着视线又看了一下那已经起身站起来的思齐猫儿,她简直是要惊讶呆了。

“师傅大人,你好污啊……”她便把自己想说的话,就这么的直接的给说了出来。

神大人又是咬牙,“你不要转移话题!”虽说他是带着些恶狠狠的语气跟她说着这话的,可是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襟,还抬了抬袖子,肯定了自己的衣服上还是干净的。

原来,他是将这个思想上的“污”给想成了那样子的衣服上的“污染”……

既然他不知道她到底说的是什么,又跟她说让她不要转移话题,那她就不再提这个“他好污”的话题了。

“哦。”君歌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深吸了一口气,又低下头去,不敢看神大人,“今天……修炼……倒也不是一丁点也没有的?”

神大人上下打量她一番,只消一眼,便就将她现在到底是什么灵力程度给看破了,带着些讥讽的嘲笑对她道:“你今天修炼得这么一点点的灵力还真是稀薄呢,除了就在洞穴里头睡上一天,其余不论做什么,都要比你修炼得这么一点点的灵力要修炼得多的呢!”

“可是,这修炼是一个长期的活儿,并不能够只看今天就决定的。”对于这样子的一个情况,君歌只能是选择了狡辩,来赢得一点点的面子:“如果只说我今天修炼了多少,而不去想想这可持续的发展的话,这般的鼠目寸光,是不好的!”

“可持赵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续发展?鼠目寸光?呵!你倒是在跟我说些什么呢!”

“我不过是给自己放了个假,出去玩了一会儿,这一次放纵的玩了,就再也不会想着我还没痛痛快快的玩过一次的事情了,之后便就可以真的静下心来修炼了……”

“那今后我就看着你修炼。”

“啊?”

他伸出手点在她的额间,这句话又不那么的严肃起来了:“我今儿个去了京城一趟,听说京城学院特意给你准备了一场考试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