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华丽的宫殿里,一行宫人焦急地忙碌着,暮云深在门口打着转,一贯沉稳的脸上满是惊慌失色,简直恨不得冲进对面的屋子里去。【最新章节阅读】

自从他从丰城远征归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也到了谢歆玥临盆的时候。

“怎么没有声音?太子妃怎么样了?”

暮云深紧张地开口,他看过一些孕妇生产的时候,那凄厉的惨叫声隔得老远都能听见。怀胎十月孕育之苦,其中的疼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是为什么,玥儿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难道,已经是痛得晕了过去了吗?

一想到这里,暮云深便急得不行,径直朝着屋子里面冲了进去,却被楚皇后给一把拦住了。

“太子,你干什么呢?产房晦气,男人是不能进去的。太子妃是不会有事的,女人生孩子都这样,你呀,给母后镇定一点!”

看着他那焦急的模样,楚皇后顿时哭笑不得,不过,想到他第一次当父亲,眼下的举动,也算是情有可原。心中却颇为感叹,当初她怀孕生下小七的时候,陛下也曾经这般紧张过,一转眼,她都已经老了。

“哇哇——”

婴儿的哭声猛的响了起来,仿佛要震破天际,而与此同时,稳婆惊喜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生了生了!”

“恭喜太子殿下,太子妃生了!是一对龙凤双胞胎!母子均安!”两个宫人分别抱着襁褓走了出来,嘴里的吉祥话就没停过。

“太好了!谢天谢地佛祖保佑!”楚皇后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她盼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小孙子了。更何况还是一次两个,龙凤胎这样的吉兆,那可是大周朝百年来都没有过的。

“生了吗?”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处理了政事赶过来的兴文帝,一眼就看到了两个襁褓,兴文帝脚步飞快地跑了过去。

“这是朕的大孙子吗?”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太子妃生了一对龙凤胎!”

“快,快给朕抱抱!”兴文帝喜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楚皇后也走了过去,两人一手抱一个,看着怀里还带着奶香味,软软胖胖的两个小婴儿,只觉得一颗心都软了。

“这两个孩子可真是漂亮,长的真像我们小七!”

楚皇后忍不住开口,她倒不是自家的孩子自家爱,旁的婴儿出生总是皱巴巴红通通的,要过几天才能长开。而这两个小宝贝却是又白又嫩,闭着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玉雪可爱的模样,让人恨不得抱上去狠狠地亲上几口。

“分明是长的像朕才对!你看这小鼻子小嘴巴,和朕长的一模一样!”兴文帝不满地反驳,帝后两人一个抱男一个抱女,倒是让暮云深这个正儿八经的爹变成了路边的风景。

“我去看看玥儿!”暮云深也不恼,比起两个孩子,他更在意的是玥儿的身体情况。

屋子里面是血腥味混合着汗水味的刺鼻味道,凌乱的大*上,谢歆玥满头大汗地躺着,脸上的神色还带着苍白。暮云深飞快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只觉得一颗心这才落到了实处。

“玥儿,你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宝宝呢?”谢歆玥摇了摇头,虽然气色不好,眼睛却分外有神采。即使只是浅浅地勾起嘴角,也让人觉得她此刻的模样,美得让人几乎移不开眼。暮云深就看的目不转睛,却听她开口就是问孩子,顿时皱起了一张脸。

“父皇和母后眼里只看得到那两个小家伙,玥儿你也只在乎他们,都不记得夫君我了吗?”

委屈的声音,满满的都是醋意。

“你真是,哪有当爹的和自己孩子吃醋的!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可是连宝宝的面都没见过呢!”谢歆玥好气又好笑,她费了半条命,疼的死去活来才生下的孩子,当然心里惦念着。

“父皇和母后现在正宝贝着他们呢,连我都没来得及看一眼。玥儿,辛苦你了。”

暮云深温柔地看着她,低下头吻了吻她汗津津的额头,谢歆玥脸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过了头:“我身上脏呢……”

“谁说的,一点都不脏!”

两人柔情蜜意,宫人们早就识趣的退下了,此时此刻,抱着她温软的身子,暮云深觉得分外满足。他已经有了心爱的妻子,如今又有了一对儿女,只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顺心的事情了。

兴文帝和楚皇后稀罕了一阵自家的宝贝孙子孙女,就将人送进了屋子。谢歆玥迫不及待地起身,看着身边两个无意识地挥动着藕节般圆圆的小手臂,仿佛天使一般可爱的孩子,眼底的温柔简直能滴出水来。

这就是她的宝贝啊,在这个世界上,她血脉的延续。

两个小家伙的名字,在谢歆玥怀孕的时候就已经由兴文帝取好了。男孩子就叫暮宸煦,暮宸熙,女孩子的话就叫暮黎蕴,暮黎菡。既是一男一女,便名暮宸煦和暮黎蕴。只不过,两人一出生,兴文帝便兴奋之下下了旨。封煦哥儿为皇太孙,蕴姐儿为泰华郡主。

++++++++++++++++++++++++++++++

“慢点~~你别这样……被人看到了怎么办?”女子若有似无的低吟浅浅地传了出来,显得格外旖旎。

“这个地方很隐秘,不会有人过来的,那两个小家伙也绝对找不到!好玥儿,你就让我亲亲吧,都这么久了没碰你了,我都要成和尚了!”

男人磁性动听的声音显得格外委屈,茂密的树从中,隐隐约约可以见到两个人影。这是一棵中了几十年的大树,枝叶繁茂,树枝更是巨大。

暮云深搂着怀中的女子,眼神之中满是火热,随着时间的流逝,谢歆玥的容貌褪去了青涩,越发显得娇媚动人起来。偏偏自从有了两个专门和他作对的小家伙之后,他的日子反而越过越憋屈。

婴儿时期的时候,两小都十分不安份,每天晚上都要亲娘哄着才肯入睡。他这个亲爹一旦凑过去,就会被以魔音穿耳的哭声毫不留情的驱逐。好吧,他不跟小孩子计较,总算是熬到了两岁,结果那个大的天生神力,一把肉呼呼的小拳头就能将他这个爹揍开。小的遗传了她娘的医学天分,小小年纪就拿着针到处扎人。

回想起这五年,简直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泪史。堂堂太子殿下,在两个孩子手上,好不容易抢到自己的老婆,他容易吗?

看着暮云深那苦大仇深的模样,谢歆玥忍不住偷笑,想起他这些年来的委屈,又忍不住有些心软。她主动踮起脚尖吻住他,沦陷在他激烈而又醉人的温柔里。

已是黄昏,东宫的石阶路上,走来了两个小身影。走在前面的小包子是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小男孩,白净如玉的肌肤,浓眉凤目,直挺挺的小鼻子,花瓣一样纷嫩的小嘴巴,此时此刻正紧紧地抿着。小男孩手上牵着一个长得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梳着两个可爱的双丫髻,圆嘟嘟的苹果脸,让人恨不得去掐上一把。

“哥哥,娘亲去哪儿了?”

“一定是讨厌的爹爹又把娘亲拐走了!”煦哥儿板着一张小脸,他就知道爹爹最坏了,现在肯定把娘亲偷偷藏起来了!

“等找到了爹爹,蕴儿一定要给他扎上几针,看他还敢不敢带走娘亲!”

蕴姐儿不满地堵着小嘴儿,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哥哥,我们去找皇祖父告状吧,然后让皇祖父给爹爹很多很多事情去做,他就没时间和我们抢娘亲啦!”

“妹妹说得对,我们这就去找皇祖父!”

两个小家伙手拉着手,蹦蹦跳跳地朝着乾清殿的方向跑去。沿路的宫人纷纷行礼,甚至不需要通传,直接闯进去,都没有宫人敢上前阻拦。

宫里的人都知道,太子殿下所出的这一对龙凤胎,那可是帝后手心的宝贝疙瘩。就算是太子殿下,都比不上他们在兴文帝跟前得*。

“皇祖父,皇祖父,煦儿和蕴儿来啦!”

“朕的小宝贝儿,跑慢点,可别摔着了!”兴文帝正在批奏章,一听到两个小家伙的声音,立刻便抬起头来。看着两小跌跌撞撞的身影,顿时急得不得了,亲自从龙椅上走了下去,将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抱在怀里。

“皇祖父,你把奏章都给爹爹吧!你这么辛苦,煦儿会心疼的!”

“就是就是,皇祖父,你把事情都交给爹爹,就能陪我们玩了!”

两个小家伙你一句我一句,将自家老爹出卖的彻底,兴文帝好脾气地听着,眼中满是笑意。不过这一次,他倒是认真考虑了起来。

兴文帝年纪也不小了,最近几年,朝廷上许多事情都是交给太子处理的,他清闲了不少。身边多了两个贴心可爱的孙子,兴文帝就越来越想着颐养天年,和皇后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如今太子在朝廷中的地位已经稳固,不再需要他这个父皇继续操心了。也是时候,将整个国家交给他了。

打定了主意,兴文帝脸上的笑就更灿烂了。这些年来,他亏待了皇后良多,等卸下这副担子,他就带着皇后,好好看看他们这大周朝的壮丽山河吧!

兴文帝三十六年,退位于太子暮云深,太子登基为帝,开启锦汉元年。

锦汉帝重用能臣,励精图治,其在位期间,独*皇后谢氏歆玥,为其解散后宫,夫妻恩爱。谢皇后创立女医院,设立国医义诊,遍布大周南北,著有《女医书》流传于世,是为天下女子之表率。

帝后携手,创下了一个全新的大周盛世。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