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的一干二净

第一百五十三章那一剑的风情

公孙应觉突而厉喝一声,优雅古装霎那间炸裂开来并在空气中以蛇卷式随风飘扬,周身青筋外露,肌肉瞬间膨胀起来,紫青色的血筋布满整片面皮,看起来格外狰狞。【最新章节阅读】扭曲的模样,不是很清晰的俊脸,这点点迹象无一不是在表明这着,公孙应觉这货要开始拼命了。

“以半神之躯体,能做到你这样,已经是很难得的了,加上圣道轩辕剑的加持,已实属不易,我以我的名义担保,如若这次你不死,未来三年的仙剑世界必有你一席之地!”宇哥难得露出一丝同为知己的笑容悠悠的道。

“哼,谁输谁赢还不一定,这么早就下定结论,可是要吃亏的!”公孙应觉看似劝说实在暗嘲的对宇哥说道。

“哦~!这么有信心,那衣服怎么会破碎了?虽说你这衣服至少也是法器级别的,但破碎就是破碎了。”

“别绕来绕去的,甛燥,手底下见真章吧!”公孙应觉看似霸气的说道,其实暗地里已经在积蓄气力,运力通神般开启五蕴窥灵眼,眼有余力的看起宇哥的破绽来。衍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五蕴窥灵眼虽是三界十大神通眼排名最末的神眼,但也是这炎炎世俗界综合加起来的超凡力量不可比拟的,一股可窥万物的力量油然而生,犹如上天分出五只眼睛在窥视你的过去,前世,今生,现在,未来五会一样,让人心有生恐,灵魂颤抖。

如果说,公孙应觉不用五蕴窥灵眼窥视宇哥的话,至少还能看出一二来。只可惜,公孙应觉他用了。一个半弧形莹玉罩子突显在宇哥头顶上方三寸处,三眼神通顿开。此时的三眼神通不再是当年的那双眼睛,早在宇哥兑换身上洪荒血脉的时候,这双眼睛就已经在觉醒。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将宇哥的身形再次拔高几寸,优雅的身姿早已被一双眼睛替代,如果说刚才是苍天在窥探着万物,那么此时的宇哥便是在如帝王般扫视着自己的领土,坚毅的脸庞上透露出一股正常的红晕。两者较之一二,一看便知。

“噗~!”一口暗红却又蕴含金色的血液从脸色苍白的公孙应觉口中喷出,随之即来的是他眼中瞳孔上的五片似米粒般的五色神光也黯淡不少,不,不止是黯淡,瞳孔和**上还在微微渗血,渐渐身形有些不支起来。但到底是神话世家出来的公孙族人,又岂是被这点小伤所累。

“以天为名,以地为倚,以人为器,召唤此地方圆十里内的生灵精气为我所用,共除奸恶!我以神话家族轩辕氏家的名义,誓起~!”说完,公孙应觉迫不及待的张嘴朝着四周无人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吸起草木天地精华来,转眼间伤势已好了一半。不止如此,就连方才与宇哥对视破绽时受伤的五蕴窥灵眼也全好了,甚至犹有过之。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根本是在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声大如雷实则是在掩~饰。。。掩饰你在偷窃那些草木精华的过往些年所吸收的日月精华为已用。还以轩辕氏家的名义起誓,也不觉得丢人。”宇哥说完,也不看公孙应觉,只是望向远处的风景,后顺势依靠等待公孙应觉来。说也奇怪,那一顺势一靠间,就在宇哥的背后升腾起一座似金非金,似木非木,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金黄色皇座来。顿然,一股皇气冲天而起,百里之内无论生灵人类都顺势一跪,天空中万鸟飞翔至此悠悠不绝。宇哥坐在皇座上,闭目养神起来。而黄龙套装也不知在何时已经忽现起来,代替了原身那身衣装。黄金皇座与黄龙套装遥相呼应,声势浩大,皇气将宇哥所在地的大半片天染成了金黄色。如果有现实世俗凡人看到的话,定会引起各方政府人员百姓的无限猜忌和饭后谈资。

也许是眨眼,也许是刹那,又也许是许久。宇哥有些不耐起来,好似在怪公孙应觉的慢性。浑身一正,道:“不过,看在你刚才吸收精华时并未向人和生灵吸收其过往余年精气的面上,说明你还是一个好人,至少也是一个良心未泯的修真人士。不像其他修真人士,有了修为就会忘记自己的老本,他们哪里会知道,没有这些凡人哪会有我们这些神仙修真。真人?神人?仙人?圣人?!哪一个不是包含着‘人’这个字。无论在何等地步,人终究是人。如果真是无欲无求,看众生如看死物,那要成什么仙,什么圣!”宇哥说的话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给公孙应觉说教。

“公孙应觉,你很好!”宇哥顿了顿,继续道,“比那些名门正派好多了,至少在实际行动上是这样的。刚才那种行为,我很欣赏!至此,我想我们应该有一个平等的对待,你是半神,那!我也应该是半神才是!”‘是’字刚落,滔天的气势从宇哥的身上消失,半仙的修为也在消退...半仙...真神巅峰...真神后期...真神中期...真神初期...天神巅峰...天神后期...天神中期...天神初期...最后渐渐消退为半神。但即使是消退为半神,滔天的气势也已经转减为平和,但也不可小视。

公孙应觉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没想到陈流宇竟然真的会减退自己修为,只为刚才自己的无意之举,又或是陈流宇所说的平等,再或是?等等,自己这种几乎可以毁天灭地的力量既然还可以在增长,而方才看到陈流宇消退的气势,似乎还有很多境界。”内心一想至此,公孙应觉的心有些颤抖起来,不为别的,只为修真的境界可以再次增长,寻仙途中可以不再寂寞。但在一想到宇哥的那份可怕实力,公孙应觉的额头上开始渗起丝丝热汗。

“少年,你的心乱了。”宇哥虽是在闭目养神,实则是在用自己的神识慢慢观察着公孙应觉的全身,不为别的,只是有种惜才之心。有一种渴望被打败的心理,也有一种被宿命牵着不得动弹的烦躁又或是被人随意掌控不断被封印的内心怒意,也许称之为逆反心理吧。

“你到底有没有人性啊,见死不救么?”姬九月怒视着宇哥,恨钢恨铁的说道,但说完之后又想到了什么,随即低下头来不敢再看宇哥。

“偶~!原来如此,我见死不救么~!真的是这样么?!”宇哥睁开那双深邃如九天繁星般的眼睛,朝姬氏两姐妹望去,眼角充满了玩味。

公孙应觉擦了擦嘴角干涸的暗金色血液,不顾受伤的危险,再次运起五蕴窥灵眼向宇哥的那双深邃的眼睛望去,不但如此,手脚也不慢,手捏轩辕氏家独有的手印,以秘法催生出一股又一股神秘气息以增长自己的力量,只待陈流宇给予姬氏两姐妹一击时,他便发动身上的神秘力量同样给予陈流宇致命的一击~“又算不能致命,也要在陈流宇的身上撕下一块肉来”。可是真的是这样么?如公孙应觉想象的那样么?不然吧!这暂且不论,反倒让宇哥再次对公孙应觉的另眼相看又增加了一分。

“外冷心热~!有情有义~!不错~!不错~!不错~!!”三个‘不错’,让在场很多人都不思其解。“这颗金丹名为六转金丹,丹成时,经过三九天劫,自立自破自生成!公孙应觉,你我本无缘,奈何天性如此。苍天要谁相见,绝以苟同!你,快些服用吧,服用完之后,再做过一场!”宇哥说的前几句话,听的公孙应觉很是畅快,但随后而来的半句话,犹如九天云霄落入凡尘般,从炼狱一层跌至十八层,那种感觉,真是让人很不爽,却又感觉很爽。“还,还要打?!”公孙应觉的支支吾吾,并没有引起宇哥的反感,反而是一阵苦笑。

苦笑也是笑啊!笑在公孙应觉的眼里,却是恶魔般的微笑,不,恶魔还称不上,恶魔算个叼啊。应该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那种一笑屠尽苍生的那种微笑。

也说了是苦笑了,宇哥在脑海间收到了仙剑系统发来的任务。‘由于迫在眉睫的大计划即将进行,开启主线任务和分支任务。分支任务一,与以正当理由摸一下姬九月的屁股。奖励,追魂香炉一个。分支任务二,以正当理由摸一下姬雨师的大香瓜。奖励,神通控水术秘术一本。分支任务三,以正当理由打败公孙应觉一次。奖励,月老的红线一根。主线任务,灭掉岛国,时间三年!’收到任务本该很高兴,但是什么叫‘以正当理由’那个那个,虽说不知道系统什么意思,但总觉得好厉害的样子,也不能这般吧。主线倒是无所谓,分支怎么办?凉拌加个蛋?再炒炒么?!显然不是!

想着,说着,便朝公孙应觉挥出一道无比绚丽的剑气,而就在众人胆战心惊当季,宇哥二话不说当机扶住了姬九月和姬雨师,并且一只手按在了姬雨师的屁股上,另一只手捏了捏姬九月的大香瓜上。许久,繁华光沫散尽,宇哥神奇无比的站在那里,一笑间不顾众人的惊愕,温柔的对姬氏两姐妹说道:“没事吧,亲~!”要是宇哥的两只手不在那双手不该放的地方,那画面将是被称为无礼中的唯美,但是放了,那只能转变为芳华过后的猥琐。偷袭之后,只为摸~!

等了许久,脑海间还是空荡荡的,没有系统的提示声,没有温柔的细语声。感受到手部的温暖和柔娇,细看之下才发现,额。。。放错了。想罢,又换了个方向,剑气再次一挥间,剑花九转,转转惹人味,断人肠,众人大惊间。宇哥重又调转了一下方向和手势,但眉宇间不再是众人想象中的猥琐,而是庞然的浩然正气。再次听到久违的系统声,宇哥呼了口气,嘴角一笑,用手重重捏了捏真实感觉。‘是舒服么?’,显然是的,因为舒服就是舒服,摸了并且捏了才知道。

“老大威武,连收两妞,文成武德,一统江湖!”陈佛欠扁的话语,在众人耳边响起,当然震醒了思想空白的姬氏两姐妹。“流氓~!”异口同声的话,让宇哥听后很是无语,随即放开一两团温和的肉肉,然后习惯似的放到鼻尖闻了闻,‘妈蛋的!真香!’然后转身向赵云陈佛等人走去,嘴角微微道:“公孙兄,这里不适合打斗,去太平洋吧,那里地大还不是自家的,能放开手打!”说完,一股绝强力量带着半月皇朝众人向天际飞去。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