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艳小店无遮瑕版漫画第九话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来到华京妇科医院,柯凡凡本以为,以他们之间的深情,定然能挽回这段即将逝去的恋情,可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妖艳的狐狸精给搅合了,导致她所有的计划全都泡汤了。

“三十八号。”

排了一个上午,终于听到护士喊自己手里的号码,这年头真是奇葩多啊,打个胎也要排队,柯凡凡一手遮脸,不理会旁边中年妇女的指指点点,跟着护士走进会诊室。

“真是风气败坏啊,这小姑娘不大一丁点,看着秀秀气气的,怎么就染得一身风花雪月呀那跟咱们一样啊,因为已经有了孩子,才忍心割弃肚子的心头肉,这次我一定上环,再不想来这种地方,看着就来气。”

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妇女在柯凡凡进了会诊之后,跟后面的患友小声嘀咕起来。

“是啊,现在的孩子真的是太开放了,一点都不知廉耻,看看后面排队的,有好几个都一脸娃娃相,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

“小声点,人家在往这边看呢”

中年妇女轻声提醒道。

“有脸做,就别怕别人说,现在知道害躁了,当初干什么去啦”

虽然嘴上这么说,中年妇女的身后的患友还是把声音压低了一些。

会诊室内,中年女医生习以为常地提醒一句:

“你决定啦?要考虑好,胎儿打的多的话,会影响以后的生育的。”

“决定好了。”

虽然打去孩子,心理不是滋味,可一想到自己还没毕业,就挺着大肚子回家,柯凡凡一脸决然地应道。

唉事到如今,还是跟齐光陆再继续下去吧,但一定不能让他知道这次打胎的事情,否则让他知道自己打掉他的孩子,该会怎么想呢,柯凡凡暗自斟酌。

不知远方的谢稣,假如知道旧爱拿着自己送来的钱,去打掉别人的孩子,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灯火闪耀的龙湖街上,筒子叼着烟,一脸震惊地盯着萧慧。

“是你”

“果然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地惊叫道。

“你这个臭流氓,害的我丢了工作,自己倒是过的逍遥自在,看我不杀了你。”

想起之前的“卫生巾事件”某仙女儿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疯狂地张开玉爪就往筒子脸上抓去。

旁边的谢稣一看情况不对,连忙上前一把抱住疯狂的小鸟。

“萧慧,你冷静一下,之前不是答应我不动手吗”

谢稣抱住在空中乱抓的小野蛮,张口劝慰道。

“你放开我,你这个臭流氓。”

挣扎中的萧慧,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了胸前的酥软,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条胳膊,顿时脸色羞红,把之前的约定忘得一干二净,顺带着那手臂也抓出五道红印。

臂膀吃痛,谢稣慌忙放开怀里的萧慧。

而双臂的一瞬间,某仙子则重重地摔倒在地。因为疼痛,泪水浸在双眼,萧慧狠狠地瞪着谢稣二人。

“果然是好基友啊,这刚见面就合伙欺负我来啦。”

望着一脸幽怨的小野蛮,谢稣连忙上前扶起,一直观望的筒子则不合时宜地开口大笑。

“哈哈,这就叫恶有恶报,美女大小姐,我看你这性子该收敛点了,要不后面的报应可是排着队等你哪。”

“呀”

听到筒子的调侃,萧慧跺着脚作势扑去,却被谢稣一把抓住那吹弹可破的俏臂。

“你俩闹够了没?要是没闹够,你们继续,我先回去了。”

见两人真是没完没了的相互挑衅,谢稣忍不住开口制止道。

“哼”听出话语中的不悦,萧慧撅着小嘴儿,别过俏脸不再理会二人。

“老玻璃,真看不来,你还有这一手啊”筒子一脸好奇地凑到谢稣面前。

“你别离他那么近,会把他教坏的。”

一旁的萧慧见筒子与之亲近,心中不满,一脸醋意地把筒子从谢稣身边推开。

“呦呦,这都什么关系了,竟然吃起我的醋啦。哈哈,放心,这老玻璃给我我都不要。”

筒子嬉皮笑脸地盯着面前的二人说起风凉话。

“男女关系,你管得着嘛就是不让阿酥跟你这个坏蛋来往。”

萧慧一双秀臂赌气地挽住谢稣的胳膊,闻到一股烟味,便皱起俏眉,一脸不满地冲着质问道:“你抽烟啦,是不是也是跟那个臭流氓学的啊”

谢稣不可置否地撇了一眼身边的佳丽,无奈地打着圆场。

“不是说请吃饭吗,赶紧找地方吧,两位大仙儿。”

“好啊,好啊,我这小肚子早就咕咕地抗议了,听说某仙子要请客,倒不如去就近去龙湖酒店,如何?”

筒子盯着萧慧的眼神,就像再看一只猎物。

“不行”谢稣和萧慧二人不约而同应答道。

谢稣打死都忘不了之前在龙湖酒店的尴尬,他曾无数次发誓,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

而萧慧因为之前在哪里打过工,虽然不在乎那点钱,却不好意思过去消费。

“萧慧,今天是你请客,就由你来挑地方吧,不过我提醒你一句,我可不想去什么高档酒店,一进那种地方,我就浑身不自在。”

说完,谢稣朝筒子摆摆手,想让他往自己身边靠靠,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矛盾,可筒子偏偏站的远远的,摆出一副看不见二人的姿态。

嗨这两人算是杠上了,以后算是没好日子过了,谢稣不禁暗叹。

“要不咱们去吃火锅吧,天这么冷,还能暖暖身子。”

萧慧无视筒子存在,只盯着谢稣说道,她此刻的表现,完全与之前在龙湖酒店时判若两人。

谢稣自然没有异议,至于筒子嘛,萧慧根本不给他一丝发表意见的机会。

于是,三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浩浩荡荡向着火锅城进军。

香香火锅城,是华京非常有名的连锁店,这里的火锅底料在华京堪称一绝,除了丰盛的美味之外,香香火锅城的古典风格也是别具一格。

谢稣三人被一位身着古代绣衫罗裙的小格格引领到一处典雅的房间里。

萧慧挨着他随意地坐下,筒子则叼着烟,一脸痞笑地坐在两人对面,与之玩互瞪游戏。

谢稣有些不自然地跟小格格道了声谢,才缓缓坐实。

“那个叫什么桶的,哦想起来了,饭桶,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姑奶奶这儿不差钱。”

顺手把菜单甩到筒子面前,到了饭桌上萧慧依旧不忘嘲讽筒子两句,已报当初被甩菜单之辱。

筒子见她如此嚣张,竟敢把自己说成饭桶,哪里还沉得住气,没好气地回应道:

“好的,老奶奶,既然您如此慷慨,那我也就不客气啦。”

“呦,这乖孙子可真听话。”

不知不觉间横眉竖眼的二人又开始互掐了,夹在中间的谢稣顿时头昏脑胀,天昏地暗。

“停今天你俩就别说话了,光动嘴吃就行。从现在起,谁再说话就让我亲一口,作为惩罚,同意不”

卑鄙的谢稣无奈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好”

“没问题”

闻言,某仙子一脸窃喜,嘿嘿,让两个大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亲,肯定很好玩。

筒子则完全是为谢稣考虑的,这老玻璃好不容易淘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友,虽然说嘴巴厉害了点,但也可以接受。

听到二人的回应,谢稣一脸坏笑地道:

“嘿嘿,既然你们同意了,刚才也说话了,现在就由我来实施惩罚了。筒子,你的就先攒着,小慧慧,哥哥来了。”

说完便撅着翘唇,想要凑到萧慧脸上,筒子则在一边不停地奸笑。

“停停停”萧慧连叫三声,伸出纤手把贴向自己的嘴脸使劲推到一边,气喘吁吁地喊道:“不行刚才不算,你说一二三才是正式开始。”

谢稣这才意犹未尽地收回翘唇,张口数了一声:“一二三”

瞬间,整个包厢清静了。小格格把所有的菜全部上齐,发现只有坐在中央的男子一直在滔滔不绝地乱喷外,另外一男一女却是只言不声,只顾低头海吃胡喝,很是好奇,随机凑到消瘦男子耳边轻声问道:

“你这两个朋友是不是哑”

话没说完,小格格看到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孩儿,正用一双野兽般的眼神盯着自己,咽了口口水,匆匆讪讪离去。

“好啦,我自己在这络绎不绝,也挺没意思的,都别这么沉闷了,说句话吧。”

谢稣忍不住沉闷,欣然提议道。

筒子望着暧昧的眼神,浑身一个冷颤,依旧一句不吭。

而萧慧为了自己的清白,直接忽略掉他所有的话语。

“我收回刚才的话,咱们现在可以畅所欲言了,萧慧,你怎么老是吃青菜啊,是不是最近减肥哪”

谢稣一脸献媚地冲着萧慧笑道,某仙子却眼神上漂四十五度,无视他的存在。

“小玻璃,你也太能吃了,羊肉全都给你吃了,有那么好吃吗?”

见她不理自己,谢稣又把目标转向筒子。

筒子见状,连忙低头使劲往嘴里夹肉,一副因为嘴里塞的太满,不能说话的模样。

郁闷中,谢稣只好用左手跟右手说话,边吃边自己傻笑,逗得旁边的萧慧狠狠捂住浅唇。

终于,对面的筒子忍不住捧腹大笑:

“老玻璃,你真是个傻帽,竟然怂恿着自己左手说右手长得帅的,天天沾满润滑油,黑不溜秋的,完全是两只乌贼手。哈哈帅个屁,笑死老子了。”

说完,便一溜烟冲出包厢。

“今天就算了,以后没人时,让你亲个够。哈哈”

大堂的客人,皆一脸质疑地盯着敞开着房门,包厢内的谢稣。

谢稣慌忙起身把房门关上,一脸悲愤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这屁股没坐稳,他突然发现一道犀利杀气袭来,顺着杀气望去,只见某仙子正一脸煞气地盯着自己。

“你要是敢回去亲他,我就让你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一阵阴风袭来,萧慧阴沉地说道。

“不敢,这,我想想都恶心,那还敢那个他呀筒子是跟咱们开玩笑的。”盯着满脸杀气的萧慧,谢稣慌忙上前解释道。

“不吃了,没胃口了服务员,买单。”

萧慧把钱拍在桌上,立刻甩身走人。

“服务员,这个帮我打包,还有那个。”

谢稣却赖着不肯走,手忙脚乱地指挥服务员打包。

“你到底还走不走啊”

萧慧在包厢门口折返回来,冲着面前的呆瓜喊道。

“这就来”

谢稣提着装满食物的塑料袋跑到萧慧身边,挠头嬉皮笑脸道:

“刚才只顾跟你们海侃了,就没吃几口,把剩下的打包留着晚上当夜宵,要不就浪费了。嘿嘿。”

“傻帽”

夜色笼罩大地,谢稣依依不舍地把萧慧送到龙湖小区门口,右手在空中飘来飘去,就是不敢上前拉住那双纤手。

“有话你就说啊,看你这副憋屈的样子,更谁欺负你似的。”

见谢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萧慧暗自替他着急。

“那个,我,你。”

谢稣吭哧了半天也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终于鼓足吃奶的勇气,大声吼道道:“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噗嗤,就这么一句话,让你酝酿那么长时间。”

被眼前这憨厚可掬的模样逗乐了,萧慧心中暗自欣喜,嘴上偏偏故意挑逗道:“嗯~这个嘛此事重大,容小女子三思。”

闻言,谢稣心中一凉,想到两人之间的差距,顿时有些失落,随讪讪说道:“那好吧,就算我没说,我们以后还能做朋友吧。”

望着眼前沮丧的男人,萧慧不禁有些气恼,这个呆瓜,怎么这么笨,人家又没拒绝你,你失望个毛线啊

白了谢稣一眼,她只好委婉说道:“我又没拒绝你,只不过觉得有点太快了,需要一点时间考虑考虑,顺便考验一下你的真心,大傻瓜”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谢稣再傻也知道有戏了,顿时有点飘飘欲仙,激动的话都说不好了。

“那个,嗯~我会努力的,保证以后做个三好男人,听党的话,听小慧的话。”

“波。”

突然,娇艳的浅唇轻啄在脸上,萧慧脸带羞红一溜烟跑进小区,再三号楼前转身露出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浅笑,温柔地嘱咐道:“以后少抽烟,对身体不好。”

说完,倩影便消失在三号楼内。

痴痴地站在原地,抚摸着萧慧留在脸上的余温,望着前方消失的背影,谢稣脸上露出标志性的傻笑。

良久,某二货才痴笑着欣欣走回自己小蚁窝。

原来,今生经历苦难,只为与卿相聚。

龙湖小区门口警亭处,帅气小保安仰天耗嚎:“苍天啊大地啊我的女神就这样被无情地剥夺了初吻,让我如何有活下去的勇气啊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