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漫画韩国漫画大全

在收到国际游泳审核会邮递过来的文件后,唐昊洲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他把文件打开,一张一张翻阅着这些有关于李志俊的罪证和仲裁结果,心里沉甸甸的。

长时间没有出门晒太阳的缘故,他的脸色也比以前苍白了许多。一米九几的个子却身形消瘦。他摸了摸自己手里的文件,说不上是什么情绪和想法,单纯的觉得很没有意思。

就算被洗刷了冤屈,微博上也有网民疯狂的进行道歉甚至为他抱不平,可伤害还是难免的存在。

唐昊洲在前不久的时候接到国内游泳队的电话,国家队的总教练询问他是否愿意加入国家队,并举例了一系列特别丰富优厚的待遇,他在国家队期间甚至可以拿到和老资历运动员一样的工资。

游泳队为什么突然这么看重他,唐昊洲是明白的。他嘴上说着给他考虑考虑,但最近几天也在尝试着下水进行游泳恢复了。

唐国忠给唐昊洲找的心理医生他是见都不见的,勉强在唐母的祈求下吃下了抑郁症的药,刚咽下去没有多久,就一股恶心头晕的感觉冲上心头。

唐母可怜自己家儿子,唐国忠更是在之前的时间后舍不得他受苦,虽然知道他心态发生了变化,但是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配合着唐昊洲的想法说话。

在唐昊洲决定回国加入游泳队,并把这个消息告诉唐国忠夫妻的时候,两个人是开心的。

特别是自以为伤透了儿子心的唐国忠,连忙说了好好好,就想把当地的房子卖了陪儿子回首都。

“让我一个人吧。”唐昊洲拒绝了夫妻两个人的建议,看到唐母明显受伤的表情,他还是有些不忍心,开口道:“你和妈就在美国好好待着,我会定期打电话的。”

唐国忠看了自己家儿子一眼,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唐昊洲就默默地回房间收拾行李,俊美的脸上不带有一丝表情,收拾的也极为简单,只带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唐国忠夫妇为他准备的□□和手机。

这些表示荣誉和辉煌的证书和奖牌仿佛是被他遗忘了一般,用一个普通的纸箱装起来,胶带缠了好几道之后放在了床的最里端。

“从零开始吧。”唐昊洲自言自语地说。

联系到了国家队总教练,收拾好了自己的衣服,唐昊洲在第二天就和唐国忠夫妇道别,离开了美国只身前往首都。

五年的时间有多么快?

徐天娇看着电视上正报道的关于男子一千五百米的游泳决赛,坐在沙发上的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癫狂状态。

屏幕上的那个人随着解说员的报道一出现,她就一把把沙发上的抱枕抱在怀里,下巴抵在上面死死的看着和自己聊了无数次天,通了无数次电话的男人。

唐昊洲比起五年前更加的让人不可直视了。

日益消瘦的身形因为加大训练的缘故变的壮硕起来,本身就有六块腹肌的他此刻的肌肉线条更是分明突出,一块块蕴含着爆发力。依旧白皙的皮肤并没有和其他运动员一样变成小麦色,经过五年的成长,那张脸更是帅气明朗,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更是深邃清澈。

对着镜头的移动,他伸手把游泳眼镜带下来,遮住了那双好看的眼睛。

虽然脸上带着冷漠而疏离的表情,可无奈颜值太高实力太强,还是吸引了更多的太太粉。

唐昊洲也终于由20岁的小弟弟,变成了25岁人人都想啃一口的小鲜肉。

世界游泳锦标赛四年举行一次,唐昊洲运气好,在没被李志俊破脏水之前靠个人的名义参加过这个比赛得到过铜牌。而这次是跟着国家队一起,在总教练以及师兄们的教导下,速度和力量都和以前有了截然不同的改变,可以说他是专门为了夺金而去的。

除了这次的世锦赛之外,他还在总教练的推荐下参加了很多国内大小的交流赛,每次都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和他离开父母所想的那样,一切从零开始,他把所有的荣耀和证书都埋藏在床下面,每次接受采访也是说自己是来自国家队的新人,想从最低端做起,没分配到自己去比赛是自己能力的问题。

这五年内有失败也有胜利,更多的是唐昊洲在国家队这种相对单纯的地方,不会再遇到和李志俊那样的人了,在徐天娇每天的日常抱怨和总教练的纵容县,现在也开始慢慢试着享受游泳了。

虽然他一如既往的认为,除了游泳对他而言再也没有什么有意义的事了。

唐昊洲原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腕,顺便伸手摸了摸左手腕上那几道疤痕,面无表情的屈下身子摆好最开始的预备动作。在听到裁判的枪响声后,蹬下脚一个猛扎,在小水花里跃进了这片蓝色水源里。

解说员开始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孜孜不倦的说着,一波游回来之后,他惊喜又激动的介绍这领先地位的唐昊洲。

“lane2!!china!!目前排名第一的是第二道的中国选手唐昊洲,他正保持着领先的位置。”

“身边的选手们速度都很快!啊让我们来看看第一个转身,好的!!!太棒了!!!中国队的唐昊洲目前依旧是位居第一的位置!干的太漂亮了!!!”

“唐昊洲是在五年前只有二十岁的时候就参加过类似的锦标赛,并取得优异的成绩。他从13岁的时候才接触游泳,虽然起步比别人晚了很多,但是身体素质和潜力却很大。曾经在国内一项著名的游泳比赛中打破了国内的游泳记录,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已经是第二波回转身了,而他还是位居第一,并把第二名的美国选手甩了很大一截距离。”

徐天娇虽然远隔万里,也没能去现场,可看唐昊洲的比赛不管什么时候都让人觉得热血沸腾。

不仅是因为他自由泳的时候不管不顾的往前冲的劲儿,更重要的是他那股拼搏向前的样子,是平日里在日常中极少见到的。

一千五百米的距离很长,至少普通人在陆地上进行八百米或者一千米测试的时候都能累个半死,而他们这些运动员却要在水里,扛着水压和呼吸转换的节奏,来进行长距离的消磨比赛。

“好,这是最后的五十米了,很多选手都开始加速了!”

“加速!加速!中国队的唐昊洲也开始在加速!位居第四名的澳大利亚选手哈尼克已经超过了第三名,目前紧追第二名!”

“中国队的唐昊洲依旧不落下风,最后三十米!”

唐昊洲侧着身子伸手带动臂部做划水动作,周围激起漂亮的水花,在最后十米,两个人又再一次拉大的距离使得观众爆发出一阵阵欢呼。

场边的气氛瞬间燃到了最高点。

徐天娇紧紧的盯着屏幕,看着他如愿的第一个触碰到终点,心里跟着松了口气。电视里的直播镜头仿佛是能懂广大粉丝的心意一样,定格在了他那张帅气的脸庞上,看着他微喘又伸手表示激动的样子,徐天娇拿起手机给他微信留了一条言。

“赢了连笑都不笑,真是够木讷的。”

唐昊洲领先第二名两秒的时间夺得冠军,这对于他来说应该是件荣耀的事了。

徐天娇看着电视机上的唐昊洲穿着印有国旗的中国队外套,站在领奖台上跟着一起唱国歌的样子,心里忍不住跟着一起觉得爽。

干得不错啊,世锦赛都能取得冠军!

哪儿像她,参加最厉害的比赛也就是国际马术交流赛了,还勉强得了个银牌。

虽然国内媒体也有报道,说她是近十年来取得银牌里最年轻的马术师,可徐天娇回家后还是遭到了苏安的斥责和教育,严重批评了她在马术场上的失误和预判。

回想起自己这五年间的磨练,她默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大腿内侧。

徐天娇这厢还沉寂在被自己被训练折磨的会议中呢,徐绍辉就站在门口让她出来。

徐天娇极不情愿的握紧拳头往抱枕娃娃的脸上一砸,心里就跟泄了气似地向徐绍辉哪儿走去。

徐绍辉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对着门口站着的三个有些面生的中年男子说道:

“这是我女儿,徐胜阳,今年19岁。”

他又冲着前面站着的三个中年男子微微伸出手,“这是市里来的记者,想为之后的马术比赛拍一个宣传片,江景城那家伙推荐了你。”

我?拍宣传片?

徐天娇有点懵,她从未听说过马术比赛还需要宣传片的。而且她觉得以她的整个形象,不太适合吧。

那三个男人中个子最高的男人把自己胸前的牌照拿起来给徐天娇看了一下,把脑袋上的帽子带整齐,冲着她笑了一下,说道“你好,我是朝华报社的摄影师。我觉得你很符合下个月本市的马术比赛宣传大使的身份,再加上你有过马术得奖的记录,我相信拍出来肯定会有人愿意买的。”

听到记者的话,徐天娇是信都不信的:“谢谢,可是我觉得我并不适合这个宣传片。”

徐天娇并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

来这个世界五年,虽然说每次从机场回来也会有人接机,但是大家都不会像电视机上所报告的那样一窝蜂的拥挤过来,而是很有默契的站在远处,手里拿着牌子和照片欢迎她回来。

就连她偶尔发微博的自拍,下面的评论更多的也是鼓励或者觉得羡慕崇拜。

徐天娇不知道的是,因为这个脸自带气场的原因,别人看她的第一印象都是痞气十足。虽然经过了五年的沉淀变化,骑马在很大一方面改变了她本来的气质,但是她看人的生活从来不是温和或者可爱的。

按着粉丝们的话就是“徐胜阳骑马自带一股杀气”。

再加上她不喜欢和别人互动,回复粉丝们的评论也少之又少,久而久之她就变成了“不好相处”的代名词。

摄影师看了一眼她精致的五官和高挑挺拔的姿态,默默的把心里想说的话咽了回去,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一边站着的高个男人。

高个子的男人大概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圆场,第一次碰到这种场景的他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小声询问:“是,嫌弃费用太低了吗?”

什么?!

拍个宣传片还有费用!?

徐天娇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19岁最怕什么?

明明成年了,但是却没自由!

想出去玩但是家里人却不给钱!

嘴上说着你随意,实际上就是不给你生活来源,让你紧巴巴的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能去。

虽说徐天娇在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中取得了名词,国家和市里也会给予一些奖赏或者工资。

但是这!些!钱!

全部以“目前还小不能用到正确渠道上”的名义,上交给了苏安手里。由苏安把这些钱放进银行存起来,又把□□递给徐天娇。

嗯,听到这里的小伙伴就要说了。

你妈不是把□□给你了吗?不是有钱了么?为什么还缺钱?

哦,因为卡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的,苏安也没有把密码告诉她,而她还要天天望着这个卡,小心的存放好,以免它有天丢失,巨款就没了。

有这样的妈吗?有!徐天娇在现世中的妈妈就是这样,说着压岁钱我来帮你保管,结果全拿走了至今未还。

苏安相比还说还好一些,可问题是卡不能用也照样是废。

徐绍辉是谁,徐胜阳的爹。养了徐胜阳接近二十年,看她这个样子也知道自己女儿心里想的是什么。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扭头看了看屋内,发现没有苏安的身影后,看了一眼没有出口说话的徐胜阳,接下了话茬。

“这个宣传片我们接受了,”他一边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一面保持着生为一个马术师应有的仪态,“时间你们定,我们能帮上忙,是我们的荣幸。”

“不不不,您太谦虚了!”肥胖又矮小的记者急忙否认,“您是我们国家数一数二的马术师,在加上令媛的成就,能请来你们担任这次的模特和宣传片拍摄,是我们高攀了,是我们高攀了。”

徐绍辉心里很满意,这摄影师和记者都很上道啊,不仅拍了自己的马匹,就连面子里子都给徐胜阳了。

乖女儿,快来夸爸爸!

他沉着一张脸望向徐天娇。

徐天娇被徐绍辉的那些话戳中了心窝,正在心里撒花欢腾呢,就收到了徐绍辉严厉的睹目,当下收起心中的小九九,跟着一起保持风度,矜持的点了一下头。

没收到目光夸奖的徐绍辉有些尴尬,也有些委屈的默默移开视线。

徐天娇才不懂徐绍辉的内心活动,站在徐绍辉面前敷衍了这些人赶快离开之后,她就迫不及待的奔到屋内,想继续把唐昊洲之后的视频看完。

可惜毕竟耽误的时间太长,她重新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唐昊洲已经彻底从电视上消失了,cctv5的体育频道真播放着最新的网球比赛。

徐天娇默默的对那三个不找时机的记者竖起了中指,转了一圈台,也没发现什么好看的,她就关掉了电视,打开手机准备刷一下微博。

【微信信息】唐昊洲:笑了。

徐天娇翻了个白眼,笑个屁呀,你这张脸我还不熟悉么,哪儿笑了呀,就只是激动的挥了挥手而已。

面瘫。

【微信信息】徐胜阳:在哪儿笑的?

【微信信息】唐昊洲:心里偷笑。

这家伙的冷笑话真是越来越可怕的,徐天娇不知道唐昊洲是从哪儿学来的冷笑话,一聊天就开始说冷笑话,偏偏说的不仅不让人觉得好笑还有一股子浓烈的尴尬感。

也得亏自己是聊天小能手!

徐天娇摇了摇头,回复道:

“心里笑我又看不见,不算!”

好歹给我来个笑起来的照片,才算真的笑了吧?

她想,紧接着又发了一个剁脚的表情。

【微信信息】唐昊洲:嗯。

【微信信息】唐昊洲:你来就可以看见了。

徐天娇被着两条信息弄的有点昏,她看了一眼唐昊洲说的第二句话,打下一句‘是想让我去你心你吗’,迟疑了半天最终删掉,发了一个卖萌的表情图。

【微信信息】徐胜阳:喔喔喔你太远了,在帝都呢。没钱呀去不了。

【微信信息】徐胜阳:更何况最近有点忙,刚刚接了一个什么宣传片的拍摄,大概要去拍宣传片了(叹气)

唐昊洲看着徐胜阳发来的信息,默默的抿唇,歪头问了一下旁边的师兄。

“哥,今年还有什么大赛吗?”

赵睿哦了一声,把手里的白色毛巾搭在唐昊洲脸上,看见他面无表情取下来的样子,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有啊,国内有个常青会,18岁到28岁的男的女的都能参加。”

“怎么,你想去玩啊?”

以唐昊洲的实力,在国内可以赢他的没几个人,再加上他唐昊洲本来实力就够强,赵睿想都不想就用了‘玩’这个字。

唐昊洲一脸的淡然:“想去见个朋友。”

“男朋友女朋友?”赵睿问完这句话尖了嗓子就在房间里大嚎:“哟!!快来哦你们,唐昊洲这家伙要在常青会的时候去见女朋友!”

“什么什么,女朋友?”龚旭翰第一个跟着起哄,他迈着长腿跑过来一脸兴致盎然的伸手拦住赵睿的脖子,“重新说!昊洲这木头也会有女朋友?”

赵睿就哈哈的大笑,和龚旭翰两个人站在唐昊洲面前调侃着他。

唐昊洲:“是个小姑娘。”

张云峰笑着接腔:“小姑娘!那你可真够畜生的唐昊洲!”

唐昊洲:“……”

赵睿啧了一声,“怪不得老是一不训练就玩手机,一有空就开微信,你这小子是真恋爱了啊?”

唐昊洲决定出去透透气,他不太想和这群损友继续进行沟通。

正要拿走桌面上的手机离开,手机一亮,一条信息蹦入大家的视线。

【微信信息】徐胜阳:想见你啦。

这个信息一出,大家都用一种不可描述的眼神盯着他。唐昊洲被看的有些发麻,不自在的收起手机,留下一句“我出去透气”就快速离开了休息室。

剩下来的游泳队成员,就哈哈的大笑,讨论着徐胜阳是谁。

正讨论的激烈,坐在墙角处玩了半天游戏机的兰海逸也凑合地接上一句,来表示他认识这个人:

“徐胜阳,不就是前段时间在国际马术交流赛得了第二的那个天才少女吗?”

“今年据说才19岁。”

看热闹最不嫌事大的赵睿立马吵着要找图片要看照片,一群人又闹哄哄的翻看了微博和资讯新闻。

张云峰看着照片上骑着马,英姿飒爽的黑发蓝眼少女,忍不住说了一句卧槽。

女孩梳着高高的马尾辫,穿着整齐的骑马装,含着凌厉意味的深邃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白手套把漂亮的手给藏了起来。她坐在白色的马匹上正跨越过障碍栏,马蹄前腿后腿跨越的高度让一群人都忍不住叹声高。

典型的混血妹子。

典型的冷漠气质性。

这家伙和唐昊洲两个人走一起,莫不是移动的冰山群?

张云峰一群人看的只啧嘴,用手翻过下张照片,看到图片里的少女和站在旁边的中年男子,视线移到了下面的备注【徐胜阳和徐绍辉】一瞬间明白了这女孩的气场和气质是从哪儿来。

赵睿忍不住吐槽:“话虽这么说,可还是才19岁啊。未免也太……”

兰海逸:“嗯,我知道你想说禽兽。”

…………

房间里的队员讨论起唐昊洲的事就像嫁女儿一样,外面的唐昊洲坐在条椅上,久久没有回复徐盛阳的信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