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死死的坐了下去

那栋楼前,赵羽川王坤站定,看着不停的来往的行人,看着那一个个大红灯笼,看着楼里面透着暖暖的微红的光,心下一时感概万千。

哎真气派啊,王坤想。

哎这要是我开的多好啊,赵羽川想。

“宜春楼”没多久,王坤就注意到了楼上的牌匾,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宜春楼。

宜春楼?这名字听着咋就那么像……那么像……

“呵呵,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这个名字怎么那么像青楼呢,是不是?”赵羽川看着自己徒弟的那个样子,发笑道。

啊?!师父神了,竟然知道我在想啥,厉害,这就厉害了。

王坤木讷地点点头,有点绕不过来,难道,难道,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青楼?

想到这,王坤不禁一阵头晕,作为一个“年轻有为”的有志之士,他可是从来都没来过这种地方。

坏了!

王坤心里咯噔一下,感觉自己要是进去的话肯定要出丑了,想着想着,他就琢磨着自己还是回去吧,这东西……咱真心不想玩。

组织了一番语言,王坤不敢直视赵羽川,只顾着说着自己的:“那个……师父啊,我觉得我还是先回去吧,我才想起来还有些事没做呢。”



赵羽川的大手重重地放在了王坤的肩上,靠近王坤的脸,带着莫名的笑意,慢慢道:“哎,徒弟这就是你不对了,该玩的时候啊就要好好的玩,怎么能想别的呢。”

“放心,师父不会亏待你的,走走走,咱这就进去。”

搂着王坤,在孙小野的带领下,他们就进去了。

哎呦我滴个师父嘞我我我……我特么可还是一个纯洁的少年啊,你这丫的就是**裸的害我,勾引我犯罪啊……

但是王坤的心里,却是那叫一个苦啊,根本就是被赵羽川推着走的,直到楼里。

楼里,王坤浑身直哆嗦,满脸的不情愿。



赵羽川打了他一巴掌,故作不快,道:“好不容易出来玩一会儿,能不能别扫兴呐,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怂!”

“不要说话,你就是怂!”王坤本来不服,还想辩解什么,却被赵羽川直接堵上了,想说话?门都没有。

……

王坤只好保持沉默,得,我看你们玩得了,惹不起我还看不起嘛。

在孙小野的带领下,王坤他们两个一路前行,越往里走他们越是惊奇,哎,这跟我预想的似乎有些不一样啊。

只见最里面的一个厅子里,许许多多的人坐在下面,似乎在等着什么。

看那些人的装扮,真是汇聚成了一个小江湖,有头戴纶巾的读书人,有佩刀带剑的江湖人,也有经商有钱的普通人。

他们层次分明,各成一个圈子,互不相扰,却似乎很有默契。

赵羽川在人群里,一把抓住孙小野,低声问道:“我说小野,这是在干嘛啊,我看着咋就那么别扭呢。”

“咳咳,这你就不懂了吧。”孙小野一脸神秘,说的慢慢吞吞,显然是在勾引赵羽川的兴趣。

“你妹的,别跟我磨磨唧唧的,快说。”赵羽川见孙小野这么不给力,不禁笑骂道。

孙小野嘿嘿一笑,清了清嗓子,眼睛在周围滴溜溜地乱转,才道“其实啊,他们这一群人都在等人呢,要不然你以为他们这些四七八杂的人聚在一起能有这么默契?”

“呃,什么人?”赵羽川下意识地问了出来。

是啊,什么人这么吊,竟然能吸引这么多人来,难不成就是那传说中的超级大美人,有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姿的花魁?

赵羽川随便乱猜一通,还真就被他猜到了。

“哼哼,当然是一个大美人了,你不知道,这次算你运气好,她可是两个月才出面一次,如果哪个被看上眼的可是有机会和她单独沟通,说不定……还能。”

“嘿嘿嘿嘿”说到最后,孙小野已经忍不住地淫笑起来,似乎在想着什么美事。

“原来是这样。”赵羽川顿时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这么多人来,感情人家架子大,两个月才出来一次呐。

这样一算,我去,一年就出面六次啊,这还不把那些人给馋死啊,能见不能见,见了又跟没见一样,谁运气好才能被人家给看上啊。

王坤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原来他们就是来凑热闹的,不是来那啥的,哦,吓死我了,这就好,这就好。

明白了之后,王坤也不怂了,赶快把头抬起来,看着周围的景象,吓,这么多人,真叫一个热闹啊。

“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

突的,周围的人都大喊大叫起来,一个个就像急着吃肉的野狼,眼睛直溜溜地盯着上面一个位子。

赵羽川的目光也被这些声音给带到了上面,这一看,赵羽川真是被惊艳到了。

只见上面那一个位子上,一个玉人坐在那里,手里抱着琵琶,虽然她的半张脸被纱巾遮挡,但还是能让人不禁遐想翩翩。

此时此刻,赵羽川看着那上面的美人,脑中只剩下了八个字:手如柔夷,肤如凝脂。

至于其他的,真的全部都忘了,就好像失忆一样,记不起任何一个美丽的句子,仿佛早都被她抢走了一样。

震惊!

回过神来的赵羽川震惊了,没想到他第一次失神这么久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虽然这是一个美女,但赵羽川还是觉得自己有些。

但是吧,赵羽川再转头一看,欧呦,原来周围的那些人比他的样子还要夸张,甚至已经有人口水都流下来了。

呵呵

见到这一幕,赵羽川顿时得到了不少的安慰,这个时候他好想指着这些人对着那个美人说,你看,我本来以为我这表现是最差的,没想到他们比我更夸张,现在一看,估计我这已经算是够淡定的了。

你看,我是不是……还可以啊,可以的话,你就选我吧。

嘿嘿嘿,赵羽川不停地意淫着,眼看着,口水就也要流下来了。

“羽川大哥,别看了,再看哈喇子就要流下来了。”孙小野率先清醒过来,看了卡赵羽川,赶忙摇了摇。

哦啊?!

赵羽川一脸懵逼,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对着孙小野说:“啊,没有啊,我很清醒啊,真的。”

哦,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差一点就信了。

孙小野白了他一眼,也懒得理了,随后又道:“清醒就好,你看你徒弟就一直很清醒,我都佩服了。”

喔哟

赵羽川闻言下意识地看了看王坤,撇了撇嘴,心道他压根就不懂欣赏,看都不敢看,你懂屁懂。

“行了行了,她就要出题了。”

出题?!赵羽川又被吓了一跳,心说怎么感觉跟考试似的,我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