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短信发出去后,关欣抱着手机莫名喜悦了一分钟,刚要切换到微信刷一下朋友圈,却没想到手机震动着,来了电话。(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来电显示是……

“秦先生”。

心跳再一次剧烈如擂鼓般骚动起来,关欣忍不住扶住了胸口,深呼吸一口气,接起了电话:“喂?”

“是我。”

一道温润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低沉,儒雅,如大提琴的音色般有磁性。

关欣润了润有些干涩的嗓子,发问:“还没休息吗?”

电话那头有片刻的停顿,稍后秦赟才回答:“想……等一等你的晚安。”

语气之中,宛若带着轻叹。

关欣的心弦被这句话轻轻地,拨动了一下。

拨得她的心跳都禁不住漏了一拍。

突然地就不知所措起来。

“唔……”关欣努力稳住自己的心神,轻咬着下唇思忖了一下,方说,“那……晚安等到了……你……早点休息吧?”

“还不着急……”秦赟说着顿了顿,又问,“今天的拍摄怎么样?辛苦吗?”

关欣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确定林笙还得好一会儿才能出来,整个人又往沙发里缩了缩,继续同秦赟说话:“今天有一场我的戏……是落水的戏……”

关欣说得专注,秦赟听得认真,时间如指间沙流逝。

林笙从洗手间出来,一眼就看到关欣盘腿坐在地毯上,不知道和谁聊天聊得眉飞色舞的。

从柜台上拿了两支水,林笙走向关欣,拧开了一支塞到她手里,问:“和谁聊着天呢?”

被林笙这么一打岔,关欣的讲述停顿了一下。

“是林笙?”

电话那边的秦赟恰到好处地询问。

关欣点头应了一声,扭头去看墙上挂着的钟,不由大惊:“哎呀都一点钟了……”

惊叹过后,她又小小声且自责地反问秦赟:“我是不是打扰您休息了?”

“并没有。”秦赟似乎在笑,“和你说话,我很愉快。”

这时候,等不到关欣回答的林笙抬脚在她屁股那轻轻地踹了一下:“欣欣你怎么不鸟我?!”

林笙顿了顿,水灵的眼睛滴溜溜地一转,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你在和秦先生打电话是不是?!”

话音一落,连关欣的回答都等不及的林笙毫不犹豫地扑到她身上,把嘴凑到关欣手机的话筒那儿,瞎嚷嚷:“秦先生你好呀~你什么时候来店探我们家欣欣的班呀?!”

猝不及防让林笙偷袭成功的关欣这才反应过来,脸猛地羞红成猪肝色。一把推开林笙,关欣捂住了手机话筒,紧张地向秦赟解释:“秦先生你别理她!阿笙她……她疯起来连孙悟空都怕的!”

被关欣推了个四仰八叉的林笙不气馁,又追过来要抢她电话:“秦先生~秦先生你听到我的话了咩~?”

眼看着捂手机话筒没用,关欣又转身去捂林笙的嘴。

可是打了鸡血的林笙还是负隅顽抗着:“唔……欣欣你别捣乱!窝……窝要和秦先生……说话……”

好朋友两个顿时闹成了一团。

关欣又要防林笙又要拿电话,一时落了下风。

眼看不妙,关欣不再恋战,起身跑向洗手间。

林笙并未乘胜追击,而是捂着肚子笑滚在地上。

关上洗手间的门,世界归于宁静。

关欣背靠着洗手间的门,轻喘着,开口:“喂?”

电话那头,秦赟轻笑出声:“闹完了?”

关欣只觉得手上的手机热得烫手,烫得她都要拿不住了:“…………”

等不到关欣的回答,秦赟又问:“那……我可以去探班吗?”

————

砰砰、砰砰砰……

关欣的心跳声再一次,回想在她耳边。

这回不仅仅是手机烫,她觉得,自己的脸也在发烫,烫得都要冒烟了。

“嗯?”

秦赟发出一个音节,提示关欣回答问题。

关欣抬起自己空着的那只手,在心口上按了按,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开口:“……下一次吧……下一次,我当了主演,你再来。”

静默片刻,秦赟答到:“好。”

“那……早点休息?”

“好的。晚安。”

“晚安。”

————

在林笙的敲门声中同秦赟互道了晚安,关欣把手机紧紧地拽在手心里,平息了一下心潮,才拉门出去。

被林笙一路碎碎念着,关欣梳洗停当,上床睡觉。

睡前,发现了一条未读短信。

是秦赟发来的。

内容一如既往地简洁——

“秦赟。我的名字。”

关欣心中一暖。

他注意到了她对他的称呼,并从中猜到了她还不知道他的真名……

寻思着,关欣调出通讯录,将“秦先生”,修改成了“秦赟”。

这一刻,真实感前所未有地强烈。

似乎这个电话号码后面,不再是一个陌生且疏离的秦先生,而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亲切的……

秦赟。

————

等关欣改完通讯录上的名字,窝在她肩膀处偷看她手机屏幕的的林笙冷不丁开口发问:“呃……这个字怎么念?”

“yun。”

关欣回答。

“哦……”

求知若渴的林笙得到了答案,毫不犹豫地转身去拿手机度娘一下。

“涵义美好,多用于人名,延指……大……”林笙意味深长地解读着秦赟的名字,然后再意味深长地看向关欣,“这个字,是大~的意思喲~~欣欣~~~”

关欣:“…………”

够了!

————

关欣同秦赟的接触,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

秉承着能量守恒定律,关欣这边运气luky到飞起,那么林笙那边的运气就会糟糕到山河共悲。

——因为吃宵夜太多,作为女二号的林笙,胖了。

虽然圆润了的林笙还是比平常人瘦很多,但是往镜头前一站……

……

工作人员集体捂脸,不忍直视。

导演吴三清勃然大怒,勒令整改,不许剧组再给林笙吃好的喝好的,让她瘦!

林笙要节食减肥,作为好闺蜜的关欣不得不作陪。

平日里的盒饭缺盐少油也就算了……连吃个炸鸡腿,关欣也得躲到林笙看不到的地方去……

惨……实在是太惨了!!

————

对于关欣被迫陪同减肥一事,远在城拍戏的钟磬向她致以亲切的问候和美好祝福。

祝福关欣同学,偷吃的时候不要被林笙同学现场抓包233333.

而秦赟在忍俊不禁的同时,则甚为贴心地开解关欣:“忍一忍。等你回b城,我再带你去吃好吃的。”

关欣还没来得及感受这条短信背后的深意,肉荒n久的林笙已经馋得蹲地上抱头哭了:“嘤嘤嘤,我也想有人带我去吃好吃的!!嘤嘤嘤……不好吃也可以!!是肉就行了行了行了嗷~!!”

关欣:“…………”

真是……够了!!

————

关欣在本剧中的最后一场戏,是“忠心丫鬟舍身救主”。

此一救,丫鬟命呜呼,关欣戏杀青。

拍摄任务完成的关欣无戏一身轻,开始打包行李准备滚蛋回b城。

而还有三分之一剧情要走的林笙不高兴了,干脆把关欣的身份证藏起来,不让她走:“欣欣我知道你是想回去打工赚钱……但是我一个人在店好空虚好寂寞好无聊的说!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付你钱!”

听完林笙这话,关欣只觉得自己的脑门上凸起来一个“#”号:“阿笙你别闹!”

林笙一脸委屈:“…………”

关欣收拾好行李,朝林笙摊手要东西:“我身份证呢?!”

林笙扁着嘴,不情不愿地从自己行李箱的最里面翻出关欣的身份证,还给她:“好啦好啦,就当我给你和秦大大机会回去好好约会啦……不用太感谢我喲~”

关欣:“……还真是谢谢您了……”

林笙:“不客气吖~”

关欣把身份证放回钱夹,突然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唔,为什么是秦大大?”

林笙一脸天真无邪:“赟不是大的意思咩?秦赟不就是秦大大?”

关欣直接被林笙这话噎住:“…………”

林笙研究了一下关欣的表情,又问:“或者你希望我叫他秦太太?”

“…………”

“秦木木?”

“林笙你够了!”

少说两个荤段子会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