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嫂子

这种改变伪道根手段本就逆天,而要改变伪道根的人,更要接受莫大的折磨,此类折磨,就像被抽筋扒皮一样,承受非人痛苦。

所以,范进体内此时的道根,就差最后二层便达到完整无缺。

此刻,随着道根不断凝实,范进的脸色更加阴沉狰狞,身体上传递来的撕裂感,换做其他人肯定是痛不欲生,而范进硬是咬住牙齿忍住剧痛,任由额前冷汗淌下。

道根的蜕变说来很慢,其实就是眨眼间的事,但是对于范进来说,等于是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了几个世纪。

很快,就在范进自认为快要坚持不住时,他的体内,忽然传出沉闷的轰鸣,这些轰鸣持续了大概一息左右便慢慢消失,与此同时,范进身体中的道根,已经祛伪拨正,彻彻底底蜕变成了一条实质化的荆棘图腾。

体内依然蜕变的道根,以范进现在的状态,根本发现不了。

他的实力不足以做到内视,范进只知道,吞服了无根丹,身体内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这些变化让他感觉收获最大的就是,身子似乎比以前轻多了。

范进眉头一掀,还没来得及欣喜,便感觉小腹丹田处有一丝异样,此异样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却没能逃脱掉范进的察觉。

“难道是?”

范进心中一动,如他猜测的那样,由于无根丹对身体的改变,丹田那早已饱和的灵气,仿佛水到渠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凝聚成功,灵气没有一丝外泄痕迹,此时看去,灵气如同盛装在容器里一样,薄薄的一层漂浮在丹田之内。

“终于成功了吗?”

这一刻,范进心静如水,没有预想中的欣喜若狂,心底反而觉得突破灵变期是一件很平常不过的事,只是,有一件事他想不通,凡人和修士之间有一道鸿沟一旦跨越鸿沟,是否连性格品行都一起转变了呢?

范进摇摇头,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慢慢地,他睁开了眼,面对已经日升三竿的骄阳,范进一点都不觉得刺眼,这无形的变化,倒是没怎么去留意,当他目光无意中落到自己这身长袍素衣上时,不由苦笑连连。

因为这身长袍素衣,从到临仙宗时就没舍得换,一直穿着,现在这身衣袍早已被体内排出的杂质毒素黏满,不但发黑而且腥臭味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这异味熏的范进直皱眉头。

“这难道就是我体内排出的杂质?”

范进面色古怪,看了一下后就把目光移向周围,翠竹林一如往常样安静,小银狐自从昨夜离开就在没出现过,关于她的去向,范进到不怎么关心,他觉着,一个人在这纪月谷生活挺好。

若是小银狐没化形前还好说,可是现在小银狐已经化形成一个亭亭玉立少女,此番颠倒,给范进冲击力的确很大,不是他接受能力差,要他和一个化形成少女的妖同住一个屋檐,打心里说真不习惯。

“不管了,还是先把这身衣袍换掉再说。”范进收敛心神,准备起身到小溪边洗漱一番,因为小溪是纪月谷唯一一处水源,经过范进观察,这条小溪是活水,所以他不担心把溪水污染。

随着范进起身,体内筋骨顿时齐鸣,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这奇异的一幕不禁令范进一滞,带着满脑袋疑问慌忙摸遍全身,确定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后,才迈开步子朝小溪边走去。

这一走,范进终于知道自己变化多大,除了身子变得轻盈外,浑身有种力大如牛之感

这种感觉从来没有,就算心静如水的范进,也难掩内心那一丝激动,“嗯,这感觉分明不同,难道?这就是灵变期带来的变化?我现在有一种感觉,就是遇见一头老虎,我也能一拳把它脑浆砸出来。”

范进按捺下心底喜悦,连忙加快步伐来到小溪旁,没有宽衣解带直接跳向小溪,只听得扑通一声,平静的小溪水面掀起了半丈余高的浪花,在迸溅八方的浪花还没有坠落时,范进就潜入到水底。

“很久,都没有这么痛快的洗澡了”

潜入水底的范进,浑身说不出来的舒坦,这种身心放松感觉,就像回归大自然一样。

在沉入溪底后,范进就这么一动不动,任由溪水将自己包裹,他感觉在水底憋气,要比前世特种训练时要长的很多,对于这种濒临死亡之感,他很享受,就是这时,岸边传来一段零碎脚步声,听声音,正朝溪水方向靠近。

“有人来了?”范进脑海里闪出这个想法时,双眼也一并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模糊的蹲在岸边银白身影,这个银白身影正双手托着下巴瞪着溪水,见此身影,范进差点猛喝几口溪水给呛住

他哪能不熟悉,这个银白身影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小银狐?她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范进心中生疑的同时,连忙浮出水面,毕竟小银狐有赠丹之恩,不是想躲避就能躲避开的,一浮出水面,当看清蹲在岸边的小银狐容颜时,范进心里一荡。

虽说昨夜小银狐初次化形,两人在竹屋内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也算是见过一面,可能由于是夜晚,范进看的不是很清楚,如今是白天,又离得这么近,小银狐那精致的容颜确实让范进惊为天人。

“你怎么回来了?”被小银狐那一对丹凤美眸注视,范进连忙用溪水敷脸,借机掩饰心中那一丝慌乱

他可不想被一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少女给看穿,至少,从表面上看,小银狐现在的模样,的确是一个十六七岁少女。

对于范进的反应,小银狐是看在眼里,没有在意,只是瞥了一眼溪水中快要消失的黑色杂质,沉吟了许久,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看来,你没有浪费那颗无根丹,不过,即便你现在成为灵变期的修士,也不要懈怠,要知道,你目前的修为,在你们临仙宗外门之内,只能算是垫底。”

“所以,你不要得意忘形,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银狐收回目光,缓缓起身,纤细的玉指,轻轻抚弄耳畔垂下的一缕青丝,“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惑,想知道你我之间不过是萍水相逢,而我为什么要帮你?其实,我自己都奇怪,我为何要帮你。”

“这个理由,你相信吗?”小银狐隐去嘴角笑意,一本正经的看向范进。

小说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