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爱婷婷六月丁香色

“过去的事情,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也是啊,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早就应该忘记了”欧阳雪说。

“到底什么事该忘记了”我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过她两没有理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满脸忧郁。通常忧郁应该算是男人的专利吧,女性也很少会把事情给藏在心里,所以女性说的话总会比男人多。

接下来的时间应该算是比较悠闲,案件到了现在可用的线索没有多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张国民现在在做什么呢,他会用什么办法去查清楚这个案子?我想角度应该不同吧,电视剧中通常会有这么一类警员,当然他们的头发一般不是黑的,他们会进入凶手的世界,把自己想做凶手,推演案件。这办法并不适用于一般的案件,像是偷盗、抢劫,效果可能事倍功半。

“凶手第一次接触悦琳琳的地点在哪里”叶雪转了转椅子,面向我们。

“这有什么帮助么,”

“第一接触地点对动机的推定和凶手的活动范围都有一定的意义”欧阳雪说。

“应该是学校吧” 我说。

“哦,为什么?”

“凶手下手的对象是女性,肯定会选择女性多的地方选择和下手了”

“你接着说”叶雪用手指撑着脑袋,侧斜着头。

“凶手第一次作案的可能比较大,那么他可定会选择悦琳琳活动最多的地方下手,既方便观察,有可以有多次的下手机会”我拍手,“怎么样,我的推理还算可以吧”

“哎”欧阳雪摇头,“你觉得怎么样”她问叶雪。

“漏洞百出,根本不能算作推理”

“啊,你就这样直接说好么,怎么也得委婉一点,给我点面子”

“你的话没一句是对的,你叫我怎么说,呵呵么”

“是么”我问。

“没错,”,欧阳雪说“你说凶手的对象是女性,这句话就开始错了”

“哪里错了。悦琳琳不就是女的么。难道她也是人妖”

“别胡扯”叶雪说。

“目前还没有确定凶手的动机,你就直接下了推断,你这个结论没有样本数据的支持,凶手如果下次杀了一个男性,你又应该怎样确定他的行凶对象?”

我点点头“是我武断了”

“推理的第一要诀。也是第一准则,那就是前提一定要是正确的,这样演绎推理的结果一定是正确的”叶雪说。

“凶手接触被害人的地点和凶手带走被害者的地点相同的概率并不会很大,接触地点通常是观察被害人的活动,从而制定和选择带走被害人的方法。所以你的那句话‘肯定会选择女性多的地方选择和下手了’就是错误的咯” 欧阳雪说。

“凶手选择下手的地方一定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地点,你也说他是第一次作案了,失败的情形下还可以选择最快速度的逃跑” 叶雪用手敲击桌面,我看出来他对我的推理很不满。

“凶手对于剧组比悦琳琳的学校,更为熟悉,所以他选择了剧组附近下手,而不是学校附近”

“这样就可以得出最重要的一个结论了?”叶雪说。

“最重要的一个结论?”

“动机的推定,悦琳琳和凶手的交集已经很明显了,还有悦琳琳身上吸引凶手的特征在这里才被凸现出来”

“从概率的角度上来说,凶手如果在学校捕猎受害者,下手的对象肯定不会只有悦琳琳一个人”欧阳雪也说。

“也就是说悦琳琳的表演吸引了凶手,这是凶手的动机,不过那里的演员那么多,为什么其他的演员没有吸引死者呢?”

“概率,概率” 欧阳雪念叨。

“你那一套有什么启发么”叶雪问。

“时间上来说,悦琳琳从绑架到被杀害的时间你们不觉得实在是太短了么”

“短,好几天的时间还算短么”我说。

“是有点少”

“连环杀猎取受害人都有一定目的,他们从被害者身上获取快感,这快感并不是一定以性的形式呈现,一般来说时间可能会持续在5-7天的时间,悦琳琳可能从被凶手到投尸,可能只有两天的时间”欧阳雪说。

“这算什么,凶手还能抓错人了”

“你难道忘了现场的其他物件了么,”

“不对,”我说,“林鹏可是接到了那张纸条了”

“可是你想过没有,凶手为什么会写这张纸条,难道凶手有这么好心么”

“可是凶手怎么把纸条交给林鹏的,这也?”

“你忘了,悦琳琳那时候可在凶手的手里,知道林鹏的信息也不是很难”

“这么说那凶手为什么要杀了她,还把它给扔进湖里?”

“你觉得呢”叶雪看着欧阳。

“还有一种可能,最简单的解释”“哎”

“你说吧”我看着她。

“也许还有一个人失踪了,不过这算是推测吧,明天去过剧组之后再说吧”

“到底能有什么推测,两个人同时被抓,凶手杀了抓错的人无非是为了保护自己,还能有什么?”

欧阳雪不在继续说。

我闲的无聊,走来走去。梅小清看着无聊的电视剧,张洞生蹲在地上学青蛙跳,嘴里发出“鼓鼓”的声音。

“你很闲” 叶雪问我。

“没有”这时候说自己闲,肯定没有好事。

“时间还多着,你的侦探技能还不算完备,我们继续训练”

叶雪在投影仪上放了几张尸体的照片。

“现在有十张尸体照片,你来推断看看他们的死亡时间看看”

“这有什么难的,”我看向第一张照片说“尸体仰卧状态,双臂上举,尸体没有开始腐烂,看着他身上的衣服不难看出来时间是夏季,死亡可能在一天到两天左右”

“不错”

我在看相第二张“尸体俯卧姿势,尸斑出现在背部,身上没有开始腐烂”

“怎么样”

“恩,尸体姿势是仰卧,可是尸斑维持在背部,没有转移的迹象,尸斑紫红色,看样子死了有一天了”

“那你看看第三张”

第三张是黑乎乎的,隐约可见人形,“烧死的?”

“不错”

“这我怎么看”

“既然不能看,那你可以推理么”

让我对着一个被烧成焦炭的尸体推理,我使劲的皱起眉头。

“哈哈,其实这是最简单的了” 欧阳雪笑着说。

叶雪瞅了她一眼。

“最简单的,哦,我知道了”,“十二小时以内,看周围的环境就知道了”

“不错,这是在火灾里丧生的死者,从火灾发生到灭火救人,七八小时足够了,你说十二小时也算可以”

“下一张”叶雪说。

下一张是水里的浮尸,尸体已经膨胀腐烂,很是恶心。

“应该有一个星期”我说。

“那你猜猜死的是女性还是男性”欧阳雪笑嘻嘻的。

“腐烂成这个样子,谁能看出来,女性吧”

“男性”叶雪说。

“小侦探,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男俯女仰么”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时间过得很快,十张图片很快的就过去了。我伸了懒腰,站起来抻抻腿。

我的手机铃声响了。

我才发现,除了张国民外,没有人会给我打电话。原来我的社会生活这么单一,不过清闲也不错。

“喂”我接起电话。

“呦呵和,如何?”

我知道张国民说的是案子,也不和他绕圈子“进展不错”

“那你们应该知道了悦琳琳不是凶手的目标了吧”

“什么?”

我用手捂住手机的听筒。惊讶的看着叶雪和欧阳。

“没错,当然,我们知道”

“凶手真正要带走的对象,我已经查清了她的身份,你有没有兴趣知道?”

“是谁?”我问。

“她叫冬燕,好了友情提示到此结束”

张国民搞什么,这么大赌注的赌局,他居然还这么轻松,他真的自信到这种地步。

“他可不是故意告诉你什么信息的,他不过是来探查一下我们的进展,他给的信息对我们来说没有一点用”

“我们还是得去剧组查清楚这个叫做冬燕的人的具体信息,这样我们才能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叶雪敲了敲额头。

“那你的推测就可以说了吧,欧阳院长。欧阳医生?”

“如果你要雕刻一件玉石,而你又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你会怎么办”

“先找一块普通的玉石练练手,等熟练了再说,否则不就废了么”我说。

“凶手杀害悦琳琳依我看也是如此”

“他拿悦琳琳练练手?这还是人么”

“不过这样的可能性很大,凶手看来很偏执。”叶雪说。

“我看他不是偏执,是冷血,不拿人命当回事,我一定得揍他一顿”

“揍他,我来帮你” 张洞生在地上边跳边说。

“你干什么呢?”我问。

“我在练功”张洞生说。

“我想他可能是看了新版的电视剧”梅小清指着电视里播放的《新新新神雕侠侣》说。

他是在学习蛤蟆功,我看哪天找一个道士辟谷的视频给他看看,说不定还能省下不少的饭钱。

“别跳了” 他跳的咚咚响,吵得我很是不舒服。

“小心我揍你”张洞生对我的话嗤之以鼻。

“哼”我走到他的面前,拍拍他的脑。

“你干什么”张洞生问我。

“刚刚我已经废了你的武功,哈哈哈哈”

话没说完,张洞生倒在地上嚎啕大哭。(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