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lena的新单曲开始步入录制环节,小秋好几次来上拉丁课都没见她再过来了。

前些天那场比赛的意外闹得满场风雨,不止见报还上了电视,只是教练依然风轻云淡,不知她是否听闻,那个抢了她男友跟比赛名额又害她退出赛坛的仇人如今摔断了腿躺在医院,虽然脊柱没断但估计也不能再跳舞了。

脑子里想着这团乱七八糟的事情不知不觉学员们都离开教室,小秋理好衣物刚好教练也准备离开。

“林教练,一起下楼吧。”小秋站在门口等林蓓舞,二人一同锁门离开。

“我们差不多大,课下叫我蓓舞就好,小秋。”

“嗯,蓓舞,你走那个方向?我坐70路车。”

“我回学校,跟你在同一个站牌。”

“蓓蓓!”

两个人有说有笑走出了社区,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喊,林蓓舞停下脚步,却没回头。

小秋见她停步,疑惑的朝声源方向看,只见古雨正朝她们这边赶来。

“蓓蓓,”跑到她们跟前时还他没有平复呼吸,“我有话跟你说。”说着古雨伸手来抓住林蓓舞的胳膊,生怕她突然走开一般。

“我没什么好跟你说的。”甩开他的手,林蓓舞声音比表情更冷漠。

小秋很是无措,左看看教练右看看帅哥,然后她看到缓缓开来她要坐的那辆车。

“蓓蓓,不要生气了,我都可以跟你解释。”古雨惊慌的神奇一点也不像他比赛时的稳重,语气里满是惶恐。

“哼,不需要。”林蓓舞毫不犹豫背过身朝站牌走去,在小秋跟古雨愣住的片刻乘上一辆车离开,等他反应过来去追时车已经开出一段距离。

“蓓蓓……”然而古雨还是不死心的边跑边喊,直到公车跟他的身影都消失在小秋的视线里。

错过了刚才那班,小秋等了十几分钟才等来第二辆,坐进车里她忍不住回想这些天来看到听到的片段。琳娜说古雨没良心,明明知道允卿蝶母女合伙欺负林蓓舞,却依然狠心丢下她跟允卿蝶在一起,还组成新搭档参加比赛;林蓓舞毕业在即,不能继续比赛等于毁了她的梦想,然而她还是选择留着这个城市里,至少表明看不出任何仇恨或者怨天尤人的情绪;如今古雨赛场失误,造成舞伴重伤的事故,却马上转过头要跟前女友重修旧好,是因为新欢再不能跳舞了么?但是蓓舞同样也不能再参加比赛了啊,那他又为什么像今天这样做……

lena的新歌进入了后期编辑混音阶段,小秋虽然已经不再负责《fresh-melody》的内容,却也好奇沫儿这第二次携手小天后的新作,听说琳娜拿到demo就立刻跑来抢先欣赏。

新歌的名字叫做《谎言》,是琳娜给沫儿讲述了她爸妈当年相恋结婚再分开的一段故事而写成的歌曲,一位杏林世家出身的反叛男孩跟一位四处漂泊的多情少女画家,从十几岁一见钟情到三十岁一拍两散,虽然嘴上没说但小秋感觉得到这段回忆应该给年幼的琳娜带来了不小的伤害,一如当年天楠。

寰盛本部小秋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却是第一次被邀请到楼上观光。录音棚那些高级设备早在沫儿那边看过也就不稀奇,然而剪辑室、摄影棚、化妆间以及那些不清楚用途的奢华工作间着实让小秋开了眼界,难怪据说寰盛做时装戏最拿手,搭好景直接家里就拍好了,方便快捷省时省力,这样齐全的设备繁杂的分工亏得大许总全都大包大揽,而且他自己旗下还有出版社、杂志社,简直是传媒界的大神。

逛够了琳娜就带小秋来她专有办公室,其实艺人工作都是出去拍戏录歌演出,也不朝九晚五的坐班,只是偶尔来本部有个舒服的场所休息谈事情,所谓办公室是配给经纪人用的,也就是梁天楠用的。

“别客气啊,随便坐,我去找哥哥的饮料给你。”琳娜豪爽的交代完就去翻里间的小冰箱,小秋很不适应这样不请自来,拘谨的坐在沙发上考虑等下碰到天楠该如何解释。

“好,等下我来安排。”天楠讲着电话推开办公室门,看见了‘客人’时略显意外。

小秋站了起来,“呃…是琳娜带我来的。”不想这么快就碰面,连忙解释。

“不要紧,你坐。”随即恢复了笑容,天楠摆手让小秋坐下,迈着优雅的步子坐在挨着她的沙发里。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嗯,听说琳娜新歌出来了,就跑来听一下。”

“诶?你怎么回来啦,不是要跟宇宸出通告?”琳娜拿着两罐进口果汁走出来,一副赶人的神情。

“临时取东西,这就要赶过去了。”天楠理了理衣服,走去办公桌拉开抽屉取出文件夹,电话再次响起来。“好,我这就过去。”他放下手机看着两个女生“你们坐吧我走了。”

“好,你忙…”小秋再次站起来目送天楠出去。

“哎小秋姐,你跟我哥哥不是从小就认识?”琳娜递过饮料跟纸巾,坐到小秋的沙发扶手上眉眼嬉笑。

“是啊,小时候就认识。”小秋讪讪的点头。

“可是,我怎么感觉你跟他很生疏呀?”

小秋狐疑的挑了下眉,“还好吧…就那样么…”

“哎…我哥他总这样不冷不热的,真的像我妈妈说的,他们梁家的男人啊都这样让人无语,当初冯蔓姐也是,哦你知道我哥以前跟冯蔓姐有过一段儿吧?”琳娜一脸的少年老成,好像不是天楠他妹妹像天楠他姑姑。

“我略有耳闻,好几年前…”

“嗯嗯,过去的感情就让它过去了,但是过去的教训咱可不能不重视,你说是吧。”

“教训…他可能会重视的吧。”小秋完全不知所云的附和,不过这果汁还真不错,淡淡的蜜桃香气不似普通果汁那样甜腻,2%的不足,曾经用过神起、文根英、bigbang、张根锡等等偶像代言的饮料,终于让小秋尝到‘庐山真面目’了。尤其bigbang那套分血型的四段爱情故事,一直让小秋印象深刻,不由得想到蓓舞受到的伤害,又想到当年自己失败的感情……

“对了小秋姐,你的恰恰学的怎么样了?”

“马马虎虎,总算四肢能协调活动了,哦对了,前几天那个古雨,他来俱乐部找过林教练,拉着她说有话要说…”

“说他个大头鬼,害完一个有一个,还没完了他。”不等小秋说完琳娜就气愤的斥责起来,看得出来,琳娜是真的很讨厌他……

“是啊,蓓舞也没理他就直接坐车走了,可是他还追着车跑来这,好像真的有话要说。”

“切,他以为拍电影呢,追公车,神经病吧。”琳娜依旧满脸不屑跟鄙视,“不提他了,这帮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哦,除了我哥哥。”

小秋忍不住笑,这孩子,之前埋怨天楠扣押她巧克力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说爱我,是谎话,誓言也不过就是,玩笑吧,还期待着你会回来的我,完全就想一个傻瓜…”琳娜轻声哼唱,是她新歌《谎言》的唱段,小秋听着她忧伤的歌声陷入沉思,没办法理解,爱情到底是什么模样,委屈的成全、善意的谎言,最终结果也不过就是差别在比较伤人跟非常伤人上面而已,有没有可能有那样一段感情是坦诚的、延绵无绝的哪怕再平淡再乏味,都也能让人安心。

又一个周末小秋按平时的上课时间来到舞蹈室,大门锁着,问了前台说是林教练有两天没过来了,她们也没能联系上。

小秋心里纳闷低着头往外走,忽然听到有人喊她。

“梁天楠?”小秋转身看到熟悉的白车,等到车开来她身边,天楠再次开口。

“蓓舞她出事了,我正赶去医院,你要不要一起?”天楠紧缩得眉宇让小秋心里一颤,连忙开门上车,一同赶往医院。

观察室里静静的躺着林蓓舞以及她身旁的古雨,两个人是在校园里面发生的车祸,据说当时情况异常惨烈,尽管古雨将蓓舞护在身下,然而耐不住轿车的过猛马力,围观的人亲眼看见她们硬生生被压在车底推到对面的路牙上,因为头部重创从救护车送来就陷入昏迷,如今48小时过去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肇事的司机已经被警方收押,初步调查发现这女司机是舞院的老师,刚巧还是日前拉丁赛受伤的允卿蝶的母亲。

琳娜收到消息也赶忙跑到医院来,甚至顾不上尾随而来的娱记的镜头跟闪光灯,看到不省人事的好友失声痛哭,小秋跟天楠只好拉住她坐到一旁劝慰,这样凄凉的场面让小秋也忍不住一同落泪,只希望病房里的两个人能醒过来,尽管院方说醒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后来警方也来到医院,向小秋等人进行询问取证,因为跟他们的父母尚未取得联系,只好把车祸现场寻回的一只mp3暂时交由琳娜保管。有舞院的同学说事发前看到古雨拉着林蓓舞在路旁发生争执,当时古雨拉着蓓舞时就企图把mp3交到蓓舞手上,只是她怎么也不肯收下,拉扯间就走到路中央,没想到转眼就被车撞上。

琳娜双手发抖,接过mp3打开,里面没有音乐视频文件,只在文件夹里找到一段audio,播放出来听到古雨的声音:

“蓓蓓,我从来没打算放弃对你的爱,更不敢有一丝忘记,正是因为我爱你,才能时刻提醒自己你所受的那些委屈,才能撑着自己一直忍,忍到帮你报仇为止。你根本想不到从你的名额被取缔以来这段时间我有多难过,只是我也一直在想到底怎样做才能替你出这口气,只后我想到这个办法,让她们母女在离胜利最近的地方狠狠的摔下去,她毁了你的理想,让她再也不能跳舞是应得的报应,别怕,蓓蓓,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跟机会,我要带你去治疗,哪怕你不能再去比赛,有我跟你一起放弃,你喜欢教拉丁我也陪你做老师......”(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