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爱人体人体

孟怀远把夏越拽到屋里,大门一关,转头就把人狠狠扔到炕上,然后毫不客气的欺身而上。

呼吸细密的扑在夏越的脸上,语气夹杂这宠溺和霸道:“说吧,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

夏越皱了皱眉,盯着孟怀远看了一会儿。

最后泄气,张了张嘴刚要照实说。

谁知道孟怀远突然又开口打断他,凉凉警告道:“你这次最好说实话,因为我明天就自己去问李清然,要是他说的跟你有一点出入,你就等我回来揍你吧”

“………。”夏越被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伸腿一脚踹开孟怀远,气急败坏的嚷嚷道:“那你就直接问他去吧,还问我干啥!!!”

说完,转身滚进里面的枕头上躺下,背对着孟怀远一动不动。

“你过来!!!”孟怀远低斥了一声,伸手把夏越的小身子扳过来,教训道:“你跟人跑出去,大半夜的才回来,我问你去哪儿了,你还撒谎,这会儿在这儿又跟我耍性子,夏越!!你是不是非得挨揍了才听话!!!”

夏越气结,使劲儿的咬着口槽牙。

他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跟这个小年轻的一般见识,却又忍不住气的浑身发抖。

这人的脾气是一天比一天大了。

妈的,这也怨他自己,他给惯出来的!!!。

夏越憋着一口气,也不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孟怀远。

孟怀远跟他对视半响,觉着今天小孩儿有点太倔了,此时他心里那点子拿不出手的大男子主义又开始作祟,双手捏着单薄的小肩膀使劲儿的晃了一下,喝道:“你给我说话!!!”

“不说!!!”

夏越抿着嘴角,他心里也有点执拗,暗想这他好歹也是个心理年龄将近三十的人,总不能老着让个小年轻的给拿捏的这样吧。

从前他就发觉孟怀远的控制欲和占有欲太强,可是那个时候孟怀远也小,夏越跟他也狠不了那个心,差不多的就都顺着他。

以至于如今孟怀远的性格越来越强势,比上辈子还甚。

一想到这里,夏越咬了咬牙,推开孟怀远,起身做到炕边穿鞋就要走,但是被孟怀远一只手就给拎回来了。

“你干什么去?”

“我回家!!!”夏越吼了他一声,挥开他的手就要走。

“话没说完,你哪儿都不许走!!!”这可算是把孟怀远的火气彻底点起来了,反手一个擒拿把又夏越的手腕拧到身后:“我不就问问你跟他出去干什么了么,怎么?我现在还问不了了?”

孟怀远心里憋着一口气,也许是这么多年,夏越什么事情都听他,几乎就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很少又忤逆他的时候,就让孟怀远认为,夏越就是他的,这是他媳妇儿,他有权利有资格知道他的一切。

所以当夏越支支吾吾说不出他跟李清然干什么去了的时候,他心里就不舒服。

夏越怎么可以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怎么可以跟别人出去干一些自己没有参与,甚至是一无所知的事情。

这让孟怀远受不了,况且还是他问了好几遍,夏越不仅不跟他说,居然还要走的时候。

“你问我,我就得说啊,我凭啥事都跟你说,你谁啊你??”

夏越怒吼,使劲儿的挣扎开孟怀远的束缚。

“你再说一遍!!!”孟怀远震怒,一把揪起夏越的衣领,语气森然的反问:“我是谁?行!!!那我就问问你,我是谁,你说吧,我是谁!!!”

对于一个活了这么些年的人,若论嘴上功夫,孟怀远是肯定说不过他的,只不过从前是夏越让着孟怀远,啥事都听他的,但是今天夏越着实是被气着了,有点口不择言了,说完以后就有点后悔了。

看着孟怀远睚呲欲裂的样儿,夏越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刚想软下语气,跟他说点什么。

可是谁知,没等他张口呢,下一秒就被孟怀远揪着衣领狠狠的压在炕上。

就在孟怀远粗暴的扯开他的衣领,一口要在他脖子上的时候,夏越都没挣扎一下。

这他妈就是欠他的,上辈子欠人家的!!

----------------------------------------------

鸢尾:嗷嗷嗷,这文明天要上架了………我对自己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希望上架以后自己有压力了,就能更新的快一点………不过……估计不太可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