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辣文林宛宛

闻言,郁冷宸笑着蹲下了身去,“来,爸爸教你跳舞。【全文字阅读】800”

“爸爸会吗”莫潮汐好奇的问。

“你不相信爸爸”

“不是。”小家伙摇头,“我相信爸爸。可是”

“可是什么”

莫潮汐看一眼宾客人群,问:“不都是大人和大人跳,小孩和小孩跳吗难道大人和小孩子也可以跳吗”

“大人可不可以和小孩子跳爸爸不知道,不过爸爸一定可以和儿子跳”郁冷宸站起身,对他伸出了手:“来,有请我们的小王子”

莫潮汐想了想,伸出手去交给了他。

父子两个一起跳舞,这是最奇妙的一道风景,顿时许多目光都朝他们看来。

莫潮汐的动作一开始还有一些生硬,但是他的学习能力很强,在郁冷宸的带领下,他逐渐变得灵活。也许是因为父子之间有一种心灵相通的默契吧,他的每一步动作郁冷宸都能猜到他的下一步,而郁冷宸的每一个手势,他竟然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父子两个竟也配合的十分完美。

当一曲音乐完毕,郁冷宸拉着他的小手使他转了一圈,同一时间,郁冷宸蹲下身去与他平齐,刚好,那小小的身体就落进了他的臂弯里。

那一瞬间。周围爆发出一阵掌声来,莫潮汐笑的灿烂无比:“爸爸,你怎么什么都会呀,你太厉害了。”

“只要我们家小王子喜欢,爸爸可以把一切都教给他。”郁冷宸笑道。

“谢谢爸爸。”莫潮汐亲亲他。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说:“爸爸,我再也不用羡慕那些有爸爸的小朋友了,因为我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莫向晚从化妆室出来之时,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笑了。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仿佛这世界上所有的风风雨雨,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莫父走到她身边,微笑道:“晚晚,爸爸送你走红地毯。”

“谢谢爸”她挽住了他的手臂,父女两个相视一笑,走向她最终的归宿。

郁冷宸和莫潮汐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走来。

“妈妈,你今天真漂亮。”莫潮汐甜甜笑道。

“小莫莫也很帅。”莫向晚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

然后。莫父将她的手放到了郁冷宸的手里:“阿宸,我没有想过最终我还是会把女儿交给你,但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再没有一个男人可以给她幸福,今天我代表两个父亲,亲自把我们最心爱的女儿交给你,你一定要让她幸福,让她快乐”

“请您放心爸,不管多少年过去,沧海桑田,物换星移,她依然是我这一生唯一要娶的女人”郁冷宸握住她的手,这一刻,心,终于踏实了。

婚礼进行曲开始。

尽管今日的男女主角都是笑容灿烂,可下面却有人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我说别人结婚,你感动个什么劲”卓尔群一边说着,一边递上纸巾。

“这些年我亲眼看着她痛苦煎熬,看着她在艰难的扛起这一切,我明明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却不能说出来,如今,她终于幸福了,我为她开心。”凯若哭着笑着说着。

“为别人高兴有什么意思,要我说你赶紧嫁给我,让我高兴高兴才是真的。”

卓尔群话音刚落,忽然一捧花扔过来,凯若还没有看清楚就接了个正着。

夜雪笑道:“凯若,看来我们要不了多久就会喝你们的喜酒了啊。”木讨鸟血。

旁边却在这时传来一声叹息声。

寻声看去,是宁月,只见她挽着衣袖,似乎是在等着抢这新娘捧花,没抢到,她不由得抱怨:“有人想要他不给,有人不要他偏给,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公平我的另一半啊,如今身在何处”

“身在娘胎里。”凌暮沉接了这么一句。

“我说凌达律师,您嘴里能有一句好听的话吗”

“有没有都跟你没关系,我只说给我老婆听。”凌暮沉说着,抛给夜雪一个媚眼。

她没好气的道:“我不需要你说什么,只要你闭上你那张嘴我就知足了。”

“那怎么行闭上这张嘴我还活不活了更何况,我这张嘴活动的时候,你不也挺享受的吗”他意有所指。

夜雪顿时脸红,暗下踢了他一脚,低声警告:“你再乱说今晚就跟儿子睡去。”

一旁的卓尔群看着人家打情骂俏,是不是的把儿子拿出来显摆,他嫉妒的不行,伸手揽住凯若的肩,“我说媳妇儿,你看你别人都在羡慕你呢,我这么一个好好男人在你面前你还不知道珍惜,你就依我一次,趁着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把我们的日子也定了呗”

“你真那么想结婚啊”

“当然你看别人,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他也想生个孩子来玩玩。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凯若想了想,终于点头:“好吧,就让你做一次主,不过以后,你什么事都要听我的。”

“你说的真的”

“嗯”

卓尔群顿时高兴坏了,抱着她就转起了圈,嘴里还欢呼着。

“你发什么疯,赶紧放我下去。”凯若看到大家都朝这边看来了,羞愧不已。

但某人好像听不到。

站在高处的莫向晚看到了,不由得也笑了出来,郁冷宸看着她,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笑容,不禁俯下唇,亲吻她的脸:“这一刻,我期盼了多少年,莫莫,你知道吗”

她笑着迎上他的唇:“你有多少年,我就有多少年。”

对他的爱,从来没有停止过。

这一场迟到太久太久的婚礼,终于在这一场缠绵中,圆满结束。

为了能让他们两个有一个完美的洞房花烛夜,郁父把孙子孙女都接到了他那里,今天的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夜幕悄然降临,安静的出奇,仿佛连呼吸声都不存在了。

柔软的大床上,曾经缠绵过无数次的那张床上,他们相视凝望。她的眼中,有柔柔的深情,他总是忍不住去吻她。

“让你辛苦忍耐了那么久,今天晚上你可以为所欲为。”她轻戳他的嘴唇,笑道。

“只是今天晚上吗”

“嗯”她考虑着,搂住了他的脖子:“当然,不止今天晚上”

“恭敬不如从命”

低低的笑声荡漾开来,然后,两具身体缓缓重叠在一起,为这个宁静的夜里,留下一串串动人而幸福的声音

当然,此时深深陷入爱河的他们,并不知道,有人在这夜里,准备悄然离开。

机场

杜浩宇孤身一人,提着行李,最后望一眼家乡的明月,有一种难舍的情怀。

让喜欢的人得到幸福,这就是他最大的幸福,所以今天,他已经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向晚,祝你幸福

他笑着转身,终于走进了候机室。

却万万没有想到,当他在机舱里坐下之时,没多久,另一个人也在他身边坐下。

他本没想理会,但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一张似曾熟悉的脸庞,他定睛一看:“是你”

“对呀,是我”lucy对他灿烂一笑。

“你去哪里”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这话说起来,毫无羞涩之意。

杜浩宇顿时变了脸色,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他义正言辞的道:“你知不知道矜持是咱们东方女人的传统美德,你一个女人追着男人跑算怎么回事我告诉你,我是去工作的,不是陪你千金大小姐游山玩水的”

“不好意思,本人从小接受的就是西方的教育。”面对他的冷言冷语,她的笑容更灿烂了:“更何况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好女人。”

“你不要告诉我,你就是这个女人。”

“当然”是。

“创业路上多艰辛,那种苦不是你这富家小姐能受得了的。”

“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她会用实际行动证明。

杜浩宇说不过她,更何况飞机已经起飞,赶她下去已经是不可能了,他只好不再理她。

lucy看到他扭过脸去,她偷偷的笑着,飞快的吻了一下他的脸庞:“她已经得到了自己的幸福,你可以放心的走了,那么你也该开始自己的幸福了吧我知道,你暂时没有办法接受别的女人,但是你不能拒绝一个喜欢你的女人吧”

嬉笑的口吻,却是认真的语气。

杜浩宇被她折服了,终于不再说什么。

飞机,越飞越高,逐渐,消失在祖国的上空

翩若行云作品

太阳的光芒,像金子一样洒落大地,穿过窗帘的缝隙,照亮了一室旖旎。

向晚悠然转醒,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像婴儿一般纯净无邪,一抹甜蜜的笑容浮现在她的唇畔,忍不住生了顽皮之心,想逗逗他,然而,手伸出去,却没有碰到他。她最后还是又缩回了手,悄悄坐起来,拿起画板,想画下他此刻的模样。

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知,就在她落笔之时,一双手臂环上了她的腰。

温柔的吻落在她的耳畔:“一个旷世大帅哥在你面前,你好好看着就行了,画什么素描”

“是啊,一个旷世大帅哥,在我笔下算是糟蹋了。”想起他们初遇时的情景,她不禁笑出声来。

一切,好像还是昨天的事,可也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

他环着她的腰,她的背紧贴着他的胸膛,然后将画板放在了她的腿上,在他的头像旁边,画下另一个人,那是她。

她不由得惊讶了,扬起头看他:“你不用看着我,就能把我画下来吗”

“画心里的那个人,不需要看。”他放下画笔,吻一吻她的唇:“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画出你的样子。”

“进步不少嘛。”

“那是。”

转眼之间,他又将她扑倒在床上。

不过,他们什么都没有再做,只是相互凝望,他看着她,她看着他,轻轻抚摸他的头发:“阿宸,我们去度蜜月吧。”

“当然,机票我已经订好了,两天以后我们就可以出发。”

“是不是真的啊你知道我想去哪里吗”她笑问。

他拿出两章机票来,在她眼前晃了晃:“要是猜不对,我们这场蜜月旅行可就取消了喔”

“那我可要好好想一想了。”她一边想,一边对他露出甜蜜的笑容。

“撒娇没用啊,别来这套。”他警告她。

“我一定猜不对吗,你小看人。”她说:“我猜是江南,对吗”

“果然是小看你了。”他把机票给她看。

其实,本就是为她策划的蜜月,当然是她最想去的地方,她又怎么可能猜错

她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想去江南”

“因为你度蜜月是假,找妹妹是真。”他还不了解她吗

“那你愿意去吗”

“当然”他抵着她的额头笑道:“找人对来我说不重要,重要的是哄老婆开心。”

“你要不要这么宠我啊”

“我只要你开心就好”

自从收到那一张明信片以来,他们没有再提过雅安,也没有谈论过关于雅安的事,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心中没有计划。所以寻找雅安的这一趟旅行,势在必行,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的一双儿女了。

本来没计划带他们去,因为小忧忧还小,不能长途跋涉。可真的要走了,向晚又舍不得了,抱着女儿跟郁冷宸商量:“要不然我们还是带着他们两个去吧”

“我说向晚,你这是不放心把孩子交给我吗”郁父开玩笑的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爸,我是”

“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你看看那是谁”他示意她看门口。

从门外走进来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莫父。

莫向晚不明所以,迎上去问:“爸,您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是啊”莫父笑道:“我来给你们看孩子。”

“看孩子”莫向晚看向郁冷宸:“你通知爸爸的”

“你呀,了解你做母亲的心情,但是你别忘了,你和向远可是你爸爸一手带大的,有他老人家在,你还不放心吗”郁冷宸笑道。

原来,他早已想到她会不放心。

“可是,爸爸来这里,会习惯吗”向晚知道父亲的脾气。

“有什么不习惯的我这里什么都有,唯独就是说话的人没有,现在你爸爸来了,闲空之余我们还能下下象棋聊聊天。”郁父说。

“说的也是。”

自从郁家发生了那一场变故,郁夫人被送到了疗养院,家里就冷清了许多,郁父也不想再纵容那个大儿子为所欲为,为了不让他影响到别人的感情,还把他赶到了国外去进修,同时断绝了他的经济来源,要他学习自力更生。

而现在lucy也跟着杜浩宇去了美国,这家里就只剩下郁父一个人了,如果不是因为有孙子孙女陪着,他这晚年还真有些凄凉呢。

莫向晚知道,让父亲过来是最好的安排了,因为她必须去找雅安。

“大莫莫,你就放心和爸爸去吧,小莫莫会看着妹妹,小妹妹在,小莫莫在,小妹妹”

“小莫莫”莫父急忙捂住了他的嘴:“你怎么什么话都说呀”

小家伙嘿嘿一笑,躲进了郁冷宸怀里。

郁冷宸点点他的小脑袋:“你呀”

“我就是想说,我会照顾好妹妹,爸爸,你们放心去吧。”小家伙说。

“你只要能把你自己照顾好,爸爸就谢天谢地了,乖乖的,不要再和饭团瞎跑啊,等爸爸回来,给你们带礼物。”郁冷宸哄他。

说到底,不止向晚舍不得女儿,他也同样舍不得儿子。

但,他们两个最终还是坐上了去往江南的飞机。

没有了孩子的声音,向晚有些不习惯,依偎进他的怀里。

“你要是真这么难受,我们就下去,多订两张机票带着他们两个一起去。”郁冷宸见不得她这么难受。

“你说真的吗”

“你怀疑我吗”他反问。

她笑了:“算了吧,你坚持不带着他们,一定有你的理由,又何必临时变卦呢”

她是放心不下他们,但是如果要带他们走还要考虑很多问题,小忧万一水土不服怎么办而且留老人一个人在家里,他也会很寂寞,就让两个孩子留在家里陪着他们吧。

“你呀,就是责任心太重了,家里有一大堆的佣人,我们两位父亲会照顾好他们的,更何况我们随时可以和他们联络啊,你就不要担心那么多了,趁着这次旅行,好好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吧”他安慰她。

“嗯”

飞机起飞了。

她看着窗外,穿过了云层,是白茫茫的一片,她又问:“阿宸,你说,雅安会在江南吗我们会找到她吗”

“根据你们的聊天,根据我们的分析,她应该会在江南,不过,找得到也好,找不到也好,只要知道她是安全的,这不就足够了吗”

“对,只要她安全就好。”

如今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江南水乡细雨如烟,就像一幅朦胧的水墨画,漫步在古镇之上,远离了都市的尘嚣与浮躁,令人别有一番心境。

郁冷宸撑着伞,与她漫步烟雨中。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她不由得想到了这两句诗,心也安定了,笑看着他:“阿宸,还是你有先见之明,我都忘了这江南多雨,幸亏没有带他们两个来啊,不然我们这一趟可能真的就白来了。”

“当然,所有的痛苦煎熬都是上辈子的事了,今后我在你身边,会为你计划好一切,任何事情你都不需要再担心。”

然而,有心栽花花不开。

他们到过了莫愁湖畔,经过了西泠桥边,走过了西湖断桥,看过了桃叶渡亭,却始终没有找到雅安的踪影。

算一算,他们在这里已经停留了将近一个月之久。

“阿宸,你说我们是不是判断错了,是不是雅安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向晚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天下之大,若说哪里适合雅安,非江南莫属。你担心她,想要找到她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再想一想,找到她又能如何你要带她回去吗回去了,她今后还不是一个人吗当然,她可以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可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又要担心她永远没有自己的人生过去那三个月,我们不知道她是如何度过的,但她确实过来了,还向我们报过了平安,也许如今的她已经不再是我们当初认识的那个苏雅安了。找不到她,也许更好,在这如诗如画的烟雨江南,她能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也说不定啊”

他的一番话,令她茅塞顿开,是啊,找到了又能如何呢那会是一个左右为难的选择,因为那苏雅安有着江南女子的柔弱与多情,她那一颗心,二十年不变,若带回去,今后面对着心爱的男人另结新欢,她还如何开始自己的人生

想来,还是郁冷宸的分析有他的道理。

向晚妥协了,笑道:“你永远有办法安慰我。”

“所以呢”

“所以什么”

他的话题转变的这么快,她一时没跟上。

他轻抚她的头发,抵住了她的额头:“出来这么多天,我也开始想儿子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随君所愿”她笑道。

“等到过个三年五载,孩子长大了,我们还可以二度蜜月,重温旧梦”

“随君所愿”她依然是这一句。

人生至此,她,真的是别无所求了

他的嘴唇俯下,轻轻触碰她的,她缓缓回抱他,给予最真挚的回应。

时隔五年再重逢,破镜重圆续前缘,正如同这烟雨江南,一曲永远唱不完的歌,让人细细地品味着她的如诗如画和似水流年

全书完

预知凌暮沉与楚夜雪的爱情故事,请在若初搜索云姑娘的另一篇文七天爱人;

预知曲夜寰与伊若澜的爱情故事,请锁定咱接下来的新文四少,过妻不候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