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熟妇素琴 全集

狼与歌并没有躲避,跟七公主等人心中所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只见狼与歌的脸色渐渐潮红,右手缓缓举起,在秘术即将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右手已经举起,轻轻一握。【全文字阅读】

秘术缓缓消散,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七公主心中震惊,这样的攻击即便是自己都不敢这样接,不知道眼前的胖子是怎么修炼的。

“师兄我们来了”就在丝阮等人眼前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猎仙门再次来了五人,每一个都在筑基期或者是炼气期圆满。

丝阮在地上看着,他知道这里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不然人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就更难解决了,于是他对着寒千雪一干人等说道:“我们也上去帮忙,用最快的速度将这里的事情解决。”

七公主那里还没有解决,双命鬼同样陷入僵局,丝阮等人加入战局,直接对抗对面的来的五人。

“哈哈哈,这里真是热闹,解决修仙界的败类,怎么少的聊我泰岳门。“就在这个时候泰岳门的首徒带着自己的众位师弟也赶来,估计最少都有十人。

泰岳门的首徒对上七公主,七公主顿时陷入难堪的局面,双命鬼同样危险,他看着来临的泰岳门首徒说道:“泰岳门一向**于各种纷争之外,看来不过如此。”

也就在这个时候,双命鬼背后被飞剑击中,陷入最危险测境地,丝阮大声喊道:“双命鬼兄,你先退下,我们来抵挡。”

“噗噗”七公主手臂也同样被砍伤,鲜血留着不听,寒千雪胸膛被飞剑刺中,鲜血喷向空中,形成一道靓丽的弧线。

“啊。。。。。。”丝阮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封印,刹那间气势打仗,修为一次一次的尝试着冲过筑基期的防线,眨眼之间。

轰,丝阮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轻了很多,身体慢慢飞到空中,头发无风飘动,脸色颜色变换不停,配上额头的印记,让人感觉很妖异。

所有人都被丝阮的突破蒙住,从来没有见过筑基期的修士突破有这种气势,他们哪里知道丝阮是魔族,现今世界唯一一个突破的魔族,所以被本源保护,在同阶之中自然常人不可及。

丝阮的头仰向空中,手中渐渐出现一把剑,所有人看到这把剑的时候,瞳孔猛缩。

悯生剑,在丝阮手中的光剑,是悯生剑,很多人见过,后来悯生剑的气息等呗模仿传遍修仙界,悯生剑代表的是怜悯苍生,可是现在居然出现在魔族的手中。

“啊,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铮铮”丝阮就像疯了一样,手中的光剑连续两次舞动,剑光所过之处,不死即伤,泰岳门首徒还没有发威,已经被砍成重伤,猎仙门的首徒烈云义同样重伤,周围看热闹的人无一存活。

眨眼之间,泰岳门首徒,烈云义等还活着的人急速奔逃,史留山跑不动了,使用了秘法传送出去。

他们走后,丝阮摇晃了几下,从空中急速坠落,将地下撞出一个坑七公主等人拖着受伤的身体走到丝阮面前,一干人只有舒沫还是完好无损最轻松,可是舒沫照顾寒千雪去了。

七公主慢慢给丝阮服下丹药,众人围成圈,一起恢复伤势。一个时辰过后众人终于恢复,唯独丝阮依旧昏迷不醒,七公主开口说道:“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谁都不知道丝阮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双命鬼思索着说道:“王南方走,那里山区要多谢应该比较安全。”

众人点点头向着南方奔去,舒沫复杂的眼光看着丝阮,内心受着某种煎熬一样,七公主注意到了这一切,不过他也不好过问。她搀着寒千雪,似乎对于寒千雪很关心。

“前方有个山东,那里,走我们过去。”半个时辰之后广芷儿看到了前方半山腰有一个山东,一行人走了过去。

“这里面怎么会有灵兽?”七公主疑惑的看着山东开口说道。

双命鬼也疑惑道:“这里这般贫瘠应该不会有才是,难道已经有了主人”

“走,先进去看看再说。”七公主率先走了进去,其余的人全部跟上,只见洞中蝙蝠很多,蜘蛛网到处都是,而且还有数不清的骷髅,似乎死去了很久。

一行人继续向着里面行走,无数的蝙蝠不停的攻击,最后都做了亡灵,向里面行走了几里,感觉眼前渐渐出现了光亮,众人加快了脚步。

“穷极兽,居然是穷极兽”七公主诧异的看着在不远处盘踞的灵兽。

穷极兽生活在异常贫瘠的地方,不需要灵力修炼,但是却异常强大,抵挡一切的物理攻击,这是很多修士梦寐以求的灵兽,不过穷极兽不会轻易认主,有人强迫的话,他们会自主消散于天地之间。

从古至今获得穷极兽认主的人,不超过五人,这与穷极兽稀少认主要求高都不无关系。

穷极兽看了众人一眼,便趴在地上继续睡觉,似乎对于众人并不怎么热情。

七公主开口说道:“大家不要怕,穷极兽不会随意攻击别人,但是也千万不以为穷极兽好招惹,我们在这里疗伤就行了。”

七公主将丝阮放下,再次喂下一颗丹药,他们也开始各自疗伤。

丝阮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皮肤的颜色也开始变化,一会儿红色一会儿黑色,一会儿蓝色。

而在他的脑海之中,雪中雪正在对他传授着什么,不过却受到了一股高傲魔气的阻挡,魔气之中似乎也有了不得的传承。

雪中雪心痛的看着丝阮,摇摇头无奈的消散于丝阮的脑海之中,只是他的话语依旧留给了丝阮。

“这是为师的最后一丝残念,没有想到你现在就用了,也没有想到你会坠入魔族,不知道现在的世界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为师只恨那些伪君子,除了我还让多少人看不到世界,走向死亡,哎....”

丝阮的身体颤抖着,这一刻雪中雪的怨气全部被丝阮吸收,雪中雪到死的那一刻都恨修仙界正道门派,但是他没有选择复活,他控制住了自己,选择了自己死换来和平,但终究是心中有怨气。

丝阮的身体慢慢恢复平静,身体闪烁着七色光芒伴随着点点黑色,穷极兽睁开了眼睛,不解的走向丝阮身边,在丝阮身上嗅了嗅,抬起头思索了一下,继续嗅了嗅,再次思索。

“哼哼。”穷极兽用自己头上的双角蹭了蹭丝阮,只见穷极兽最终一团黑色的东西飞到丝阮的脑海胖。

被丝阮脑海中的魔气自主吸收,下一刻穷极兽慢慢缩小,扑到丝阮的身体里面。

这么一幕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时间缓缓流失,大多数都受了重伤,只是舒沫在几个时辰之后就醒了过来,也再次进入打坐状态。

两天之后双命鬼醒来,看着依旧疗伤的众人,走到洞口,看着外面的世界。

小时候家乡和这里差不多贫穷,那个时候每天有做不完的事,吃不饱的饭,那个时候他对于家乡是怨恨的,讨厌的,没有喜欢。

在那一次他做了后悔一生的选择,每天受着折磨,现在好过了,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快乐不曾光顾他,没有一个亲人在世在身边,没有一个人指的信任,现在身边的这些人,包括丝阮他们有很多事始终不能说。

无论怎样的情况,长生们与三途门始终是对立, 迟早都会再次爆发战争,而这又是一个纷乱的年代。

他眼角渐渐流下泪水,远处的世界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