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

眼的男人只是夸了一句他长得好看,之后普林森给人家使了一年多的绊子才算解气,其实龚玓一直觉得那人应该是为了拍普林森马屁才那么说的,只可惜普林森不仅不领情,还醋意大发,天知道这两年这个男人的占有欲为什么会越来越变本加厉,在别人看来自己明明已经几乎跟他形影不离了。【无弹窗小说网】

龚玓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还在想是不是应该多给普林森一点福利,真怕他哪天真的就欲求不满了。

方瑜见龚玓叹气,立刻就误会了,赶紧凑到龚玓面前解释:“我一直在国外读书,这几天才回国,之前不知道你家的事情,龚玓哥哥,如果早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回来陪在你身边的。”

“谢谢。”龚玓笑笑,根本没把方瑜的话放在心里,马后炮谁不会。

这两年普林森把龚玓养的极好,脸部饱满,皮肤又白皙细腻,原本只能算是清秀的五官在刻意地打扮和高端定制的衣物的衬托下,足足添了十分的魅力,那一笑,让方瑜整个人都恍惚了。

“龚玓哥哥,之前叔叔阿姨在的时候,提过我们的事,你还记得吗”方瑜这次跟着父母不请自来,为的就是这件事,原本也许存的只是随便问问的心思,这一刻倒是多了几分真心。

“我们的事”龚玓一歪脑袋,完全没有头绪啊。

其实也不能怪龚玓不知道,这事其实是龚玓父母跟方瑜父母开玩笑时候提的,那时候龚博兴的公司和方家有生意上的来往,龚玓和方瑜年纪又差不多,孩子是长辈间最好的沟通桥梁,两家人就这么熟悉了起来,不过那时候龚玓和方瑜都还小,两家也只是有这么个模糊的想法,并没有完全定下来。

“对啊。”方瑜红着脸说道:“叔叔阿姨说,等我们长大了就结婚,现在叔叔阿姨不在了,爸妈说可以先把婚事定下来,这样子也方便他们照顾你。”

如果这话放在四年前说,龚玓说不定会感激到痛哭流涕,但是四年后,他真的是很想知道方家到底是哪来这么大的脸。

龚家出事的时候,方家虽然已经开始了周边几个市的发展,但是主产业还在s市,龚玓可以接受方瑜在国外不知道,但是方家父母可是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他当时虽然精神状况不好,但是来的人他都记得,说起来也正常,那时候去看他的几乎都是公司的老骨干还有龚博兴的私人好友,至于平时称兄道弟的生意伙伴,他是半个都没见着,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现实的,特别是生意人。

不过龚玓自问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只要当初对他父母的死只要表现过一丁点儿伤心或者觉得可惜的,龚玓这两年都用自己的方式报了恩。

公司那些辞职的资深研究人员,龚玓接手公司之后亲自去找过他们,凡是愿意回公司的,他全盘接收,不管他们当初离开公司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他只当是龚博旺的错,毕竟这些人都是龚博兴亲手培养起来的,至于已经有了更好的发展的,他也不勉强。

龚玓不认为方瑜主动提起婚事是因为对他有情,经历了那么多事,龚玓已经不可能再用单纯的心思去看待某些事了,不过他也不是完全的阴谋论者,他可以当方瑜是被她父母给哄骗了,毕竟她才二十岁都不到。

龚玓并不想让方瑜难堪,于是耐下心来解释:“方瑜,这事我爸妈没跟我提过,而且我现在真的没心思去考虑这些事,我家那些破事你肯定也听说了,公司现在还有点乱,我还要念书”

方瑜没想到自己都这么低声下气了,龚玓居然还会拒绝她,虽然话说的婉转,但是方瑜好歹是方家的独生女,又是从小被宠坏的,她不太懂生意场上的弯弯道道,觉得龚玓无非就是继承了家里的公司,凭什么她这么一个大小姐都自降身份了,他居然还蹬鼻子上脸了。

方瑜越想越生气,刁蛮的性子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别拿这些借口来搪塞我,我都说了当时在国外不知道,而且刚刚也道过歉,你真当自己有多能耐。”

方瑜说到一半发现自己一激动说漏嘴了,立刻高声埋怨起来:“你说,你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时候认识别的女孩子了”

龚玓这下子是真的傻眼了,家里巨变之后他接触的不是王子国度的人就是生意人,里面不能说全部都是好人,但是当面给难堪的还真不多,而且还这么能颠倒是非。

方家父母一直在不远处关注着这里的情况,听到女儿说的话,立刻就挤了过去。

方瑜前面那些话说的小声,附近人多,多少有些吵,所以除了龚玓几乎没人听见,但是最后一句话大家都听见了。

方家父母毕竟是生意场上的人,对女儿也比较了解,什么都没问,抢先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劝:“我知道小玓不是花心的人,一定是小瑜想多了,对不对”,“她也是在乎你才会这样的,男孩子大方点,好吗”,“小玓啊,婚事是你父母跟我们二老定的,可能没来得及告诉你。”,“小瑜是个女孩子,你多让着她点。”,“你们现在还小,应该以学业为重,可以先订个婚,对吧”,“小玓你是不知道,之前为了见你,小瑜还去原来的别墅门口等了好几天呢”

龚家别墅一年多之前进行了重建,里面尽可能恢复到了大火之前,就连摆设都是原来那批,遗失的全部找了原版重新购买,流落在外的都高价收了回来,但是龚玓没有住回去,他还是和普林森住在一起,别墅的存在就像是一本立体的相册,他偶尔会去翻阅,回忆,却不沉溺。

龚玓嘴角抽了抽,这一家应该是知道他不住在别墅,才特意跑来这里闹这么一出的吧想找他还不容易么,学校又不是什么禁地,有必要去别墅等吗做戏给谁看啊

今天原本就是场地小人多的状况,这边一有热闹看,人都哄了过来,龚玓太阳穴凸凸地跳,他再怎么沉稳也才二十岁,况且其他任何事他都可以忍,拿他父母说事就不行,何况还是用他的婚事做筹码,这家人以为他不懂吗

当初龚玓什么都没有,方家就跟不知道他的处境似的,现在知道他拿回了公司和专利,就想用一纸婚约占这个便宜,还不是想欺负他现在家里没了大人吗这算盘打的,可真是噼啪响

不过,等会儿响的,大概就是方家的脸了

龚玓感觉到肩膀上熟悉的温度,心里冷笑

“你居然还有个未婚妻我怎么不知道”普林森阴测测地问道,他刚刚一直观察着龚玓这边的情况,直到听到结婚之类的字眼,才打发掉身边的那群苍蝇。

咦为什么是先质问我

龚玓心里都快哭了,天地良心,他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过未婚妻,不过表面上还是淡淡道:“我也不清楚,是方先生和方太太说的。”

“原来是这样。”普林森露出恍然的表情,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方瑜。

方瑜虽然不能说长得多漂亮,但是胜在青春,而且五官长得很讨喜,是长辈喜欢的类型,也难怪龚玓父母当初会有那样的想法。

比起龚玓那种让人偶尔惊艳的类型,普林森整个人就是个移动的荷尔蒙发射站,外国人特有的深邃五官和高大的形象,配上他独有的温柔表情,简直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刚刚还一副刁蛮相的方瑜立刻就红着脸低下头,努力把自己扮成乖巧听话的女孩子。

方家当然知道普林森是谁,但是他们这次最终的目标还是龚玓,在方家父母看来,巴结普林森的小角色都是蠢蛋,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发展前景,就算能引起普林森的注意,也捞不到半点好处,所以与其花心思在普林森身上,还不如打龚玓的主意比较现实。

更何况,比起普林森的沉稳老练,龚玓简直就是一个纯洁无暇的婴儿

不过普林森对龚玓再好也是暂时的,再亲的朋友能亲过亲兄弟吗在商场上永远是利益第一当然,方家父母可没打算放过普林森这头肥羊,一旦能掌控龚玓,就可以利用龚玓尽可能压榨普林森,到时候就算普林森跟龚玓决裂了,他们要的也都得到了。

“是啊”这种时候当然是方太太开口比较合适,仿佛没听出龚玓和普林森话里的意思,方太太解释道:“小玓和小瑜的婚事是我们四个长辈定下的,现在亲家不在了,我们更不能言而无信,不能欺负小玓没人照顾了就不认账是不是。”

这话说的,好像自己多通情达理有情有义似的,宴会上的人又不是傻子,不过谁也不会傻到去拆穿方家的话,就像他们说的,生意人最重的是利,大家都在s市,很难说什么时候会碰上,能不结梁子还是不要结,更何况如果是为了别人的话,就更没有必要了。

“谁说龚玓没人照顾”普林森终于忍不住嗤笑道:“方太太觉得我不是人”

普林森这话一出,龚玓那张冰山脸险些绷不住,这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含蓄。

方瑜原本娇羞的小脸一下子就煞白,她没想到普林森居然会这么说话,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方家父母也是愣在当场,没想到普林森会这么直白,旁边的看客们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刚刚他们不会出来为龚玓解围,现在更不会出来为方家父母解围,这就是现实

“妇道人家不会说话,普林森先生不要介意。”方先生缓了好久,才一脸尴尬地出来打圆场,“之前是因为女儿一直在国外,不想影响她的学业,现在她既然回来了,跟小玓也是情投意合的,我们就想着趁早把事情办了,也好让小玓再一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龚玓脑袋嗡嗡响,几乎预见了明天要请假的未来,这方家的脸皮是城墙做的吧

“情投意合”普林森先生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然后冷着脸质问:“方先生所谓的情投意合,是不是觉得龚玓现在没人撑腰,就可以随便拿捏了”

方家夫妇还想说什么,普林森直接打断,没有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龚玓我会照顾,收起你们那些不该有的心思,要不然别说在龚家捞不到半点好处,方家那点产业说不定也会败在两位手上”

普林森说完也不管方家一家子的反应,拉着龚玓上台就宣布了两人已经结婚的事,这些人一个两个的都把自己的爱人当成是踏脚石,他决不允许这种事再次发生。

龚玓很快调整过来,全程保持着微笑配合普林森,他倒是无所谓别人的眼光,如果这样能让普林森安心,他完全不介意公开两人的关系,何况对他而言,公开关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龚玓果然没能按时起床,不过一翻身就能靠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龚玓觉得偶尔偷个懒其实也挺好

作者有话要说:  自此这篇文就全部完结啦番外就这一篇,实在是没动力写了,原本还想给小黄来一篇的,但是看小黄人气也不是很高的样子,还是忽略它算了~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