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

特别是看到妻子后来也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丈夫时,真的很感动,也明白了何为爱情,那就是两个人相依相偎,默默的为对方付出,不求回报,只要对方好,就一切都好,哪怕当乞丐,也总是其乐融融。

可悲她活了几百万年,别说男人,就是女人,也没哪个能委屈自己而把最好的留给她过,衰神,本就没朋友,虽然讨厌扫把星,可那家伙却是唯一一个敢抢她东西吃的。

知道当神仙就要忍得住孤独,要断七情绝六欲,红鸾星不可动,可她还是向往那种彼此牵挂,彼此爱护的生活,好吧,她不但和人间的女孩儿不一样,和天界仙娥也不同,反正此时此刻觉得美妙的地方,她选择了去享受。

澜音的回应彻底斩断了夜凛脑中的最后一根弦,一个吻从最初的生涩到后面的熟稔,就连褪去袍子与亵衣时也舍不得分离半刻。

许久后,男人终于仰头,距离一拉开,澜音才现他右臂上有着大片触目惊心的伤痕,秀眉微微并拢,死人花的血是绿色的吗?还有那血肉模糊的伤处隐隐泛着亮光,根据痕迹来看,是被人一刀割去了大片肉,好奇问:“为何不包扎?”

夜凛愣了下,瞥了眼狰狞的伤口,不在意地笑笑:“包了也无用,随它去吧。”

一定很疼吧?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享受接吻归享受接吻,若换个人,她照样能回应回应,但侵犯者就是侵犯者,见谁会关心流氓恶徒的?是谁这么大本事居然能在妖帝身上留下这等伤口?看他一副习惯就好的模样,想必这个醒目的东西已经跟了他许久,久到都快不在意了。

还不能愈合,稍微用力就会溢血,能想到的人只有玉帝和那帮大神,即便是他们,还是觉得这种做法过于残忍,杀跟虐杀,别看只多一个字,意义却大为不同,该死的,同情心又开始泛滥了,一个妖族领居然终日受着这等苦处。

也没听说天界谁有把人砍伤就无法愈合的神器吧?究竟是谁呢?

某女盯着伤口走神的同时,某男也没再动作,就那么若有所思地俯视着,奇异地,早就麻木了的伤口竟又开始疼痛起来,钻心刺骨,又辣又烫,深深闭目,喉结滑动数下便粗暴撕扯那件碍眼的破衣烂衫,不可思议的是,无论他怎么用力,那衣服也无法拉开。

眼见男人动用法力,澜音二话不说,用最快的度将天衣脱下,并叠置好放到一旁,开玩笑,这层皮若被毁坏,她便是千古罪仙。

夜凛别有深意地瞥了眼那堆衣物,没有多问,臂膀就似着了火,急需要靠某些事情来转移意识,赤红着眼俯身肆无忌惮地享受起了自己的饕餮盛宴。

事实证明夜凛方才的警告并非恐吓,澜音没跟人欢好的经历,不知道是不是每一场巫山**对女方来说都是凌迟酷刑,但她再也不对与异性双宿双栖的事感兴趣了,整体就一个字,痛,千刀万剐的痛,永无止尽的痛,心尖痛,脑仁痛。

一开始为了颜面还会咬牙忍受,到最后不得不软声讨饶,可那个人就跟她的怒元一样,听不进,看不着,毫无理智,只顾着以狂肆折磨她为乐,那双毫无焦距的眸子红如烙铁,俨然变化成了一个满心只有欲念和凶狠的野兽。

或许这一刻他都不知道被他折磨的究竟是谁。

见他到了狂化阶段,某女只好放弃求饶,终于明白为何每个跟他欢好的女人都会丧命了,这与三界中的正常交合大为不同,可能连夜凛自己都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他有多骇人,丫哪里是翻云覆雨?从他眸子变红开始,就一直在吸取她的元气。

别说那些妖精,就是法力高强的九天玄女若一直被这么吸精元,不出三个时辰,必定魂归地府,忽觉喉头一甜,不行,夜凛疯了,他什么都听不见,再这么下去,自己非暴毙不可,召唤怒元?不行不行,怒元出来肯定跟他打起来。

夜凛正是恶狗扑食阶段,谁这时跟他动手,同样没活路,怎么办?难道今天非死不可吗?正绞尽脑汁呢,忽地瞪大眼,迅扒下头上的姻缘簪,见它低垂着头部便咬牙低吼:“我……都快死……了,你……还……害什么羞?”

姻缘簪立马伸得笔直,颤动了数下便飞出女人的掌心,悬空二人上方洒下源源不绝的红光,尽数环绕澜音全身,可能是男人的法力过强,姻缘簪颤抖得跟打摆子一样,随时都有爆开的趁势。

的确为澜音减少了些许痛苦,姻缘簪除了辅助女子吸引异性青睐外,还可保主人在闺房之乐中不被危害,虽然不用死,但澜音还是得饱受摧残,最终头一偏,大口腥甜染红了半边枕,似乎再也支撑不下去,微弱闭目昏死过去。

姻缘簪见状,立马出铃铃声,仿佛在与同伴们交流,不一会,女人腕中两只镯子泛着绿光飞去,连地上的泣血扇也加入护主行列,还有无数奇形怪状的物件自其胸口飞出,眨眼间,草床上方聚集了几十种宝物,齐齐功,方才抹平了女人紧皱的眉头。

夜凛见状,迟疑了下,也只是一下而已。

随着一道嘶吼,楼下四位护卫同时仰头,满脸震撼,这……以做为男人的经验,岂不知那一声吟叫代表着什么?尊上这是终于达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咳咳,啧啧啧,这个穷神不简单啊,虽不知尊上在床上究竟多厉害,可死了那么些女妖,指定非一般人能承受。

“怒元未现身,那穷神是如何做到的?”紫青惊呼。

红日摇头:“且还没死。”这就是个奇迹,尊上情期跟普通男人男妖不同,连他都能做到奸尸,可尊上不行,一旦女方丧命,他就进行不下去,因此屡屡都是以失败告终,这真是破天荒头一回。

夜凛行房之事一直是个谜团,连魔帝冥修都曾开玩笑,是不是他有特殊癖好,喜欢边割肉边行乐,所以女妖们中途都会死去,而他们就更不得知原因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