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晋毅的面色一白,半晌却只是微一点头,苦笑了一下,这一声哥叫得他肝肠寸断,以后无论他怎样的情谊都要彻底的埋葬掉,他个她永远都只是咫尺天涯,她永远都是她的妹妹

南宫锦也慢慢的走向前,翻身下马,妖娆的面容之上带着一抹温意。

“离儿,你还好吧?”

“锦表哥,你快来瞧瞧,这是行表哥,是江玛姨母的儿子。也是我们的哥哥!”

南宫锦看向江行。

“行表哥,你的腿?”

江行笑道:“我的腿不良与行,很多年了!”

南宫锦怔了一下。

“锦表哥,听说又要到了巴彦谷向你们天齐进贡的时候了,离离记得您不是爱财好色之徒!”

南宫锦看了下钟离笑道:“你这鬼丫头,闹了半天打的竟然是这的主意,那何不直说呢!”

“锦表哥现下毕竟是天齐的帝王,离离怕您那帝王的威严啊!”

“放心,朕永远都是你的表哥,只要离离的要求,朕永远都会满足的。”

“多谢齐皇,江行微一躬身道。”

公孙及上前握住钟离的手道,走吧,我们也走啦,萧公子的伤需要尽快找人医治!”

钟离并为挣脱他的手,而是回过身看了看昏迷的萧晔,点头道:“行表哥,麻烦你将谷中所有的郎中都派来好吗?”

江行点了点头。

夜半,几个老郎中都自房中走出,拭了拭额头上的汗。

钟离忙上前问道:“几位老先生,我师傅的病到底如何了?”

几个郎中面面相觑,半晌,一个老郎中上前道:“这位姑娘,我们已经给那位公子施过针了,暂时将她体内的邪火压制住了,之只是这只是一时之策,那位公子体内有两股冷热交替的火。请恕我等无能,没办法驱除。”

“若驱除不掉会如何?”钟离急着问道。

那老郎中沉吟了半晌道:“若驱除不了,恐怕,恐怕那位公子一辈子也不会在醒过来了!”

钟离的心狠狠的一个抽动,眼前一片漆黑。

“离儿,离儿。”公孙及大叫着,忙将她的身躯抱起,安置在了床上,老郎中忙上前将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之上。

良久,公孙及皱着眉头问道:“大夫。离儿究竟如何了。”

老郎中捋了下胡须道:“恭喜公子。令夫人有喜了。已经两月有余了。”

公孙及一愣,随即释然,忙道:“劳烦大夫了,还请您为内子多开几幅安胎之药!”

“公子请放心。”老大夫说着忙卷起了袖口。写起了药单。

“公孙及!”钟离的声音自床上传来。

公孙及忙上前抓住她的手道:“离儿,不要紧,你只是着些日子太超劳了,休息几日,喝些补药便好!”

“公孙及,我都听道了,不必在骗我了,我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没错,我只是怕你现下身体承受不住。想晚一点告知与你的!”

“公孙及,那孩子他不是你”她还没说完却被公孙及打断。

“离儿,人生在世只有短短的几十年,可我已经过去了二十六年,这二十六年的人生里。我不知道自己做这一切是所何!直到有一天我在郑国的集市上遇到了你,那一霎你泪眼朦胧,倒在我的怀里,却不是为我,那时我的心却莫名的疼痛了起来!”

钟离的目光灼灼的望着他。

“你,你真的是公孙及?”

公孙及笑道:“不然你以为我是谁,周韵吗?我还记得你在琼林宴上那风靡整个九州大陆的插花技术,还有周华那场郊外的刺杀

钟离的手被他紧紧的攥在手掌心之中,听着他讲述着一暮暮的往事,他身上的热量源源不断的传到她的身体之内,也使她的周身泛起了一片片的暖意来。

“离儿,我爱着你,可我知道萧晔对你的爱不比我少,且他现在变成这般,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我能和你在一起,是我终身最大的幸福,我会好好的守护你一辈子,爱你就会爱你的全部。”

钟离的眼睛不由的有些湿润了,唇角也不禁的有些颤抖了起来。

“公孙及,我,我”

“离儿,我知道在你心底对萧晔还存在一份爱意的,我会和你一起好好的爱他,等你身子养好了,我便和你一起待他去南疆可好,毕竟那冷热蛊虫都是产自南疆!”

钟离的泪在也忍不住,扑在公孙及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这样的他要她怎能不爱,这样的他要她如何能放弃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五年后,南谨风带着小翼儿登上了大屿山,却在山顶碰到了一个比小翼儿略小的小娃,正在那山顶虎虎生威的练着拳脚。他看到二人,忙大声叫道:“尔等何人,没经主人许可,竟敢擅自闯入,还不快快报上名来,少爷手下不死无名鬼!”

小翼儿“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叔叔,你瞧这小鬼,可真是人小鬼大!”

“你,你说谁人小鬼大呢,少爷今年都五岁啦!”小娃似很生气的样子,稚嫩的声音里带着些童真。

“翼儿,不得无礼,这的确是小少爷,是叔叔昔日主子的儿子,你要懂得礼节,明白吗?”

“是,翼儿明白,给少主请安!”小翼儿说着竟人躬身向着小娃施了一礼。

小娃见他如此客气,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大声道:“我,我”他说了半天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奇儿,你要懂得尊师重长,为娘平时是如何教你的!”女子的声音并不大,却带着威严之色。

“奇儿听道那声音,身形微微一滞,忙上前一步,对着小翼儿回礼道:“刚刚是奇儿的不是,还请这位哥哥和叔叔恕罪。”

南谨风刚想躬身回礼,却被迎面走来了公孙及与钟离喝止了。

公孙及的怀里抱着个小女娃,粉嫩的小脸。眼睛咕噜噜的望着南谨风叔侄。

“锦风,你来啦!”公孙及的仍是那温润的笑,一身白衫,仍是那般空灵,钟离仍是一身紫服,尽管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但那窈窕的身形依旧不便,浅浅的梨涡,白皙的肌肤,姿容更胜往昔。

南谨风躬身道:“是啊。我来了。我来看看你们。还有主公!”

钟离脸上的笑容一滞,面上显出几分苍白来,轻声道:“跟我来吧。”

又是秋风萧索的黄昏,落日余晖洒在那墓碑之上。那若明镜的红色碑文泛起了耀眼的光芒。

碑前摆满了各式的水果,鲜花,香炉。

南谨风慢慢上前,抄起一柱香,拜了几拜,将那香插在了香炉之内,眼底闪着悲鸣之色。

钟离慢慢走上前道:“如霜在这里呆了几年,直到师傅逝去,才下山的。今日是师傅的忌日,想必她也快到了,她话音刚落,却听身后响起里一阵脚步声。

“是,我来了。我来看看主公!”如霜一身黑色劲装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她看道南谨风不由的怔了怔。

“如霜,你来了,快来个师傅上柱香吧!”

如霜点了点头。

待众人都上完香,公孙及一手抱着小女孩,一手轻拍了下钟离的肩膀,揉声道:“我们会在山下等你的,你不必急着下山,多陪陪他吧!”

钟离点了点头,这两年,每逢初一,十五的她都要到山上来陪陪师傅,她心底那隐隐的痛随着岁月的流逝,却是一点都不曾减少,那几年公孙及陪伴着她行遍了这整个九周大陆,请便了天下名医,却还是没能留住萧晔的脚步,只是他去在临终止前苏醒了过来,与她谈了往昔的好多好多,却在临合上眼之际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公孙及的手中!

夕阳余晖渐渐散尽,一轮弯月渐渐的爬上枝头,一丝冷风卷起了她如墨的长发,她轻轻叹口气道:“师傅,和你说了这么多,不知你记住了没有,一定不要在喝酒了,若有一天被我知道,一定不会饶过你的。我答应过有朝一日定然会陪你看星星的,你一定要等着我啊!”

天色渐晚,漫天的繁星不断的闪烁着,她看了看星空又道:“师傅,今日就先说到这里吧,想必奇儿和珍儿又在下面胡闹了,还不知道公孙能否应付了来呢!”她说着又弯下腰躬身拜了三拜,才依依不舍的下了山。

如霜见钟离的眼角有些红肿,便轻咳离一声道:“天齐大皇的公主昨日过百天,郑帝已经送上了一份厚礼,还将小皇子的庚帖一并送上,二人已经商定结成了儿女亲家!”

公孙及笑道:“这等好事为何不早些通知与我二人呢?”

如霜道:“我本是想早些上山的,谁知半路碰上了个采花淫贼,跟了他有二十里路才算逮到他!”

“你杀了他?”南谨风诧异的问道。

如霜白了他一眼道:“我难道还会任他在着世上任意妄为不成,何时咱们的暗卫杀手也变得这般多心慈面善了!”

钟离笑道:“谨风已经多年不曾碰过刀刃了,现今只是若一个普通人般,过着平淡的生活。”

如霜怔了怔,却没在说话

夜半,南谨风走出了屋子,看了看漫天的繁星,却见对面的屋顶一道黑影正定定的做在那里,手里拿着酒壶,仰天慢饮着。

“要不要一起来。”

南谨风点了点头,一个飞身飞上了房顶。

如霜将酒递给了他,他接过,仰天灌了下去。

朦胧之间他们似乎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月夜,一样的酒,一样的夜,一样的人,一样的屋梁,却是不同的心境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