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爽插图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海边,集训基地。

众人都是一件灰色背心,一件运动短裤,赤着脚在沙滩上跑着。

低纬度的海边,虽早已入秋,这里的太阳却依旧毒辣的很。每一立方米的空气都充满燥热因子。在海面上,仿佛看到了空气的抖动。

汗液透过毛孔,覆盖全身,将贴身的背心浸湿,将脚下的沙子润湿。

循环五公里下来,众人早已疲惫不堪。一听到允许休息的哨声,众人迫不及待的停下脚步,多年的训练让他们早就明白刚跑步是不能立马坐下的,于是他们都在原地活动活动关节,取一旁桌子上的淡盐水来补充身体里缺少的无机盐和水。

“哗啦”一脚迈进海水里,任海滩边已有些温热的海水冲刷自己的脚踝。鬓角的汗缓缓流下。嘴角处早已干裂,在汗水的浸润下有些发麻,上面还有青紫色的痕迹。抬头,闭着眼,感受着眼睑处的血红色。

心头苦涩的感叹,为什么直到如今方才明白,爱要去争取;为什么到如今才想要对她好,想要弥补之前的过错。

“哝,喝点水。”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亚明睁眼,看到凌志拿着一瓶淡盐水。

勉强的扯了扯嘴角,传来的疼痛让他有些尴尬的停住,接过淡盐水,喝了几口。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凌志有些担忧。

亚明自然明白凌志的意思,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会定下心来的,比赛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打好的。”

“嗯。”具体的凌志并没有多问。那天亚明无功而返之后,明显的精神有些振作了,凌志见他受了伤,问他,他却未曾多说,而伤口也已上过药,他就没再多问。

不远处,比其他人晚来几天的祺雅君在一旁喝着淡盐水,静静地观察亚明和凌志的动静。

“哔——”又一声刺破云霄的哨声响起。众人迅速集合,按指定的队伍站好。

一双双的眼睛聚焦在主教练身上。只见他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用雄浑且底气十足的声音宣布:“经过这半个月的训练,大家都有了十足的进步,我宣布,海边集训到今天正式结束,大家都回到宿舍收拾收拾,吃过午饭后乘大巴返校。接下来大家有半个月的休假时间。然后十月二十日由我和龙经理带队,去参加市里乃至全国的选拔赛。当然,希望大家这段时间不要松懈,因为十月十六日还有一场校里的选拔赛,这场选拔赛将直接决定参赛人选及替补队员,希望大家好好准备。好了,散了吧。”

于是众人有的搬桌子,有的拿水瓶,有序的返回了宿舍。

“诶,听到了吗,龙经理也会去,实在太棒了,之前我还一直担心她不再带队了呢。”在亚明和凌志之前走着的几个人中有一个有些兴奋的声音道。

凌志闻言,看了看亚明,恍惚间似乎看到他轻笑了一下,心底轻叹一声,不论如何,作为多年的兄弟,自然希望他能幸福。而他自己,现在想来,当初的喜欢或许是一瞬间的惊艳,又或许是一种欣赏,甚至是像兄长对妹妹的那种喜爱吧,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么长时间都未曾见她,心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连那种喜欢都快感觉不到了。

果然,龙星琪没有骗他,亚明心里暗道,一种期待油然而生,一想到不就就可以再见到她,连眉眼都晕染上了幸福。如今,再做最后一搏吧。毕竟,自己也是有着支持者的,像龙星琪、祁萧然,甚至她姑姑龙颜晨。

市中心医院。

vip病房里设施齐全,里面的陈设令患者如同在自己家里一般。只是如今这间病房里却没有多少温馨的气氛。

冷气压席卷整个病房。气氛十分沉重。

龙星琪有些坐立不安,不安的看了看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却一句话都不说的龙星羽,又转头看了看姑姑龙颜晨和祁萧然,欲言又止。

“哥哥。”刚低下头的龙星琪听到声音,急忙抬头,一副惊喜的样子,小羽终于肯开口说话了。

“小羽,怎么了?”龙星琪关切的询问。龙颜晨和祁萧然也忙看过来。

“我想,回家。”龙星羽脸上没有表情,静静地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嘴唇一张一合。

龙星琪回头看了祁萧然一眼,想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祁萧然接过眼神,沉思片刻,回道:“父亲之前说小羽醒过来之后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想出院的话还是在做一下检查为好。”

龙星琪询问的眼神投向龙星羽,如今,他妹妹俨然成了他捧在手上的明珠,生怕含在嘴里花了,捧在手里摔了。

龙星羽闭上眼睛:“怎样都好,我只想回家。”

“好,我现在去找你姑父,让他来给你做检查。”龙颜晨见她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担心她刚醒过来身子是否还有些虚弱,便放下一句话就出去了。

龙星羽闭上眼睛,将脑袋放空。

刻意不去想此刻父亲身在何处,有没有担心她;刻意不去想父亲的难处与苦衷,以及他的良苦用心;刻意不去想当天发生意外而中断的订婚宴如何了结的;刻意不去想她之前所做的事情。

她怕她一想,眼泪就止不住了。

命运真是跟她开了一个荒唐至极的玩笑,为什么在她决定与祺雅臣订婚的时刻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决定到现在看来都变成了笑话。她的决心动摇了,她不想再这样无所谓下去了。事到如今,难道还不抗争吗?这件事情又何尝不是一个绝好的重新开始的机会?

自己的命运应该自己来主宰。

只是,自己真的应该早明白这个道理。希望一切还不是太晚。

在祁明杰来检查完毕后,允许龙星羽出院,但要好生休养,并嘱咐祁萧然好生照看。

“哥哥。”在病房又重复安静之后,龙星羽又叫了龙星琪一声。

“如何?”龙星琪问道。

“帮我找一顶帽子。”龙星羽平静地看着龙星琪。

龙星琪一愣,眼底有些黯然又心痛,是啊,现在龙星羽的长发因为开颅手术都被剃掉了。

“好的,哥哥现在就去帮你买。”龙星琪冲她温柔一笑。

“嗯。”龙星羽也淡淡的笑了一声。大病初愈的脸庞还有些苍白,但却有种特别的美。

尚在龙域集团开会的龙颜松接到龙星羽苏醒的消息,忙中止了会议,来到缘苑。

命仆人将缘苑里里外外彻底打扫了一遍。

终于,即将迎来自己亲爱的女儿,心里的激动难以言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茶杯的手微不可察的颤抖,茶水表面泛起波纹。看到书橱上妻子昔年的照片,眼里漾出一抹温柔,希望,他们这个家庭可以好起来。

正在龙颜松发愣之际,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关门声。龙颜松迎到门外,看着从车上下来的由龙星琪搀扶的龙星羽。目光留意到她的帽子以及她仍有些苍白的面容,眼里闪过一抹疼惜。

龙星琪见到父亲早已赶到,有些意外,又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小羽会是什么反应,他实在担心她大病初愈,再有什么过激的心绪波动就不好了。

转过目光瞥了瞥龙星羽,却见到她留下了两行清泪。

龙星琪一愣,旋即有些紧张。小羽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还未等他开口询问,龙星羽已经甩开他,往前走了几步,龙颜松见状,忙迎过来。

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爸,对不起,对不起。”龙星羽的声音有些哽咽。

“小羽,是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受这么多委屈。”龙颜松也有些老泪纵横。

龙星琪及其他人看着有些傻了,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一向水火不容的父女俩就这么和好了?

客厅里,于逸轩沏好了茶,众人坐在沙发上。

“哦——,这么说来,小羽在做换心手术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龙星琪听了这父女俩的解释,恍然大悟。

“嗯,父亲在前一晚就来向我解释了,还跟我说了很多他和母亲的事情。”龙星羽笑了笑。

“好啊,原来我们才是蒙在鼓里的那些人。”龙颜晨一拍大腿:“哥,你也太冒险了些。”龙颜晨一回想,有些后怕。

龙颜松笑了笑:“其实,这件事明杰也有参与,若非还有他的保证,我也不敢冒险。”

龙颜晨睁大了双眼,旋即长出一口气:“算了,这件事反正已经过去了,也就不再计较了,”拉过龙星羽瘦弱的双手,温柔地抚摸了下:“幸好小羽没有什么大碍,你们父女俩也没有了隔阂,从此一家人能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嫂子在天之灵也能安心了。”

听到龙颜晨说起宁羽殇,众人有些沉默。

龙星羽心里很不是滋味,对这件事她不管父亲还在不在意,自己却十分在意,毕竟是自己间接造成了母亲的离世。

“逸轩,去帮我把车里得箱子拿过来。”龙颜松突然吩咐道。

不一会儿,在于逸轩取来箱子后,龙颜松让龙星羽打开看看。

龙星羽不明所以,但还是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箱子的衣服。

从小到大,大约有十几套。

龙颜松有些尴尬,看着大家疑惑的眼神,对龙星羽解释道:“这是我每年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都买了衣服,只是,一直都没有给你,现在都穿不上了。”

龙星羽看着面前大小不一的衣服,不论款式、质量,都是一等一的。眼底一热,泪又流了出来。

转身抱住了龙颜松:“谢谢爸,真的,谢谢,我现在感觉好幸福。”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