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乱婬长篇小说

噔噔噔!

这美女踩着高跟鞋,带起一阵香风,隐隐还听见周围路人说她长得真美。(M.wenxue6.com)她微微一笑,霎那间花团锦簇,万紫千红。

只是没想到,这美女在我身边会停下脚步。她微微一笑,说:“陈凡?”

我啊了一声,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她见我这个反应,说:“是陈凡就好。走,姐姐带你见识世面。”

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胳膊就被她挽住,一股香风直钻鼻中,柔软的弹性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她轻声和我说道:“配合我,不容许拒绝!不然我就哭给你看。”

我一乐,听这美女说话倒是有趣,当下也没甩开胳膊。

反应最大的还应该是那光头了。看我的眼神,就差把我吃掉了。

“呦,强哥。好大的一口棺材,你这是家里人出事了?”身边的美女轻启红唇说道。

光头脸色瞬间就难看下来,皮笑肉不笑道:“妹妹,你真会开玩笑。事实上,哥哥这是好心,祝福你们酒吧,生意越来越好的。”

那和光头对峙的男人,看了我一眼,低声在美女旁说了声:“李姐。他们报复来的。”

美女李姐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回过头来,双眼看着我。突然来了句:“小猴子?”

“啊?”顿时我懵了。

他妈的,什么猴子,屁的猴子呀!

她捂嘴一笑,说我一点也不可爱。跟着扭过身子,和那光头说道:“诺,认识这帅哥么?”

“不认识,不过,那和我有关系?快点吧,妹妹。将哥哥送你的礼物搬回酒吧,我还要回去乐呵乐呵了。”光头汉子伸手扣着自己鼻孔,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瞬间,李姐这边的人怒视着光头,那帮过我的黑衣男子更是呵斥道:“放干净你的嘴巴,小心我给你扯拦!”

光头淡淡指了指路旁酒吧的霓虹灯,玩味的大声吼道:“我是来酒吧玩的,不会因为一口棺材,就不让顾客上帝进门吧?”

当真是戏虐众人。

美女处惊不乱,微微一笑,将我推在众人面前。

她说:“强哥呀,别打岔。你好好看看他?他可是收走你命的人!”

这抡到光头汉子懵逼了,指着我骂道;“就这?都不知道毛长全了没。妹妹,你讨厌哥哥我明白。只是不需要找这么龊的人来搪塞我吧?其实哥哥我有很多优点,要不晚上让你领教下?

话落,光头就明目张胆的的盯着我身边李姐身材看,就差流口水了。

“小猴子,姐姐我脸蛋好看?还是身材好看?”她睁大水灵灵的眼睛盯着我,然后身子往前一探,手臂上就传来惊人的弹性。

“好、好看、、、都好看。”我吞吞吐吐说道。

实话说,有点尴尬。

乐的这李姐捂嘴掩笑。一旁的光头汉子倒是不干了,张嘴骂道:“哎哎哎,大活人我还站的这了。这人谁呀?妹妹,你这话说不清,那哥哥我只好动粗了。来人,给我把棺材扛到酒吧里去。”

“好!”

...

“老狗。别动粗,咱是文明人。”李姐松开挽我胳膊的手,走到老狗身边,阻止黑衣汉子手上的动作。

她很是自然的将老狗手中酒瓶接了过来。

没等我反应过来。

啪!

一声炸响,随后就看见光头汉子捂着脑袋,发出了惨叫。酒水连带瓶子渣渣碎了一地。

光头汉子身后带来的人顿时不干了,挥着拳头骂骂咧咧。美女情定神闲,没有后退一步。

老狗一步上前,一脚将袭击李姐的混混潦倒在地。

“哼!看我文明不?说抽你,绝对不事先提醒你。”李姐话落。

光头汉子怪叫了一声,指着美女骂道:“你个娘们,卧槽。”

光头汉子一把推开身边扶他的人,叫骂了声;“给老子打!把棺材给我扛到酒吧去。”

年轻的后生们叫骂着,挥着手上的家具朝我们打了过来。

“退!”

火辣美女一声怒叱,一击高跟鞋踹在扑打而来的后生肚子上,顿时那后生身子同虾米哆嗦的倒地不起。

那光头脸色一变,跟着就破口大骂。

可美女幽幽的扭头看向了我,和我说了声:“小猴子。会打架不?”

我郁闷的点了点头。

场面很乱,叫骂声不断。那口棺材伴随着一声轰响,啪的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然后我就听见警车的鸣笛声,跟着有人大喊道:“警察来了!快跑。”

“蹲下!说你了,给我蹲下!”

“别跑,给我蹲下!”

“放下手中的家伙。”

...

老狗眼睛一眯,一把拽住要溜走光头汉子。光头汉子一个趔趄,狗吃屎一样趴在地上。

“卧槽。”

没等光头汉子起身,警察直接上手,反手一扣,将其按倒在地。呵斥道:“老实点!”

警察一来,不一会就控制了场面。只是不知道为啥,李姐非但没有被警察呵斥,反而和警察微笑的说着话。

她时不时的还朝我瞄一眼,眨巴下眼睛。

这警察大手一挥,说:“全部带走。”

这么多人,差不多也有二十号人。局子能放下?不过,这不是我担心的事,正发愁怎么又进局子呀。

难道是在劫难逃?

“小猴子,过来。姐姐有话和你说。”李姐伸手指了指我。

我啊了一声,瞅向警察,看见他点了点头。算是同意我过去,心中的诧异更加浓厚了。这女人什么背景呀?

郁闷的是,我刚走到李姐身边,她挽住我胳膊,朝我微微一笑就朝警车走去。

“进去过局子不?”李姐问。

我摇了摇头,急忙问她怎么回事。眼瞅着马上就要进警车了,周围还隐隐传来光头汉子不忿的叫骂。

她让我慎安勿躁。“不是,你到底什么意思?”没等我话说完,警察队长拽住我胳膊一拽,就上了车。

发现开警车的人,竟然是上次逮我放走我的人。他乐呵的笑了二声和我说:“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不说了。哈哈,有缘分呀。”

“小王,你认识?”副驾驶的警察队长问。

那小王脸一正,说:“不认识!”

李姐捂嘴笑了二声。这可急坏了我,这女人这不是坑我呃。她压低身音和我说:“去了局子,照事实说。”

这一晚上,在我看来就是审问犯人,那警察哥们问完话,打了个哈切。还跟我说了声感谢配合。然后我就可以走了。

出来发现李姐正笑眯眯的看着我,迈着性感的大长腿走来,说:“累不?小猴子。”

这会都几点了,你他娘的说累不累。

我没好气的应了二声就朝外面走去,这酒吧之间的斗争太...算了,城市人套路深,还是村村里待着吧。

她在后面叫了二声,值班的警察同志说肃静!李姐追了出来。拽住我胳膊,说:“生气了?”

“咱们只是见过一次面,不熟,放手。男女授受不清。”

见我这样子,李姐撅起嘴巴,说我小气。

我就郁闷了,当即说道:“我招谁惹谁了?”

李姐伸手在我脑门弹了一下,跟着挽住我胳膊,说:“咦。别郁闷了。姐姐请你吃饭。”

然后李姐就走向不远处停的宝色宝马车。

“别,我怂我不敢。莫名其妙的进局子,这都是什么事情呀?”

李姐没搭理我,独自上车,和我说;“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光头会不会报复你?”

“你这一说,答案还用说?我怕,当然怕了。所以还是躲着你们远远的好了。”我说。

明摆的就是二个势力的争斗。我这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了。

李姐撇了撇嘴巴,跟我说:“咦,胆小的猴子。你已经上了人家的花民册。之前坏了事估计想教训教训你,只不过那现在呢,仇恨已经拉大了。”

“我...再告你一遍,别叫我小猴子!”

“别婆婆妈妈的,上车。和你说正事。”李姐话落,我思考了下,然后走到副驾驶上车。对于这宝马车,还真是第一次坐。

座椅还不错,挺舒服的。宝马z4,敞篷跑车。忍不住来了句:“香车美女,厉害。只是不知道这坑了多少人口袋才换来的吧?”

她置之一笑,说:“小猴子你会不会说话?不过你要是喜欢的话,姐姐送你。”

“切,虚伪。还是说说,这场闹剧我扮演的角色。好让我安心的‘死’。”我没好气的说。这会我也明白过来了,就冲晚上发生的事,李姐挽我胳膊,亲密的样子。以及说我能整死光头汉子,无疑把我推到了风头浪尖。

“哎哟,真还生气了?姐姐错了还不好么?原谅我啦。”话落,李姐侧着身子,眨巴眼睛看着我,显得特别无辜。

我急忙扭转脑袋,李姐可是穿的深V旗袍,刚才那动作让我好生尴尬。

耳朵一痒,李姐吐气如兰在我耳边说:“刚才好看么?”

“不好看!”

我就郁闷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样撩我,一定有事。

李姐淡淡的哦了一声,跟着张嘴问我:“我都这样坑你了,快和我讲讲你的大道理。比如什么选择啦,什么水杯,什么路啦。让我改邪归正。咯咯咯。”

“你...”我醉了。

李姐见我吃瘪的样子,笑着说:“还真是和秦冷说的一样,你这人有那么点意思。咯咯咯。”

我没好气的瞪了李姐一眼,跟着说:“说实话,你坑我。我不介意,只是有点想骂你。”

“咦,骂我?我看你应该需要好好感谢我。”李姐伸出葱白手指指了指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