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 色 成 人小说免费阅读

薄纯翕傻了。

他们俩曾经关系亲密到躺在一张床上,她还大大咧咧的抱着他,但是从未像今天这样有着嘴唇的碰触。

她就是再慢神经,也知道这是接吻啊。

还是她的初吻。

但是两个人只是这么贴着。

薄纯翕纯粹是因为呆住了,而盛明宇是努力的在克制着自己,怕吓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盛明宇终于慢慢的放开了她。

薄纯翕迟钝的抬起头,慢慢的抚摸着自己的唇瓣,滚烫滚烫,她像是不敢相信一般。

盛明宇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微微的低着头,黑眸直视着她清澈如水的双眼,“真可惜……”

“什么可惜?”薄纯翕的脑子已经不会转动了,她只是条件反射的跟他说着话。

“你没办法让干爹干妈们打断我的腿了。”盛明宇闻着她身上传过来的香甜的味道,低笑着说。

他并不常笑,仅有的几次笑容都是给了她。

而这种鲜见的绝种级别的笑容对薄纯翕来说就是蚀骨的毒药,只一眼,便心甘情愿的沉沦。

“什、什么?”

盛明宇看着她呆呆傻傻的蠢萌表情,心底那原本就已经膨胀了的喜欢都快要把他撑破了。

“你刚才不是说,我不喜欢你还亲你,就让干爹干妈们打断我的腿吗?”

“好、好像是的。”她已经记不清楚她刚刚到底都说了些什么了。

“但是我是因为喜欢你,才亲你,他们还怎么打断我的腿?”盛明宇宠溺的笑。

薄纯翕猛地倒吸了一口气,捧住了他的脸,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说什么?你喜欢我?”

盛明宇低叹,她怎么就这么笨。

“我不喜欢你,还能喜欢谁呢?”

“詹静芳啊,你还跟她一起练琴。”说到这个,薄纯翕的心里就像是灌了一口老陈醋,难受的不行,捧着他脸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慢慢滑落了,“小明啊,你是不是因为我爸我妈才这么说的啊,其实真的不用的,你喜欢谁你是你的自由,谁都不能逼你的……”

盛明宇胸口堵着一口气。

明明前一秒还喜欢她喜欢的不行,这一秒就想揍她了。

“我不喜欢的事,谁能逼我,薄嘟嘟,你是不是笨的无药可救了?”

薄纯翕眨了眨眼睛,像是在缓慢的消化着他的话。

慢慢的,小脸上一点一点的露出了喜悦,“那……你是真的喜欢我?”

原本觉得轻易得到她就不会珍惜了,所以才会若即若离的抻着,想让她得到一个小小的教训之后,再紧紧的跟着他,可是,这个方法就一下子把她推远,盛明宇不敢尝试了。

“对,我喜欢你。”

他的眼睛里,是根本不会让人怀疑的认真。

薄纯翕开心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怀里又蹦又跳,“你真的喜欢我呀?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小明,你说啊!”

看着她这么笑,盛明宇的唇角也抑制不住的扬起,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一遍一遍清晰的重复,“对,我喜欢你。”

薄纯翕高兴的眼泪都飙出来了,“那你怎么不问问我喜不喜欢你呀?”

她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晶晶的亮着。

盛明宇本想说“傻子都看得出来你喜欢我,”但是一见她这样,心脏就柔软的不可思议,很听话的问道,“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薄纯翕笑容阳光又灿烂,“我最喜欢你了。”

盛明宇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想再亲亲她,又怕扰着她。

谁知,他正纠结着,薄纯翕就已经咬了咬唇,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悄声对他说,“那……那既然你喜欢我的话,能不能……能不能再一次啊……”

“什么再一次?”

“就是……就是再亲亲我……”薄纯翕都快不敢看他了。

盛明宇这回一点儿犹豫都没有了,双手抱着她的腰,又温柔的吻住了她。

这一次,不是简单的贴合,而是慢慢的辗转。

薄纯翕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就连盛明宇也是如此。

两颗年轻的心跳渐渐的汇成了同一个频率。

……

在卧室门外偷听了半天的三个人这回都直起腰了。

盛安安在为她哥高兴的同时,也对小姐妹恨铁不成钢,“就这么简单的被掳获了,真是丢我们女同胞的脸。”

盛珩宸明显很骄傲,“哎呀,看来我儿子的性格上也有一点是随我的嘛,快准狠。”

璐璐纯粹是被盛珩宸硬扯着来偷听的,现在柔婉的脸还是红的,她虽然也很开心,但是对这对儿父女还是挺无语的。

卧室里的小恋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互相表白的话语被偷听了。

或者说,某个人注意到了,也无暇去理会了,因为怀里的小丫头,真的是太美好了。

……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看得出来薄嘟嘟同学的心情不是一般的美丽,盛家大少也如春光灿烂的,虽然他再怎么内敛,可身旁的人还是能够感受的到他从心往外透露出来的开心。

自行车昨晚扔在学校了,四个人还是坐车去上学,这回也不用盛安安在中间牵线了,薄纯翕自动自发的就坐在了盛明宇的身边,满心的爱意都快溢出来,盛明宇也握住了她的手。

盛安安拍了拍副驾驶的人,“你那儿还能抱的下我不,我不想当电灯泡了,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亮。”

温璞灏也没想到一晚没见,小青梅就被好哥们给搞定了,不得不透过后视镜对兄弟露出一个钦佩的眼神。

盛明宇坦然的接受了。

到学校后下了车,薄纯翕还是跟他们分开去了文科班。

等到了班级后,她坐在椅子上还是傻笑。

江方亦一进来就看见她的笑容了,心跳都不受控制了。

他走近后忍不住问,“薄纯翕同学,你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薄纯翕对这个后座还是很有好感的,再说,她也急着把心里的秘密分享出来,于是嘻嘻一笑,悄声说,“我恋爱了哦……”

江方亦一愣,心碎一地。

下课后,薄纯翕拿着一盒牛奶就去一班找小男友。

虽然璐璐干妈给他们一人带了一盒,但是她就是想去,哪怕用这么拙劣的理由。

到一班后,同学们都笑着跟她打招呼,“回婆家串门来啦。”

薄纯翕呆了呆,又傻笑起来。

哈哈哈哈,婆家什么好羞耻啊。

“小明呢?”

“盛明宇去厕所了吧。”

“那我等他回来。”

靠在窗台边安安静静的等着,詹静芳却听到她的声音后走了出来。

“薄纯翕。”

薄纯翕看了看她,微微皱了眉,“有事吗?”

“你还要拖累明宇到什么时候呢?怎么转了文科还不消停呀。”詹静芳说话还是温温柔柔的,但是这话在薄纯翕听起来就格外的刺耳。

“什么叫我拖累他?”

“大家都知道你们父母关系好,明宇照顾你也是碍于长辈的面子上,为什么你自己不自觉呢?”

薄纯翕心里猛地涌起了一股火。

她特别想反驳詹静芳的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连她自己都是认为的啊。

但是……小明昨晚已经说了喜欢她……

薄纯翕的脑子又开始乱了。

“你知道他在跟我一起练琴吧,他那么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的人,为什么突然决定练琴呢,你怎么不好好想想,再说,你转了文科班,他都没有挽留你,你还想不清楚原因吗?”詹静芳怜悯的看着她。

她几句话将薄纯翕来找盛明宇那喜悦的心情打的七零八落的。

“怎么,难道你知道原因?”

突然而至的冰冷话语,打破了两个女孩儿之间的僵局。

詹静芳的脸色很慌乱,“明宇……”

薄纯翕也看向了盛明宇,但是眸心却在轻轻的颤抖着。

盛明宇心里拧劲儿一下,走过来握住了薄纯翕的手,低声在她耳边说,“一会儿我再罚你。”

说完,他不等薄纯翕反应,看向了詹静芳,目光淡淡的,仿佛那是一个陌生人,“我喜欢薄纯翕。”

简单的六个字,比任何多余的话语都有冲击力。

詹静芳动了动唇,她很想再争取一番。

但是,她很聪明,也不是没有眼力的。

盛明宇看薄纯翕的眼神和他看其他任何人的眼神都不一样。

她能够轻而易举的用几句话就扰乱薄纯翕,却没办法动摇盛明宇。

再说下去,无非是自取其辱。

所以詹静芳强撑着笑脸,“我只是在跟薄纯翕开几句玩笑而已,明宇,这周末还去练琴吗?”

盛明宇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的一紧,低低笑了笑,“不去了,我女朋友不高兴我和别的女生走得太近。”

詹静芳觉得她伪装不下去了,匆匆回了教室。

虽然盛明宇说了这些话,可是薄纯翕还是开心不起来。

她有满肚子的疑问,又不知怎么问。

盛明宇看着她一直耷拉着脑袋,跟被欺负了的小流浪狗似的,心疼又好笑,“逃课吧,好不好?”

“好……额?”

……

薄纯翕怎么都没想到盛明宇居然带着她逃课来到了海边。

距离海边不远处有一栋别墅,盛明宇牵着她的手走到了其中靠边的一栋里,里面的装修风格是温馨的田园系,是薄纯翕最喜欢的。

“小明,这个房子是谁的呀?”薄纯翕楼上楼下跑了一圈,开心的问。

盛明宇捏了捏她的鼻子,“是咱们家。”

“啊?”薄纯翕傻了。

“我暑假的时候跟着我爸谈成了一笔大业务,赚了他一笔钱,就首付买了这栋别墅,现在还欠着款呢。”盛明宇轻描淡写的说。

薄纯翕双眼冒光,“小明,你好厉害呀。”

盛明宇笑了笑,“不是有人说就想住在海边么?”

薄纯翕愣住。

没错,这是她的心愿。

15岁那年许下的生日愿望。

她的眼睛倏地就红了,“这是你为我准备的么?”

“对,还有这个。”盛明宇拉着她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是一架白色的钢琴。

“某个丫头还说,最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向她求婚的时候能够弹钢琴,那样即使没有誓言,她也会答应的。”

薄纯翕双手捂住了嘴,眼泪噼里啪啦的掉落。

盛明宇坐在钢琴旁的椅子上,修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跳跃着,华丽的音符就这样流淌出来,薄纯翕快要听醉了。

一曲之后,薄纯翕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

“小明,你……”

盛明宇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薄纯翕虽然笨,但是她却知道这是什么。

然后,她就看着他的大男孩儿举着这个珍放了一枚漂亮戒指的小盒子,单膝跪在了她的面前。

“嘟宝,原本,在一个月后你生日的那天,不光会有这栋房子,也不光会有这首钢琴曲,还有会你喜欢的粉色玫瑰花,五颜六色的气球,夜晚了,还有漫天的焰火,以及我的求婚,但是,怕你继续误会下去,所以我将一切都提前了。”

“一个月后,就是你满18岁的生日,那时的你就成年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直接跳过你男朋友这个职位,直接当你的未婚夫,虽然这一切在别人的眼中还太早,可是我却已经等了18年。”

“跟詹静芳去练琴,只不过是因为她的老师是名师,我跟她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过,甚至老师让我们合奏,我都没有答应,还有,我喜欢你,不是因为干爹干妈,不是因为任何一个人,就是因为我喜欢你,还有,我不是任由你笨下去,什么都学不会,别的人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变得优秀,担心未来的变数,但是我不担心,因为我有这个勇气,你未来的每一天,都会有我,我会照顾你保护你到最后,我发誓,现在,请你告诉我,你愿意做我的未婚妻吗?”

薄纯翕哭的小脸都花了。

她以为能够和小明成为男女朋友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可是没想到,小明还憋着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可是她却该死的还在怀疑着他。

她抽抽噎噎的说,“我不是说了嘛,你给我弹钢琴,不说誓言我也嫁给你,现在你说了,我就生生世世嫁给你,我不反悔的。”

说完,她伸出了无名指。

盛明宇的眼眶也有些红,将戒指郑重又缓慢的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薄纯翕拉起了他,哭着抱着他,“你刚刚不是说要罚我吗?惩罚的内容我自己来定好不好呀?”

“好,今天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就罚我吻你吧,喘不过气也不放开。”

薄纯翕是个行动派,话落就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鼻涕眼泪蹭了盛明宇一脸,可是他也不嫌弃,而是认真的回吻着他。

他真的是太喜欢太喜欢嘟嘟了。

如果非要计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那应该追溯到五岁那年的初见。

可爱的女孩子眨着清澈漂亮的大眼睛握住他的小手说,“我以后叫你小明,好不好呀?”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只要是你,小明两个字,就是被阳光穿透的温暖和爱。(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