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陶然想到最近周家和陆家所发生的事情,尤其林菲和周从安的婚事更是闹的满城风雨的,外界那些舆论都能将人给唾弃死。.像叶家在C城也是属一属二的大户人家,两个人想要走在一起真的很难。她突然觉得林菲对叶擎之这种无欲无求的状态是最好的,没有任何的奢望与奢求,就不会失望和受伤。

她从家里拿了套林菲的衣服来到了蔚蓝海岸,看着叶擎之家独立独院的别墅,既奢侈又豪华的装修,不禁有些震惊。

“哇,真不愧为有钱人呀,房子这么大,装修还如此的大气。”

林菲看着她不禁淡淡的笑了笑:“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换套衣服和你一起走?”

“唉,你去哪里呀,外面有关你和周从安事情还闹的沸沸扬扬的,你现在出去,要是被人家认出来了怎么办?”

林菲不禁深深的叹了口气:“你觉得我躲在这里,所有的事情就能躲的过去吗?该是我面对的事情总是要面对的,更何况周从安和周家出了这种事情,你觉得陆立群还会让我嫁给他吗?虽陆立群这个人爱慕虚荣,喜欢钱,但是却懂的见风使舵。更何况我妈好像从此次事中,变的坚强而独立了。她前段时间还和我说,是不是她和陆立群离婚了,我和周从安的事情就可以了结了呢?可是我妈都那么大年纪了,我怎么可能真的看到她因我而离婚呢?”

陶然整个人不禁有些惊讶,陈阿姨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主见。要不是她柔弱的性格,林菲又怎么会经历那么多的痛苦与不堪呢?

就在她疑惑之时,林菲已经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

林菲和陶然各自搭车离开了,陶然去了自己的公司,林菲一个人搭车回了陆家。

短短的半个多月,一场变故下,陆立群整个人突然苍老了许多,看到林菲时,他神色不禁微微一怔。随之淡淡的开口道:“菲儿,你回来了?”

林菲看着他依旧冷漠而疏离道:“嗯。”

陆立群静静的站在那里,心里不禁百感交集,想到周家和陆家几乎水火不容的样子,他心底不禁沉了沉。

陈茹看到女儿回来后,不禁有些悲喜交加,又的些担心道:“菲儿,你,你怎么回来了?”

林菲僵了僵唇,露出一勉强的笑意,缓声道:“妈,我不回来,去哪里呀?周家和陆家现在都已成了这个样子?你觉得我再继续玩失踪有用吗?该面对的,我还是要面对的,不管外界舆论多么的激烈,多么的疯狂……”

陈茹闻言顿时控制不住的泫然泪下,此时除了自责和内疚之外,她不知道该对自己的女儿说些什么?

自从菲儿十岁时跟着自己嫁到陆家后,就一直很懂事,很乖巧,什么事情也不让自己操心,有时怕自己难过或是为难,一直默默的隐受了一切。这十四年来,她对她实在有着太多的歉疚与抱歉,可是,可是一切都怪自己当时太看中陆立群这个男人,才会造就成这样的结果。

想到女儿曾经因为周家的亲事。自杀过,自残过,甚至还远走他乡……她整人不禁有些痛不欲生的感觉。

自己当时怎么会就那样的狠心,那样鬼迷心窍的逼迫她一定要答应周家的婚事?她不禁哽咽的说:“菲儿,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妈不好,都是妈让你受了这些不该承受的痛苦。”

林菲伸手轻轻的擦拭着她的眼角的泪水,心里五味杂陈道:“妈,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回来就是要和周从安解除婚约的?”

陈茹听到这话,整个人不禁一下子僵住了,她有些忐忑不安的说:“菲儿,你在这个节骨眼上和周家解除婚约,无疑,是将自己推在风口浪尖上,外界舆论那么猖狂,你一个女孩子家,又怎么能承受的起呢?”

林菲乌黑而闪亮的眸子,灼灼的看着她,不禁暗暗叹息道:“如果我不在这个时候和周从安解除婚约,你觉得周家会爽快的同意吗?”

陈茹看着女儿坚定的目光,整个人不禁难受的要命,自然也明白这个时候是女儿和周从安解除婚约的最好机会,但是无疑女儿又会被放大在媒体与公众面前。

她心里既纠结又难过,却又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

当天下午林菲便去拘留局里探望了周从安,周从安整个人狼藉而憔悴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完全退却了昔日的风流倜傥而嚣张的模样,整个看起来颓靡了许多。

当他听到林菲要解除婚约时,不禁有些放肆的笑了起来:“林菲,你也不过是陆家的一颗棋子而以,这么多年了我们周家在陆家投资了多少,换回来的就你一句想要解除婚约吗?你想都别想,我在这里最多呆个半年就出去了。你最好在外面,乖乖的等着我回来。”

周从安说完后,完全不给林菲反驳的机会,转身就要离开了。

林菲看着他气急败坏的道:“周从安。这么多年来,你们周家和陆家有着过多生意上的往来,你们都没有赚过吗?别把你们周家说的那么伟大高尚,具我所知,陆家的海运上,你们周家占了6成的分红……”

周从安听声不禁一下子怔住了脚步,他薄凉的唇角扬起一抹冷笑:“不管怎么样,我们周家会投次陆家,那是因为你。现在我们周家出事了。你们陆家就想落井下石,我告诉你想都别想?你林菲这辈子,注定了是我的女人。”

林菲听着他顽固不化的语气,整个人不禁有些颓废的坐在那里?

第二天,一早。

她便在杂志上发出了和周从安解除婚约的声名,周家对于她的这一种做法,更是气愤不已,一时之间便将林菲推向忘恩负义,不知道廉耻的头条。

C城人对于她这种公然解除婚约的态度,更是骂声一片,林菲整个人成了C城声名狼藉的女人,一片喊打。

就在舆论一片喧哗之时,她选择了继续出国深造去。

机场里陈茹泣不成声的抱着林菲,依依不舍的样子,让林菲心情也跟着有些伤感了起来。

“菲儿,到了国外后,一定要常常打电话回来?不管怎么样,妈。妈一直在这……。”

林菲眼眶红红的看着她,不禁低头在她脸颊亲了一下,声音有些哽塞的说:“妈,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

叶擎之怎么也没想到林菲出国后,便从此毫无消息。他曾经多次出国去找过她,去过她曾经读书的地方,去过她住的地方,寻遍了她在国外曾经留下的脚印。

但是林菲就像人间蒸发般。杳无音讯。

****

半年过后,周从安从拘留怕里被释放了出来。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林菲这个女人的?毕竟自己爱了她那么多年?哪怕她曾发过声明和自己解除婚约。但是当得知她出国后,便也没有消息后,就算再不甘心,再不愿意,终是在家人的安排下娶了别人。

春去春又来,一欣欣向荣的景色。

国内某个城镇上。

林菲坐在服装店,忙的应接不暇,由于店内所有的衣服都是她亲自设计的,不仅款式新颖,就连样式也很潮流。

顿时让她在这个小镇上的颇有名气。

这天,她通过客户介绍接到城里的一个单,当她去城里和客人见面时,突然看到路边的露天电视里,一连串的表白。

亲爱的,你在哪里,我在找你,你知道吗?

忘记不了除夕夜里将你捡回家,忘记不了你死缠烂打的样子。还记得这个吗?如果记得请联络我。

看到大屏幕上,那条蓝色的钻石手链时,林菲整个人一下子僵在那里?这,这不是她的手链吗?

她精致的小脸上,顿时一片苍白,蓦然想到那个除夕夜,自己被叶擎这检回家的情景,蓦然想到自己对他死缠烂打的诱惑与勾引?

过往的一幕幕就像电影片段般在她脑海中历历在目的重复着。

可是,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他还找自己干什么呢?

女客户看着她有些怪异的表情,不禁淡笑道:“这条寻人广告,已经播放了好几个月了,看来对方还真的是大手笔?”

林菲闻声,心里不禁颤了颤,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两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讨论着衣服的布料、颜色、款式,等到一切决定好后,林菲才坐车赶了回去。

想到那条寻人告白后,她整颗心不禁在轻轻地颤抖。

离开C城好久了,她从英国辗转来到了这个地方,不是为了别的,只想有一个不一样的生活,如果说前面十四年来,她一直为了母亲而活着,那么现在她只想为自己而活着,过上自己以为快乐而自由的生活。

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和客户在咖啡厅里喝咖啡的样子,正好被咖啡厅里拍广告宣传片的拍了进去。

*****

一个星期后,宋杰来宴城出差。

他怎么也没想到总裁,日思夜想的人会在宴城这个小地方,当咖啡店的宣传片上一个女人端着咖啡杯一闪而过的样子,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林菲。

宋杰立即用手机拍下了这段画面,发给了叶擎之。

叶擎之坐在若大的办公室里,看到电脑视频里,一闪而过的那张脸,整个胸腔不禁有着说不出的涌动。

他有些暗暗庆幸自己并没有将寻找她的目标放在国外,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她虽然表面大胆而豪放,其实骨子里却是一个极为保守而安静的女人,她应该不会喜欢国外那种生活。

通过周围的监控,叶擎之很快便得到了林菲的居住的地方。

这么晚上,林菲刚忙完,关门想休息时,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她心里一滞,不禁披了肩外套,便去开了门。

当触及到门口那抹笔挺的身影时。穿着黑色风衣,里面是白色衬衫跟黑西裤,林菲整个人不禁一下子僵在那里。

门外昏暗的光线落在男人的肩头,犹如一层薄薄的灰尘,叶擎之峻峭冷硬的五官依旧没有太多表情,漆黑而深邃的目光,却无比的幽暗,就那样静静地看着自己,像一个无比巨大的漩涡般。猛然间要将她吞噬掉。

面对着一个混迹商场十多年,而城府又极深的男人,林菲整个人不禁有些局促而忐忑起来,她僵了僵唇:“叶,叶擎之,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看着她精致而白皙的小脸,好像比之前略显的圆润些,他薄凉的唇角。不禁缓缓掀动着:“你说我怎么来这里?”

林菲被他淡漠而疏离的反问,不禁一下子噎的说不出话来。

叶擎之二话没说的,低头便吻上了她的唇。

林菲整颗心不禁扑通扑通的直跳,她不禁伸手去推拒着男人的胸膛,声音有些委屈而哽咽道:“叶擎之,你,你别这样?”

叶擎之一手握着她盈盈不堪一握的细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对着她嫣红的唇便吻了起来。柔软而甜美的感觉,依如从前那么,让他忍不住心动。

林菲以前对这个男人霸道而强势的吻,就没有抵抗力,此时在他极致温柔的撩拨下,更是溃不成军,节节后退。

等到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被叶擎之压在了自己的床上。

违久的纠缠,就像火星撞地球般,那样火热。那样的疯狂,等到到一切平静下来后,林菲整个人早已晕厥了过去。

翌日。

林菲再次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地方。

她大脑像断片般,处在一片空白状态。过了许久,她才蓦然想到叶擎之昨夜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事情?浑身酸痛的感觉,提醒着昨夜的真实性。

林菲蓦然抬头看着整个人房间,这个房间她并不算熟悉,但是却还是一下子认出了叶擎之的卧室。

她。她怎么回C城了?

就在林菲整个人心烦意乱之时,便看到叶擎之穿着一件深绿色的条纹休闲衫,深蓝的西裤,英俊潇洒的出现在了门口处。

她心里一滞,就连呼吸也在这一刻停了下。

昨夜到现在的一切,来的太突然,太匆忙,让她一时还不知该如何面对。

叶擎之看着她呆呆的样子,不禁迈着长腿走了过来,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低沉的嗓音,磁性而喑哑,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温柔而体贴的说:“醒了,快点吃来吃午饭吧?”

林菲心跳不禁加速了起来,他看着男人熟悉而俊美的脸庞,不禁缓声道:“叶,叶擎之。”

叶擎之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弯身从床上将她抱了起来,直接抱进了洗漱间内:“给你五分钟洗漱,洗完后立即出来吃饭。”

林菲看着男人走出去的背影,不禁暗暗吸了口气,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多的迟疑,太多迷惑,就像一块磐石般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她哪里还有心情刷牙。洗脸,不禁抬脚便追上了叶擎之,她不死心的一把抓住了男人的衣袖:“叶擎之,你,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擎之看着她披头散发的样子,不禁蹙起了眉头,声音严肃而威严的道:“先洗漱去?”

林菲就算再不甘,可是面对男人阴沉的样子,她整个人不禁有些退缩起来。咬了咬唇,转身往洗漱间走去。

等她再次走出来时,叶擎之优雅的坐在餐桌边等着她用餐。

林菲心里七上八下的,有着太多的话未说出口,看着男人沉默而清冷的表情,却焉焉的不敢吭声。

吃过饭后,叶擎之便开车带着她出去。

林菲心里压抑的那些话语,快要将她憋坏了,她看着男人俊美的侧面,不禁有些无奈的说:“叶擎之,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擎之看着她紧张而有些局促的表情,不禁缓声道:“林菲,给你一个机会,和我领证去,成为叶太太?”

林菲闻声,整个人不禁一下子僵在那里?

这,这一切来的也太突然了吧,可是看着男人阴沉的神色,如果自己说不的话,叶擎之会同意吗?

叶擎之看着她傻傻的样子,不禁缓声说“我打出了那么多广告在找你,这个世上除了我,没有别的男人会这样对你,这样爱你。”

林菲听着男人告白的话语,想着两个人之间过往的点点滴滴,虽然很短暂,却也很美好,她不禁既兴奋又动容的说:“叶擎之,在C城我是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娶我,你不怕别人会笑话你吗?”

“叶擎之,我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你不怕我喜欢的,是你的钱吗?”

“叶擎之,别人都说我是周从安穿过的破鞋,你真的不在意吗?”

……

然而所有的问题,得到了回答却是一个极致的吻。

等两个人,从民政局走出来的那一刻,太阳暖暖的真好!

林菲挽着叶擎之的手臂,将头靠在他肩上,不禁缓缓的说:“叶先生,这辈子能够遇到你真好!我这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到了你。”

叶擎之看着太阳下,她精致的脸旁,柔声说:“叶太太,幸会了,以后我们一定要幸福到老。”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