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体摄影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谢懿满月的这天,佐藤渤和宇文家一块儿为孩子摆流水宴席,大请三天。

宇文翩翩看着坐在休息室沙发上的谢晟,他抱着谢懿,大有哥哥的风范,小儿子面前坐着谢葵,自从过完年从城回来后,胖包子越变越懂事,当然也越变越腹黑。

她现在很忙,双休基本不在城堡里住,每天跑到皇宫,有未来的准老公王子殿下帮忙补习功课,要么一起学习礼仪。

生活有滋有味,惬意十足。

谢晟更忙,一到上学,让谢景矅帮他一天安排一个老师,学外语,学乐器,学跳舞,学画画,总之所有感兴趣的,想要学的他都不放过。

小小年纪就会和年纪比他大的人说什么“学海无涯”。

有时候宇文翩翩觉得有一对聪明的孩子,当他们的妈妈一点儿乐趣都没有,偏偏谢懿也不像表面上见到的那么简单。

她有一天和蓝冰冰通电话,他本来是睡着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把平板电脑的锁给解了,还不到满月大小的孩子,高端到连电子产品都不放过。

想想她都觉得好惊悚。

“弟弟有满月酒办,今年的生日我帮你们俩搞一场盛大的生日趴怎么样?每个孩子都一视同仁,好不好?”宇文翩翩看向三个自娱自乐的孩子。

两个大的越大越不爱撒娇了。

剩下小的现在还懵懂懵懂的,只会用他无辜的双眼咕噜噜的瞅着这个,又瞅着那个,小嘴巴一动一动的,砸吧着嘴唇,一不小心还会流下口水。

唉……

“生日派对这么幼稚的活动,帅哥哥你想参加吗?”胖包子神气问谢晟。

他抱着谢懿直接摇头拒绝,“不要,蠢死了。”

这是八岁的孩子该说的话吗?

给他们办个生日派对居然说蠢死了,宇文翩翩欲哭无泪。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谢景矅的手上捧着一幅用牛皮纸包住的画像。

谢葵眼疾手快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又无助谢懿的双眼,谢晟也一并学她。

“景曜哥哥你看?”她娇嗔道。

三个孩子那么识相,谢景矅当然不会放过亲吻宇文翩翩的机会,他俯下身,吻落在她柔软上海人体摄影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唇瓣上。

“你们看着弟弟,我和你妈妈先出去走走。”谢景矅直接把小儿子丢给谢晟和谢葵照顾。

自从谢懿出生后,谢晟非常喜欢抱这个小弟弟。

谢葵也不抢,只要有空也会偷偷去抱。

他们出去后,谢景矅让女佣进去照顾三个孩子,包括为谢懿特地请来的保姆。

待会儿宴席进行到差不多的时候,佐上海人体摄影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藤渤和宇文家的人也会过去休息室看望孩子。

谢景矅牵着宇文翩翩的手漫步在午后的草地上,他牵着她的小手一步一步走的极慢。

“以后每一年我陪你去一次蜜月,每个月送你一封情书,每天送上一束你最爱的蓝玫瑰,这个承诺即便是到了你死我未死的那天依然作数。”谢景矅停下脚步,双手按在宇文翩翩的肩头,黑眸与她深情对视。

她望着他的眼。

这是她用生命爱过的男人,爱的疯狂,爱的不顾一切。

“景曜哥哥,答应我,以后无论有什么风雨你我都要携手并进一起面对可好?你谢景矅的兴衰荣辱,生老病死,我宇文翩翩都想参与,直到我失去呼吸的那一刻。”

她也给予他至高无上,最真诚的承诺。

绿草如茵,一望无垠的辽阔草坪空地上,谢景矅的长臂圈在宇文翩翩的腰间,吻落在她的唇间,风在他们周围轻轻吹拂着。

一吻结束,谢景矅推开宇文翩翩。

“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那是年少时说不出口的祝福。”他继续牵着她的走向前走。

足足走了大半个小时,等到他们走到目的地的时候,草地上摊着一块很大很大的布,上面堆满了很多礼物,旁边是一叠泛黄的贺卡。

“记得吗?我说过,事实上我的爱比你先开始,只是我没有先你一步说出口,翩翩,这是那些年我无法说出口的祝福,每一个节日里,我都是第一个为你送上祝福的人,包括那些贺卡上的祝福语。”

她站在如一堆小山高的礼物堆前面,眼前的礼物大大小小,包装形状各异,有些包装纸都陈旧了。

“我很感动,你说我是不是特没出息,按照我们现在恩爱的程度,你从前送我的这些礼物压根不算什么对吗?”她得意的道。

宇文翩翩弯腰把好几叠贺卡的其中一叠拿起来。

她一张一张的翻阅着,发现贺卡里面都标注着时间,每一张上面的时间都是00.00,也就是每一个节日最先开始的那一分钟那一秒钟,他就送上了祝福。

很傻,却很真诚。

她快感动死了。

“谢景矅你还真是闷骚,你说吧!要是我当年不是死皮烂脸的追着你,说不定宇哥现在早就和我结婚了,不过,他也有可能半途出轨,要不然怎么会和冰冰看对眼呢!你说是吧?”

她盯着他的黑眸好半晌,察觉到谢景矅的脸色黑如锅底,宇文翩翩意识到好像说错话了。

错醋的破习惯真是十年如一日的改不掉。

“老公,老公,要不然我们现在商量一下今晚谁在上面,谁在下面呗?”她讨好的笑着,挽住他的手臂,整个人靠了过去。

谢景矅低头,趁机含住她圆润的耳垂。

“不必了,我要365度无死角玩转你。”

是人吗?技能这么高,她都快跟不上他的脚步了。

“我举白旗投降行吗?”宇文翩翩欲哭无泪。

“不行,你动不动就晕过去,以后跟我去做健身运动,我不想看你没有反应的模样,感觉和模型在玩似的。”谢景矅不客气的反驳。

模型?人体模型。

宇文翩翩想跪下来。

“谢景矅,在你眼里我是充气娃娃吗?是吗是吗是吗?”宇文翩翩火冒三丈的追着他开打。

他敏捷的左右闪躲,俊脸浮现笑意。

“有什么不好,我会爱你一辈子,宠你一辈子,与你一生一世做一辈子。”

“你下流,不要脸,谢景矅我后悔爱上你了。”

“宇文翩翩爱已造就,情已铸成,这辈子你只能属于我谢景矅独家所属,死心塌地的爱着我就好,我会用一辈子来回报。”

他们紧握着彼此的手,看着身后跑过来的谢晟和谢葵,谢懿被佐藤渤抱着。

幸福大抵就是心爱的人在身边,并肩看尽人世浮沉,朝朝暮暮,繁华落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