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

葱葱郁郁的树林里,林飞正在疾速地逃亡,此刻他身体的状况极为的不好,全身的衣裳满是血迹,身形有些狼狈,面色也略微有些苍白,林飞焦急地瞟了一眼后方,随即身形更快地逃逸,仿佛后面有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在追他一样。

“吼吼”一声声发现猎物的兴奋吼叫震响着山林,后方接连有树木垮倒、地面震动的声音,堪称地动山摇般恐怖,令前方疾速逃跑的林飞吓得跑得更快。林飞暗自焦急:近了,近了。陡然林飞后方出现一头庞然大物,林飞自知再也逃不掉,倒不如省下力气,再寻其它机会逃跑,便霍然转身冷冷地看着这头庞然大物。

这头庞然大物一见林飞停下来,疾速奔跑的庞大身躯也随之停缓,站立在林飞眼前,一停下来便冲着林飞连吼两声,似是在责怪他竟敢逃跑与满意他听话停下一样。

这头庞然大物,是一头体高达七八丈的暴熊,全身黑色皮毛,只有胸前颔颈是尺余宽的白毛与头顶一小撮赤红毛发。两只厚大的熊掌正竖立在地面,似是在支撑它那庞大厚重的身体。此刻硕大的熊眼看着宛如蝼蚁般的林飞,熊嘴不禁咧开着嘴,一阵怪笑,似是在讥讽嘲笑林飞的弱小。

站在这头堪称庞然大物的巨熊身旁的林飞,只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仿佛生不出半点反抗之意。那条灰青大蛇虽说也有五六丈长,但不像暴熊这般有着庞大的体型,大蛇只是体长而已,就连当初那条有十来丈长的青黑大蛇也是如此,没有令他生出像眼前这庞然大物般的感觉,而那头身长两三丈的斑斓大虎虽说也是很庞大,但感官上的冲击远没有眼前这头巨熊来得更为直接,毕竟当初他没有与那头斑斓大虎厮杀。

林飞知道自己此刻状况极为不妙,眼前这头暴熊如此庞大,这还怎么打?恐怕连它那厚厚的毛发都刺不透!林飞知道自己若是不想出办法,极有可能就要死在巨熊的熊掌之下!

而这头暴熊竟未动手,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地下渺小的林飞,仿佛是想要戏耍一般的神态!这一幕被林飞恰巧看到,林飞惊骇得大惊失色,林飞猜测眼前这头暴熊至少已淬脏成功,即是淬体成功,很有可能已产生了灵智,若是再像武者一样吸纳天地灵气,便能更进一步,变成魔兽!这怎能不让林飞惊骇!

魔兽,比凶兽高等级,已经超脱凶兽的范围,产生了灵智,并可以像武者一样吸纳天地灵气进行修炼!最低阶的魔兽也都已超过淬体境界,跨入到武道境界,更何况魔兽本身极其凶猛且又有灵智,所以同等级的武者很难将它杀死。而魔兽全身是宝,体内更有凶兽没有的魔核,那是一个魔兽全身的精血及能量凝成的,用途极其广泛,价值魔兽本身还珍贵得多。正因为魔核如此珍贵,才有无数武者为之趋之若鹜,毕竟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这也造成了魔兽与人类武者之间的仇恨,人类武者想要夺得魔兽的魔核,而魔兽亦可吞食人类武者的血肉得到提升。很有可能一些凶兽紧追着人类不放便有一个原因在里面,毕竟凶兽魔兽为同一兽族。

淬体境界之后便是武道境界,意味着武者跨入到武道修行一途。武道分四重:一重蜕凡,二重灵体,三重朝元,四重化形。武道第一重:蜕凡,意味着已经蜕去凡人,成为武者了。只要淬体完成,并能吸纳天地灵气与己身,便算是蜕凡境界了。若是身体被吸纳于体的天地灵气所改造,便是突破蜕凡境跨入至灵体境了,意味着身体已是灵体了,能够更适合更快地吸纳天地灵气了。若是吸纳天地灵气于体内,并朝着属于自己本身且能够随意调用的元力转化,那便是朝元境了。这时候的元力都只能在体内随意运转,却不能离体幻化成具有攻击力的形态,若是体内元力达到一定程度,并能够随意幻化成各种形态进行攻击,那便是突破朝元跨入至化形境了。这便是武道境界的四重境界,亦是武道的玄妙了。一般来说,只要淬体完成便能接连突破武道境界的蜕凡、灵体甚至是朝元境界,只有武道第四重化形较为艰难一点,但也还是很容易突破的。

林飞知道眼前这头庞然大物般的巨熊已经跨入到武道境界了,心里连反抗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毕竟跨入到武道境界已属于武者,而淬体则仍是凡人一个!如又何能够与强大的武者相抗争呢?更别说比同级别还强悍得多的魔兽了!

想到此处,林飞心里不禁一阵悲凉,自己才刚淬皮成功,可以说只要坚持下去,便能淬体完成,成为能够修炼的武者。如今却被一头极有可能是魔兽级别的暴熊给围堵,即将被其吞食身陨,毕竟这完全不是他这小小的刚淬皮的小子所能对抗得了的!

林飞虽有这个自知之明,但这不意味着他会被任意撕杀!林飞恶狠地看着这头庞然暴熊,双眼都似已怒红,冲着暴熊一声狂吼,随即将乌黑长剑系在腰旁,疾速地冲上前去,打算即使是死也要将它给剥层皮下来!

暴熊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个蝼蚁般人类死前的顽强抵抗,它根本就不担心这个蝼蚁般的存在会对它造成什么伤害,因为两者几乎实力悬殊,它已是武道第二重——灵体境界了,也就是二阶魔兽,更何况它全身有厚厚的皮毛,这个蝼蚁般的存在岂能用一把破剑就能刺穿它的皮毛呢?想到这些方面,暴熊不禁咧开了嘴嘿嘿直笑,对这个蝼蚁般的人类露出深深的讥讽嘲笑。

林飞疾速地冲到暴熊地下,令它看不清自己,随即身形纵跃,抓着这暴熊厚厚的皮毛,似是爬树一般爬上了暴熊庞大的身体。林飞当然不是想要将长剑将这层毛发剥下来,他有更大的目的,若是这个目的能够成功的话,他很有可能能够逃脱这暴熊恐怖的熊掌之下,安然存活。所以他双手紧紧地抓着暴熊的毛发,缓缓地爬了起来。

暴熊不知道这个蝼蚁般的渺小人类想要干什么,竟然爬到他身上来,“莫非这个蝼蚁般的人类想要将我的厚厚的毛剥一层下来?”暴熊不禁暗暗这样想到,毕竟刚开辟灵智的暴熊灵智还低,不明白这个人类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暴熊也不愿被这个蝼蚁般的人类爬到身上来,仿佛被这个蝼蚁般的人类爬到身上来是一种对它莫大的耻辱!旋即冲着还在紧抓着它皮毛往上爬的人类一声暴吼,似是要将这个可恶的人类驱逐离开它的身体。

林飞不管暴熊是否愤怒暴吼,仍是自顾地往上爬,待爬至暴熊肚腹时,暴熊一只厚重而硕大的熊掌狠狠地朝着他拍来,似要将他活活拍死。林飞右手松开,右脚一蹬熊身,身体随即左转,躲过这一拍来的熊掌过后,林飞便从熊背往上爬,令暴熊熊掌难以拍到。

暴熊立时愤怒起来,没想到这个可恶的人类竟爬到它后背来了,令它的熊掌难以拍落,不禁愤怒地暴跳如雷,想要将这个可恶的人类抖动地摔下来。

林飞握紧毛发的险些双手一滑,差点摔了下来。身体已离地五六丈,若是真的摔下去,怕是不用暴熊动手杀死他,他就已经活活摔死了,不禁暗呼一声:好险!随即变得更加谨慎,即使被暴熊抖落的全身随意摇摆,也仍是死死地紧抓着毛发,绝不放手!

很快,林飞便爬上了暴熊的厚厚的熊肩上,那只厚重而硕大的熊掌也因他的出现,找到了目标紧拍而来。

林飞冷笑一声,随即疾速地奔跑跳跃在暴熊厚厚的肩膀上,又快速地抓着暴熊头部的毛发,身体又左右变换着位置,令暴熊难以拍得到他。终于在林飞紧抓着暴熊耳旁毛发时,全身陡然发力,凌空跃起,跳到暴熊的硕大的左眼旁,林飞疾速地取出腰间系着的乌黑长剑,用尽全力狠狠地一插,乌黑长剑便死死地插在暴熊的左眼上。这便是林飞的目的,暴熊全身上下只要眼睛没有被厚厚的毛发覆盖,也是最为软弱的地方。

“吼”暴熊吃痛一声厉吼,旋即厚重而硕大的右掌向着林飞狠狠地拍来,林飞此刻正挂在乌黑长剑上,几乎不能闪躲。林飞深深地呼了口气,恶吼一声,随即松开握住长剑的双手,竟自跳了下来!

暴熊的左眼离地面至少有七丈高啊!从如此高的地方,跳下来绝对必死无疑啊!除非是实力高深的武者。但林飞只有淬体境界啊!还是一个普通凡人,更何况林飞还只是一个八岁大的小孩啊!

难道林飞刺中暴熊眼睛后,自知临死反击令暴熊受到不小的伤害,觉得目的已达到,死而无憾?亦或是林飞还有其它目的能够保证离地七丈高而不死?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