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桌的手总是放在我的鸡上

剑心小筑,和渡头不少小户宝楼一样,往来出入的,多半只是漓江剑派的外门弟子或者不得志的内山弟子。[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xsw]

往常还有一些散修,有些名气的也会来,不过大多都是出手一些奇奇怪怪的法宝。换了灵石之后,便从渡口离的远远的,仿佛从没来过。

“老客有礼,里边请。”

门牌下面,穿着一身青袍长衫的管事眼睛一亮,适才万天山几人喊他师兄,可见是漓江剑派的内山弟子。他自然是要尊敬一些,口中喊着老客,其实压根以前没见过秦川。

“有礼。”

秦川点点头,他黑袍遮掩,偶有露出一张伤疤累累的脸,让眼前这位管事也微微色变。这管事想来也有些本事,不过最多就是炼气,远远不到筑基的时候。

“我想卖点东西。”

管事面露喜色,吩咐一个伙计,“点一间临水厢房!”

那边叮叮当当一通闹腾,便堆着笑领着秦川进去。

秦川愣了一下,心下反应过来:这个管事还真有意思,应该是刚才看见万天山祁信他们了,把我当成了内门弟子中的翘楚。

本来只想卖点寒冰护身符之类,他这会儿倒是想多卖点别的。

“老客,这次要售卖点什么?”

管事一脸灿烂,仿佛真是秦川以前来卖过什么,装的像模像样。

秦川笑了笑,从衣袖中拿出一叠符箓,皆是用灵草捆扎,密密麻麻让管事一愣,接着连忙道:“老客,您稍等。”

他掩门出去,不多时,便来了个女子,遮着面纱,一身白衣,也瞧不出美丑身段,和秦川一身黑袍,倒是颇为辉映。

“噗。”

这女子后头有个人笑了出来,是个个子高高的剑修,冲秦川拱拱手,这才道:“师妹,为兄先行一步,你一人多多保重。”

“师兄好走。”

女子声音不大,不过清脆的很,让秦川听的也是舒服。

她一进门,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就在打量秦川,秦川自然也在打量她,心中揣测道:这女人气势不俗精血逼人,莫非已经结丹了?听说剑心小筑是别家门派的,就是不知道根脚,瞧着她年轻,应该也不是普通人。

外头那个剑修笑了笑,拱手离开,只是一出门,就让秦川感觉到一股灵气冲刷,顿时惊讶:御剑飞行?居然是神通秘境的高手。

“乔三,出去吧。”

“是。”

名叫乔三的管事将门掩上,这女子落座后,也没有寒暄,也没有多问,便指着桌上的一叠符箓问道:“尊客是要售卖这些符箓?”

“是。”

秦川点点头,然后道,“还有一件法器,也准备卖了。”

上品法器玲珑水火葫芦,秦川不想留着,虽然这葫芦绝对是趁手的宝贝,但要让法器精炼提升变成灵器,他还没有这个本事。

与其放着浪费,不如换些有用的东西。

“寒冰护身符,爆炎保身符,百灵疗伤符……”

这女子扫过符箓,眼神闪烁讶异,心中暗道:这人的符箓品质极高,堪称上品法器,如果用来进入漓江剑派的剑冢火山,倒是极为有用。

她目光扫了一眼秦川,随口问道:“尊客原来是漓江剑派的高徒,剑心小筑绝对不会亏待。”

秦川知道她这样说话是在试探,不过顺水推舟接道:“在下石飞来,‘飞来石’门下弟子。”

“飞来石?噢……原来是蒙长老的高徒。”

这女子眼神闪烁,然后微笑道,“水月福地琴婉,有礼了。”

秦川这才暗道:原来剑心小筑,是水月福地的场子,没想到啊。

不过他也清楚,倘若是别的内山弟子,比如风子岳秦万琛,肯定是知道的。不知道的原因,只能是在内山中的地位略低。

“一万灵石,师兄意下如何?”

琴婉将一叠符箓放下,直接问秦川。

“可以。”点点头,秦川从黑袍中摸出一只葫芦,只是拿出来,就让琴婉眼睛一亮,盯着一动不动。

“这是……”

“这叫玲珑水火葫芦,其中封禁两道玲珑水火阵法,能放水火,威力不入真流。”秦川这样说,琴婉不会当真,如果上品法器的威力不入真流,那天下不少闻名的修士都得去寻死。

“师兄的意思是?”

“卖了。”

秦川的话让琴婉眉头微蹙,显然,能把上品法器这样卖了的人,要么不缺法宝,要么实力强到不需要法宝,要么已经穷酸到没办法。

凭刚才的意思,琴婉判断秦川在漓江剑派的内门中地位应该不咋样。可是一叠符箓加上一直玲珑水火葫芦,那就大不一样。

“作家灵石……”

“等等。”

秦川伸手打断琴婉要说的话,“如果可以交易我需要的法器,那就最好。”

“嗯?师兄要什么样的法器?”琴婉暗暗道: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出手的。

“九天自在教的法器,最好是封禁玄阴缩天阵法的。如果有的话,我想要一件,品级差点也无妨,残缺也可以接受。”

这样一说,让琴婉顿时微微一笑,“师兄是想要炼制储物法宝?漓江剑派的……”

“有没有吧。”

秦川没有理会琴婉的试探,略有不快,再次打断她的话。

琴婉眉头紧蹙,显然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无礼,顿时道:“有倒是有,不过师兄真的要废弃的法宝?若是修复的话,另外……”

“我自有主张。”

顿时不耐烦了,秦川暗暗道:这个女人恁多废话,自以为精明的试探,全然不顾人感受。

第三次打断,琴婉心中大怒,暗暗道:是你说的,你要废品,我就给你废品,看你到时候怎么说。

她重新恢复平常神色,然后轻声道:“客人稍等片刻。”

言罢,她掩门而去,这会儿却是把“师兄”称呼扔了,换成了“客人”。

不多时,琴婉带着一样东西过来,竟是一对镯子。可惜已经没了神采,暗淡无光不说,上面裂纹阵阵,实在是废品中的废品。

扔到凡间,说不定富贵人家还当宝贝传承一番,可在修真之辈眼中,这分明就是一对垃圾。

“客人您看这对‘瞒天双镯’如何?虽然是废品,但当初是元字辈长老的法宝,不但能够聚纳物品,还能汲取天地元气,其中封禁的,正是玄阴缩天阵法,且有一十八种变化,可谓绝品。”

她滔滔不绝介绍着一对垃圾的好处,秦川也没有理会,接过手,体内仙胎一转,顿时勾动纯阳真火,整个房间内,顿时一股莫名纯阳之气,让琴婉脸色当场惊诧!

这人什么来头!

琴婉心中震撼,方才一闪而过的纯阳之气绝对不是幻觉,眼前这人,居然能够……

秦川引导元气进入瞒天双镯之中,顿时有几个不同的阵眼变化印入脑海,对比着老魔头的记忆,秦川心中一惊:这好像不是玄阴缩天阵法。

“我要了。”

他收了心神,将玲珑水火葫芦留在桌上,旋即拿走一袋灵石,将瞒天双镯揣在怀中,直接推门而去。

琴婉正要说些揶揄的话,在她想来,这世上怎么会有人换这样的残次废品,岂料话都没有说的机会,秦川已经离开了剑心小筑,桌上一叠符箓和玲珑水火葫芦,让目瞪口呆之余,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