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爱视频免费

纪念清记得当年她离开时席朗不过六岁而已,当年的情景她一想起还觉得心酸难耐。【最新章节阅读】

要不是无可奈何,她也不可能会走到那一步。

“夫人,请吧。”秘书见她有些发愣,忙又说了一句。

纪念清这才回过神来,她轻轻点了点头,跟着秘书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今天她来,可不是来感伤的。

她来,只为了救她另一个儿子韩慕。

”咚咚。“秘书终于敲响了门。

席朗有些烦燥的扔下了手中的笔,站起身来,走到了落地窗边,独给进来的留下一个背影。

”总裁,我将纪夫人带过来了。“秘书轻声道。

席朗并没有转身,只是沉沉道:嗯,你出去吧。”

“是,总裁。”

秘书听命而去,在出门之前,还特别体贴的将门关好了。

席朗依然没有回头,纪念清看到的依然只是他高大的背影。

她有些留恋的看着,渐渐的,眼眶不由得温了。

当年她离开之时,席朗不过长至她腰间那么高,没想到,现在的他,却让她也不得不抬头仰视了。

此时的他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背影挺拔,看上去就有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纪念清突然觉得,席朗果然不愧是他奶奶带大的孩子,他深身的气势就和她老人相似极了。

她缓缓上前,最终在他身后不远处停下了脚步,她颤抖着开口:阿朗。”

从小,她就是这么唤他的。

虽然隔了二十多年,但再叫出来,纪念清只觉得心痛不已。

这个声音让席朗也心头一痛,当他小时候需要她时,梦里都是她这么叫着自己时,她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现在他已经成长到足够强大了,也不再需要时,她却出现了。

太可笑了,不是吗

席朗稳了一下情绪,缓缓转回身来,眼神冷冷落到纪念清身上,他沉声道:“韩夫人,我们似乎还没有这么熟悉吧你应该叫我席总裁。”

那样的表情,犹如在看一个陌生人。

纪念清有些难过,眼泪就不由得一下子落了下来。

她不想让席朗看到,只能转身快速的将泪水擦干。

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个儿子了,她不想俩母子一下面就全是眼泪。

席朗看到她的动作,表情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虽然心里也翻涌着,可面上却依然是那么冷淡和不屑一顾。

纪念清擦干了眼泪,鼓起勇气再次开口:“席总裁。”

到了这种时候,她也无力再说些什么了。

如果这样能让他觉得开心,那么她做为母亲,愿意满足他。

纪念清明白,她欠席朗太多了。

席朗还记得当年她性子强硬,甚至对于一向强势的奶奶都不会相让。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性子收敛了这么多。

终究,她还是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席朗不再看她,只是淡淡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尽量让自己情绪不要那么起伏,他告诫自己,不要将这个女人当成母亲,只当一个陌生人。

原本,在他的成长中,她就只是一个陌生人。

纪念清见他这么问,心里突然泛起希望。

或许,这一趟她是来对了。

只要她将一切说清楚,席朗不应该是那么绝情的人,他应该会帮自己的兄弟一把。

”席朗,今天我来,是想求你一件事。“她小心的开口。

席朗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求我“

他没想到,她还真是愿意为了别人的儿子放下架子,竟然来求她早就抛弃的亲生儿子。

这样的圣母情怀,还真是伟大。

席朗眼角不由得渐冷,他倒想听听看她会怎么为韩慕求情。

纪念清见他没有出声阻止自己,忙道:”席朗,我求你,放过韩慕吧,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不要为难他好吗“

在纪念清看来,席朗的势力在z城无人能敌,能救韩慕的大概也只有他。

而且纪念清以前也听韩慕说过,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出事了,那么席氏集团总裁席朗一定功不可没。

从那时候起,纪念清就一直担心有这么一天。

没想到,这么一天这样快就来了。

她真的不想看到她的儿子最后会斗个你死我活。

这样的结局,是她一定要阻止的。

纪念清的祈求的话语听在席朗耳朵里却觉得份外可笑。

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不要为难韩慕

那么这个韩慕在为难她的亲生儿子时,她又在哪

他嘴角的不由得泛起一丝冷笑:”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

纪念清心里一凉,直觉席朗并不会答应自己。

她不由急道:“席朗,我求求你,放过韩慕这一回吧。韩慕韩慕”她咬唇,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他是你的亲弟弟啊。”

这个秘密藏在她心里太多了,突然说了出来,她只觉得心里一松。

席朗脸色微变,他没想到纪念清竟然会这么说。

韩慕是他的亲弟弟

她是不是急糊涂了

韩慕只比他小将近五岁而已,如果他真的是席朗的弟弟,那不是说明纪念清在没离婚时就已经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纪念清知席朗不信,只能无奈道:“席朗,我说的都是真的。韩慕是我所生,当年我在国外生下他之后,很快就将他交给了韩家人,当年你还小,所以对于这些事情,你肯定一无所知。”

这一切,不过冰山一角,她原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将这些事说出来,可是为了救韩慕,她只能重提旧事,她必须让席朗相信韩慕真的就是他的亲弟弟。

血浓于水,或许不能因此让席朗饶过韩慕,但是纪念清觉得,只要她说出来,席朗就不会真的要置韩慕为死地了。

这些年来她虽然没有看着席朗长大,但是她相信自己的儿子,他心底的善良是不会变的。

“席朗,韩慕真的是我所生,他就是你的亲弟弟。”纪念清急切道。

席朗冷冷望着她,声音如染冰霜:”如何让我相信你就算是真的,你有什么脸面来求我放过他你可别忘了,你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儿子。“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