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叉下体视频

<!--go-->

听到黎沐笙的话,黎邵秦脸上是一阵煞白,这时,几辆警车鸣叫着向酒店而来。大家纷纷退让开一条路,想不到今天的新闻如此惊人。

警车停下,警员下来后,又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女人被带了下来。

“哎呀,那个不是黎氏的二小姐吗?”

“什么二小姐,她其实是黎邵秦的私生女,正是因为她和她的母亲,黎沐笙的妈妈才死了的。”

“怪不得黎氏父女三人的关系如此僵硬。”

“当然了,那可是仇恨!”

被押下车的黎清冉向黎邵秦望了一眼,哭泣着喊道:“爸爸,救我!”

这是他最后一张牌,黎清冉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证明股份转移的事也没有成功,他恼怒的大喝道:“你给我闭嘴,没用的东西!”

大忠在一旁见了,对着黎邵秦说道:“现在你该骂的不是你女儿没用,而是你为什么要做那么多犯罪的事情?你自寻死路,谁都没有办法救你。”

大忠的话让本来就怨恨的脸更显得扭曲,他的身形微微一动,大忠立刻就把他揪翻在地。

他从黎邵秦的身上搜出一支枪来,笑着对他说:“黎先生,这么危险的东西你怎么能带在身上呢?小心走火!”

这时大家才知道黎邵秦有多么危险,都不由得又退开一些,直到他被警察带上了车,才又涌上去不停的拍照。这可是最大的新闻,他们怎么能错过呢?

“沐笙,一切都结束了!”

发布会上的记者渐渐散去,莫祁琅抱着黎沐笙要回莫家,赵以琛和孙丽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嘻嘻的笑着说:“你们两个是利用完我们就想偷偷的溜掉吗?这可不行,我们要庆祝!”

“你们看,沐笙她还病着呢,怎么庆祝?你们的功劳我自然是记得的,等她的伤好了之后,我重重的感谢你们!”

他说的可是大实话,孙丽和赵以琛只是太高兴了,他们这半年多来的努力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好结果,他们当然兴奋。

“好吧。你可要记得。”赵以琛说着,微笑着看向孙丽,“你的笙姐必须得休养好久了,先让我带你去庆祝一番,如何?”

莫祁琅向两人,心里有些了然的笑了。他抱了黎沐笙回到莫家,那里已经请了专门的医生在家照顾她,等到下一次手术的时候,她才又回医院。

“沐笙,怎么样?才刚醒来就来做这些,现在腿很疼吗?头呢?头感觉怎么样?”

莫祁琅的脸上带着关心,一声接一声的问道。

黎沐笙不由得露出来一个欣慰的笑容回答道:“没有什么,我只是累了,医生说,只要我醒过来,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你这个不听话的坏女人,你可知道这一次把我吓坏了,如果你真的再次也醒不过来”

他的眼眸一暗,话竟然就说不下去

感受到莫祁琅的害怕和担忧,一股暖流缓缓的流过黎沐笙的心里,她的双眸升起幸福的光芒,笑容不自觉展露在唇角。

她紧紧的靠着莫祁琅,享受着他带给她的舒适和安宁,这一世有他,真好。

莫夫人和莫峰早就在家里焦急的等着这两小口。因为莫祁琅做的事情确实会落人口舌,他们不再方便跟着去凑这个热闹,就只能望眼欲穿的等着两个孩子回来。

“来啦来啦,先生,夫人,少爷和少夫人回来了!”一个老佣人高兴的跑来汇报道,莫峰和莫夫人忙迎了出来。

解决了黎邵秦阴谋以后,所有人的心情都轻快无比,莫家更是充满了欢愉的气氛,并没有因为黎沐笙还在病中而有愁眉不展的人。

莫夫人心疼的上前摸了摸黎沐笙苍白的小脸,说:“沐笙,你可让我们都担心死了,我们怎么也想不到你那个父亲竟然这么坏,差点没把你给害死。现在他被抓了,那些罪证足以将他判个无期,现在我们也放心了,你这次就安心的在家里养伤,黎氏那里祁琅也交待了那个孙丽好好的替你管着,你尽管放心。”

“好的,伯母。”沐笙低声的说道。莫家一家人对她实在是太好了,在黎家,她都没有享受过这种温馨。

“等你的伤好了以后,我看这婚事也得快点定下来了,你不见了以后,我们看了祁琅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才知道,他那么在乎你!”

黎沐笙听了,不由得看了莫祁琅一眼,露出来一个幸福的微笑。

“嗯。”既然他们彼此相爱,结婚是必然的结果,她当然也愿意尽快的与莫祁琅在一起。

“我有一个条件!”莫祁琅突然说道。

莫夫人惊讶的看着他,问道:“你竟然还有条件?”

“当然。”莫祁琅目光定定的看着黎沐笙。

黎沐笙眨一眨眼,疑惑的问他:“你有什么条件?”要是他敢在她同意了结婚的时候提出些过份的条件试试!她可没有非要嫁他不可!

“你得答应我,从此以后,无论什么事,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全都要坦白的跟我说!我不能再接受你这么偷偷的独自一人应对所有的事情。”莫祁琅愤愤的说道。

虽然黎邵秦是个极坏的人,可是如果黎沐笙能事先告诉他,跟他商量一下,至少她就不不一个人上山,也不会掉到那个洞里去。一想到她几乎在那里死掉了,他就不由得一阵揪心。

“原来是这个。”莫夫人不由得笑了,黎沐笙的幸福感更加浓烈,她不禁低眉顺眼的微笑道:“那好,我保证以后什么事都不瞒着你,有什么事一定先跟你商量。”

她的回答,让那个一脸严肃的男人脸上也跟着露出灿烂的笑容,“那好,我同意娶你了。”

在他们之间暗地里进行着。

黎沐笙不由得啫起了小嘴,他竟然说他同意,好像是她再向他求婚一样。“好啊,莫祁琅,你连一个求婚都没有,还说你同意?”她正有些恼火的瞪向他,却听他淳厚如琴的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当然,我会庄重的向你求婚,但是你要保证也也同样同意……”

“你!”幸福来得这么快,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原来经过一世的艰难,为的是这一世碰到他吗?

黎沐笙看着莫祁琅的眼睛不觉盈满了泪水,眨一眨眼,那清亮的水珠便顺着脸颊滚滚而落,莫祁琅不由得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医生,快来看看她,她痛得直哭!”

莫府里早就等待的医生正站在阳台上好心情的看着楼下的两个有情人甜蜜的模样,突然听见莫祁琅大声的喊叫起来,以为真是黎沐笙哪里又痛了,慌忙跑下楼来。

黎沐笙反倒弄了个不好意,她娇嗔的瞪了莫祁琅一眼,责怪他道:“我哪有哪里痛了?明明是你说话说得那么煸情,我这是让你给弄哭的!”

莫夫人不由得眯起眼睛一笑,拍着手说:“哟!两个人都会开起玩笑来了,看来这伤很快就会好的。现在我才算是真正的放心。医生也下来了,祁琅,快让沐笙到楼上休息,她今天动得太多了,对伤不好。”

黎沐笙幸福的看着莫夫人说:“伯母,没事呢,你不用这么担心。”

莫夫人瞪了她一眼说:“这你可就不懂了,女人呀,可要好好的保重着自己,特别是你们不好好的休息,这伤老不好,什么时候才结婚呀?我看祁琅都等不及了。”

莫祁琅呵呵一笑,抱了黎沐笙就上楼去。

两个月以后,黎沐笙重回到黎氏开始她的工作,她惊讶的发现,黎氏与赵氏的合作远远超过她的预想。

“不是为了掩盖赵以琛帮我的事实才密切合作的吗?我们两家公司的项目之间同类的不多呀,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项目合作?”

她细细的看着报表,发现合作的双方竟然都有很高的收益。这个结果也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想不到孙丽能替她把公司的业绩搞得这么好。她想起了跟黎邵秦他们暗斗的时候曾想过要把孙丽的职务提上来,心里合计了一下,便按下说话键:“请人事部的进来,我要发一个通告。”

一个星期以后,孙丽被破格提为黎氏的副总,这个不姓黎的女子,从黎氏建立以来,还是第一个外姓的副总呢,她没有股份,却有着极大的经营决定权。

随着她身体的好转,莫祁琅也开始催促着结婚的日子。

“我们不如把黎氏和莫祁合并了,你看怎么样?”黎沐笙犹豫着问莫祁琅。到了莫家以后,她是越来越留恋那个家里的温馨气氛了,一点也不想到职场上拼拼杀杀。

莫祁琅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说:“这是你的东西,我不想让你因为婚姻而失去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如果你真的喜欢待在家里,那么我们可以把黎氏交给孙丽来管理,你只要有空的时候看看报表之类的就行。”

“孙丽她毕竟历练的时间还不够,我怕她担不起这么大的重任。”黎沐笙担心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她倒是很放心把黎氏交给她来管的,与黎清冉相比,这个才像是她的妹妹,肯为她着想,为她担心。

莫祁琅听了却哈哈大笑着说:“你放心吧,你没看到最近你们黎氏都跟谁家的合作最多?”

黎沐笙疑惑的看着莫祁琅,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公司跟谁的合作最多,可是这与孙丽替她管理公司又有什么关系?

莫祁琅的眼睛里闪动着一抹捉狭的光芒,低笑了许久,才说:“那个赵以琛,现在可是移情别恋了。”他的情敌,终于也有了一个心爱的女人,那就是孙丽。

“你什么时候以现的?我怎么都不知道?”黎沐笙惊讶的问道。他们如果真的相爱了,对她倒是件好事,一方面她不用担心孙丽一个人担负不起她交给的重任,一方便,她再也不用每次面对赵以琛那强掩深情的眼神时产生内疚的心情。

“你一直在家养伤,对他们的事当然关心的少了。”莫祁琅温柔的抚了抚黎沐笙的脸:“我们就定在下月结婚吧,那刚好是黎氏的周年庆,赵以琛说,想借这个时机向孙丽求婚。”

“好。”黎沐笙幸福的依偎在莫祁琅的怀里,这就是她想要的,命运对她很公平,有一个悲惨的前世,却换来一个幸福的后世。而且让她快乐的是,她不但找到了一个爱她的男人,还有了一个异姓的好妹妹,顺便的,还带来一个强大的好妹夫!

幸福就是这样的吧?她满足的眯起了眼睛。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