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

她最大的弱点就是同情心泛滥。

苏初夏不想现在与他说这些,也不想与他说这些话,可就是忍不住了。

薄御宸突然抓住她的手,瞳孔闪过一丝慌张,可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冷酷的,他沉声道,“苏初夏,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你指的是哪些事”

苏初夏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他拽的很紧,她一垂眸,看到手上的蓝色钻戒,依然熠熠生辉,似在无言的宣誓着某种语言。

她垂着脑袋,声音很冷冽,“如果你没有对不起我,那你向我解释,那个女人是谁。既然我话都说出来了,我也不想再装作温顺贤淑的模样。”

“以后我会对你说。”

以后?

他们还有以后么?

苏初夏强忍着悲伤的情绪,她抬头看着他,低声道,“那我等你的解释,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你说过你会调查,我等你的结果。”

苏初夏说着,轻轻抽出自己的手,面容平静,“像你说的,我们需要冷静,既然如此,我们最近就不要相见好了。”

薄御宸看着她,很久才说了一个“好”字。

随后他看到从急诊室有人走出来,他说,“我送你回去。”

“我自己可以。”

苏初夏转动轮椅,回头冷冷的看着他,“这件事,我自己也会调查,不用担心我,好好照顾你的妹妹。”

说完她冷漠的转身离去。

薄御宸盯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她刚才说的那些话,让他的脑袋有些混乱。

难道这些日子,她所表现的一切温柔顺承,都是逢场作戏?假的?所有的都是假的?

“少爷”

护士走到他旁边,战战兢兢的对他说,“老爷叫你进去小姐醒了想见你。”

“知道了。”

薄御宸收拾好情绪,一脸肃穆的走进手术室,薄雅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脸色微白,她看到薄御宸,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她床边站了很多人,爷爷,伊水,薄宪,以及一些舅舅与叔叔。

薄雅在薄家很受宠,无论是谁都想尽力讨好她,因为爷爷很溺爱她。

薄家的亲戚各个都阴险狡诈,这些薄御宸都领会过,他把人性丑恶的一面都处理掉,让薄雅看到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哥”

薄雅声音沙哑的开口,眼眶红肿的看着她,小脸上布满了哀伤,“没了”

“不。”薄御宸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床头轻轻抓起她的手,柔声道,“只是到了另一个国度,那个过度没有欺骗没有悲伤,它在哪里很开心。”

薄雅闻言,更加伤心道,“你骗我,你从小就骗我,根本就没有那个国度”

“有。”薄御宸坚定道,低头吻了吻她的手背,声音阴沉,“有这个国度,那里的一切都是开心美好的,我从来没有骗过你。”

苏初夏离开医院后就直接回了南宛,她沉着脸进去,里面的佣人看到她,愣了一下,随后又低头忙自己的事。

苏初夏靠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佣人,冷声问,“小月在哪?”

那个佣人正拿着扫帚,看到她往别墅里面指了指,声音有些颤抖,“小月她正在里面跪着”

苏初夏便进去,果然看到小月直挺挺的跪在客厅中央,肩膀还在颤抖,正在小声的呜咽。

苏初夏想起荣叔当初对自己说的话,不要相信任何人,往往身边最亲近的人更能置你于死无葬身之地。

她现在信了。

“哭什么?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应该开心么?”

苏初夏冷笑一声,转着轮椅到她面前,看到她泪流满面,尽显一副可怜的样子,她觉得很反感。

“你的演技不错,竟然把我骗到了,现在你精心策划的一切都发生了,不应该得意么?现在又在我面前哭是来哪一出?还想让我可怜你?”

她最大的弱点就是同情心泛滥。

“不是不是”小月突然攥住她的裙摆,期期艾艾道,“少奶奶你听我解释不是”

“好,我听你解释。”

苏初夏冷冷的甩开她的手,微微抬头看着她,犹如看一堆垃圾的眼神,“我曾经跟你说过,女人要有自己的骨气,你能把我玩的团团转这是你的本事,就算是犯了错,也要有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这么一副惹人怜的模样应该露给外人看,我就免了。”

小月闻言,慢慢站起来,边哭边说,“我我之前不知道这些都、都是大小姐命令我做的我”

苏初夏皱了皱眉,有些不耐,从茶几上拿过纸巾盒,直接砸在她身上,“整理好情绪再和我说,你这个样子让我看的很烦,更感到恶心。”

小月急忙弯腰把纸巾捡起来,低着头不停的擦拭眼睛。

几分钟后,小月她深呼吸了几下,抬起红肿的眼睛看着她,声音颤抖的道,“那天我与少奶奶回南宛之前,大小姐找到过我,叫我带你回去的时候从她那边走过去,我当时感觉很奇怪,问她问什么,她说很喜欢少奶奶。”

苏初夏听了,略微惊讶的皱眉,声音有些不耐,“重点。”

“然、然后我就带少奶奶去了她那边,这时不知怎么就冲出来,之后的事您也知道当时我手里正好还有点零食就喂给它吃了接着我们走的时候它还跟着我们,也许是饿了吧,我怕出事,就赶它回去之、之后的事我我”

“好了。”

苏初夏皱眉打断她的话,“以你的意思,这一切都是薄雅策划的,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对么?”

“我、我知道我有罪我怕大小姐会责罚我,一直闷着不敢说,但我又不想少奶奶这么憋屈”

“你这个好人做的真棒。”

苏初夏冷冷的勾唇,对于她的话存在着很大的质疑,“你说薄雅之前找过你,谁能作证?”

“大小姐别墅的管家当时我去的时候他就在旁边。”

“难道你希望我对大家说,是薄雅杀死的,这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

“我我不知道”

小月咬紧下唇,脸色泛白,“我知道无论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但如果最后还没调查出原委,我愿意承担一切都后果,还少奶奶的清白。”

“承担?你用什么承担?”苏初夏有些嘲讽的看着她,“用你这种楚楚可怜的脸,还是你这忍辱负重的性格?”

“我”

“滚出去,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是”

小月有些担忧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就出去了。

苏初夏回到卧室,努力回忆起那天发生的所有细节问题,最后又筛选了一下可疑名单的人物。

陷害她,对对方有利的,而她接触过认识的,无外乎就是黛芙妮薄宪等。

黛芙妮?可能是她么?

如果是她,她又要怎么查出证据?

正在苏初夏苦恼之际,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电话。

她都没想就挂断,但过了几秒电话又响起,她皱了皱眉,按下接听键。

“喂?”

“还记得我么,小初初?”

“你找错人了。”

苏初夏说完就把电话挂断,烦躁的将手机摔在一旁,这时电话又响起来,她略微有些生气的拿起手机,准备关机的时候,猛的想起楚霆蛰。

他怎么会有她都电话?

他给她打电话什么意思?

她皱了皱眉,不是很想和他扯上关系,准备把他的号码拉黑的时候,他迅速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我的小初初,你怎么能那么狠心挂我电话呢?我知道你在薄家出事了,怎么样,需要我的帮助么?只要你开口,我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苏初夏看到后脑海里只冒出三个字神经病。

随后冷笑着回复

你的一切?包括你的性命和楚家的一切财产?

发完后几十秒都没看到回信,扯了扯嘴角,准备把手机放回包包里面的时候,楚霆蛰发信息过来

只要你愿意离婚嫁给我,我就把我的一切给你。

苏初夏看到这段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楚念知道她儿子对她这样,会不会气死过去?

她把手机关机,放回包包里,没有再回他信息。

楚霆蛰在书房里等了十几分钟都不见有信息,随后有些挫败的拧紧眉头,嘴角却不自觉都荡起一抹弧度。

这时华由从外面进来,看到他对着空气笑,轻轻咳了一声,低声道,“少爷,据在薄家安插的内线传来信息,现在苏小姐在薄家的处境很不利。”

楚霆蛰挑了挑眉,淡淡的看着他。

华由继续道,“薄家大小姐薄雅的爱犬今日被人残忍杀害,如今所有证据都指向苏小姐,而薄雅对苏初夏本身就有恨意,如此一来,恐怕她不会轻易放过苏小姐。”

“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能耐。”

楚霆蛰不屑的哼可一声,从摇椅上站起来,“现在去薄家,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对苏初夏怎么样。”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