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漂亮的岳的那些事儿

坐上王连安他表哥的车。

一方面,姜柠肚子痛地动不了;一方面,身在敌营,姜柠已经自暴自弃,不做想法了。一路上偶尔痛得呻吟出声,就只能靠在徐良伍大腿上装死了。

姜柠很不想近距离接触,在生理上为异性,在心理上却是同性的男孩们。枕大腿什么的,她想要大姐姐或妹纸的!男性的大腿算个球啊,肌肉那么硬,不舒服!

无奈,身边只有他们这些臭小子可以依靠。

“去哪个医院?小妹妹是什么情况?”王连安他表哥问。

王连安正想报地址,姜柠咬着牙说了:“妇科,大姨妈!”

“什么?”王连安他表哥没听清楚。

王连安面色有异地轻声跟他表哥说了下,表哥笑了笑,“早说啊,我这有热水袋,还热着的,我女朋友今天也来事了,乘车的时候热了下肚子,没带走。”

表哥让王连安把放在储物格里的热水袋拿给姜柠。

姜柠的手一直抱着肚子,想伸手吧,有心,力不足,手脚发寒,麻木地没什么知觉了。

徐良伍接过了热水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最后笨手笨脚地把热水袋塞姜柠衣服里了。

妇幼医院比人民医院近,为了能快点解脱,反正最后也是要说妇科的,尴尬在所难免,不如现在说了简单。

只是。

他们一堆男生送一个女孩子去妇幼医院?

难度系数不亚于让他们去买大姨妈巾……话说,不会真要他们去买姨妈巾吧?

王连安求助地望向他表哥。

仿佛心有灵犀,表哥说:“车上没姨妈巾呢,要去买一点吗?”

姜柠没说话。

车上人一阵沉默。

徐良伍说:“先去医院吧。”

到了医院,表哥狡猾地没下车,说在附近有事,完事后可以叫他来接,溜了。

三个大男孩带着姜柠来到医院,眼看排队挂号的人挺多,大概要等很久。这还是小意思,他人投来的目光才是最致命的。

能听到旁人小声地说:“三个男孩带个小妹妹看妇科,不会是人流吧……小妹妹肚子挺大的了。”

“三个男孩啊,不会是不知道哪个才是孩子父亲吧?”

“这小妹妹心真大。”

诸如此类的小声议论,进了男孩们的耳朵里,进了姜柠的耳朵里。

处境有多尴尬,只有他们这些当事人知道。

医院里有热饮贩卖机,王连安去买。

另个少年去挂号,留下徐良伍扶着姜柠。

有好心人见姜柠脸色苍白,给让了座。

“谢谢。”徐良伍替姜柠道谢。

“怎么了这是?脸色那么难看。”让座的大妈问。

坐在姜柠旁边,挺着个大肚子的准妈妈望过来,问:“几个月了?”

准妈妈的话没什么恶意,好像就是习惯性地这么一问,从准妈妈那直白的双眼里,姜柠是这么觉得的。

姜柠拉过了准妈妈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那准妈妈笑了,“什么啊,是热水袋啊,痛经?”

姜柠点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勉强地笑了下,用干哑的声音说:“倒在路边,好心小哥们送我来,略尴尬啊,大家好像都想歪了。”

“妇幼嘛,来生孩子的居多,难免想歪。”准妈妈性格挺开朗的,想继续说些话,她皱起了眉头。

突然,准妈妈按住了肚子,往椅子后靠,大口喘着气,因为之前姜柠牵她手摸肚子了,这会儿,准妈妈反手握住了姜柠的手,艰难道:“我,我好像快要生了。”

大妈惊了,连忙喊道:“医生,医生,我女儿要生了!”

“羊水好像破了。”准妈妈又道。

有水滴落在地的声响,不大一会儿,地面湿了一片。

大妈惊慌的喊叫声中,孕妇脸色非常难看,大汗淋漓程度比姜柠还要严重,不时地因阵痛脸色狰狞,痛呼出声。

周围有挺多小孩,看到这阵势吓哭了。

场面顿时混乱了。

处在事发中心的姜柠和徐良伍一脸懵逼,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姜柠脑袋一片空白,忘记了肚子痛。

混乱中,孕妇被抬走了。

姜柠的手从孕妇手中抽了出来,慢了好几拍才感觉到手好疼。她的手被用力抓过后,失了血色,可能需要好一会儿才能恢复过来。

王连安拿着热姜汤回来,三人聚了头,互相望着对方,愣愣地,目光呆滞,好一会儿三人同时道:“医院好可怕。”

说完,三人愣了一秒,都笑了,笑他们难得地有这份默契异口同声。

这突如其来的事件,让他们间那份尴尬淡化了些。

姜柠打电话给奶奶。

让奶奶来医院接她,顺便让奶奶跟学校请个假,她下午没办法去学校了。

顺利看过医生,打上点滴,等奶奶到的时候,王连安问姜柠怎么知道他们在哪,还问到了怎么从他们眼皮底下溜回家的。

看在他们救助了她的份上,姜柠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小本子。

小本子记录了老街区里的小道捷径,还有,有些居民们定时会做的一些事,比如什么时候散步。

姜柠略略翻过这些,翻到了她的复仇计划那一页。

这一页里,详细地记录了少年们的习惯、爱好、讨厌的东西、身高,以及放学后喜欢去哪等等情报。

徐良伍想拿本子细看,姜柠笑着收起了本子。

至于另个问题,姜柠笑而不语。

笑话,那是她的底牌,亮出来干嘛。小本子的事抖出来没关系,让他们看看也好,让他们知道惹恼了她,她姜柠有很多种方法对付他们。

身体上的不舒服,让姜柠没了跟少年们闹的想法,通过小本子震慑一下少年们,让他们安分守己一点,不再找自己麻烦是最好。

“你这些情报哪来的?”徐良伍问。

姜柠笑而不语。

除了想回答的,其他一概不做回答,姜柠笑得高深莫测。

姜柠自认为她有股高人的神秘感,少年们也确实被她唬住了。只是,少年们到底是拿她当高人看呢,还是当精神不正常的神经病、跟踪狂看待,就不得而知了。

没多久,奶奶来了,三个少年就此离开。(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