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纽贝拉伸手把盾牌拔下来, 正要还给史蒂夫, 就听刚消停没几秒钟的路西法在一旁道:“哎,我突然想起来,上一局你为什么要破墙而入呢?明明你可以自由进出人类建造的所有密闭空间呀。: 3”

“…….是耶, 我居然给忘了!”纽贝拉一怔, 反应过来后气得用盾牌砸他的肩膀,“都怪你!要不是你说什么拆墙什么强攻, 我怎么会被你带偏?”

路西法辩解道:“我只说了强攻,什么时候说拆墙了?”

“不管!”纽贝拉气呼呼地把盾牌飞还给史蒂夫,投掷的动作之彪悍,面部的表情之狰狞,吓得路西法脸都白了, “撞墙是很疼的好吗?”

“懂懂懂!”路西法真诚道, 说完转身就跑,“我去站位啦!”

倒计时重新开始,但场景没变, 还是那座天主教教堂。

“动作绝不能拖泥带水!”指示灯变绿的那一瞬间, 希芙抓紧机会叮嘱道, “但别把他打残,重点是练习预判对手的下一动作, 这样才好抢攻对方!”

“知道了!”纽贝拉回话的同时,娜塔莎射出的几梭子弹已经扫到了路西法身上,打得他一咯噔,行动明显慢下来。

研讨行动计划的最开头, 科尔森本是想通过联合演练来提高纽贝拉的实战能力和格斗技巧的,后来发现找不到适合的陪练,于是他改变了主意,决定靠联合演练来磨合【复仇者联盟】的默契度,路西法则充当移动的神形靶子。

原有的老队员就不必说了,大家已经并肩作战那么多年了,默契度自然杠杠的。可新加入的年轻成员就不行了,还有被托尔派来做外援的希芙,以及哭着闹着要来打酱油的路西法。

科尔森看着平安夜行动的最终人员名单,深感头痛,“路西法那个很能打的属下怎么不来呢?还有他哥哥,哎。”

当然,科尔森也知道请阿曼纳迪尔和麦子出场的可能性不大,他俩要保护梅婶和佩珀,实在不方便再抽空过来做外援。

如此,他也就只能祈祷路西法能在正式行动中严肃谨慎一些了,而就他前次在“巴士”上的表现来看,科尔森的小愿望应该能实现......吧?

“妈妈呀,好疼!”路西法一边嚷,一边身影闪动,飞快地避开娜塔莎的下一波攻击。虽然他拳击打得马马虎虎,但移动速度绝对能配得上神族的名号,甚至比纽贝拉还快一点点。

纽贝拉牢记希芙的教导,瞅准时机就冲过去切他后路,路西法连忙往旁边闪,她立刻扑到他即将落脚的地方等着,一脚踹在他的腿上。

“很好很好!”希芙表扬道,“下脚轻一点啊,咱们就这一个陪练,别打坏了!”

“你不如说我是沙包呢!”路西法委屈巴巴,“你们这是在全方位立体化的对我进行扫射好吗?”

“我跟不上他了!”娜塔莎在通讯频道里喊,“太快了,根本看不清!”

“除非我们毫无章法的乱扫。”巴基也停下了射击,“可那样难免会伤到纽贝拉。”

托尼前面都没什么反应,一听到纽贝拉的名字就激动了,“怎么了?你们想干吗?我不准!”

“火焰之剑,火焰之剑呢?”彼得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主意,“阿瑞斯有红披风,路西法有火焰之剑呀,你们不是想要她抢阿瑞斯的剑吗?现在正是练习的好机会呀!”

原先的演练计划里,的确有纽贝拉练习抢对手武器的部分,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路西法是战五渣),行动部的特工认为这样的练习作用不大,因此取消了这一部分,改让她和巴基学空手夺刀的技巧,另请希芙做陪练。

托尼第一个举手支持,“好主意!”

“我也同意。”罗德跟着表明了态度,“行动那天的炮弹和今天的不同,那都是真能要神族性命的东西。”

紧接着,娜塔莎、巴顿、巴基、史蒂夫、班纳、山姆、斯科特、希芙也都投了赞同票,于是第二轮练习被迫中止,等着路西法把剑拿出来。

“有生以来第一回啊。”巴基感叹道,“以前都是练不动了才停下,今天却为了路西法暂停了两次……不,是三次。”

“别介意,巴基。”史蒂夫笑道,“反正挨打的是他,神形靶子是他,这些就当是给他的补偿好了。”

路西法用项链激活火焰之剑的手顿了顿,表情僵硬:“…….你们敢不敢再明显一点?”

*

燃烧的火焰之剑不愧于它的名字,即使路西法疯狂的移动身形,那点明艳的火光却始终坚|挺着,堪比狙击手的准心红点。复仇者们得到了提示,纷纷朝着火光所在的位置强势攻击,路西法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疼疼疼疼!”路西法惨叫连连,“我恨子弹!我恨赫淮斯托斯!我恨全息技术!”

复仇者们见攻击起到了效果,立刻加快了攻击强度,训练场充斥着弹药爆破的巨大声音,震得地板都在颤动。

眼看演练走向了正确的道路,新的问题却又出现了,不过这回和路西法没关系。

当时史蒂夫的盾在空中划出弧线后,正朝着路西法的腿部撞去,可在盾牌刚飞到一半,路西法就眼见地看到了,因为盾牌的材质是神族金属,所以他也没多想,举起手中的火焰之剑就朝盾牌击去。

注射过超级血清的史蒂夫,各项综合速度都突破了人类的极限,按道理世上没几个人能阻断他的盾牌攻击,可路西法是神,即便他是一个战五渣神,各项能力也都在史蒂夫之上。

因此,在受到火焰之剑的重重一击后,盾牌没有机会再完成它的使命。

此时此刻,如果它遵循牛顿三大定律的话,它应该“哐当”掉在地上,然而......【美国队长】的盾牌从来都是一面神奇的盾牌,而且在经过托尼和赫淮斯托斯的加工后,它比以前更加不科学了。

就这样,盾牌忽视了人类已知的所有物理定律,既没有落地,也没有碎成两半,而是高速回旋着朝娜塔莎藏身的地方飞去了。

事情变化太快,监控室里的黛西没反应过来,在场的复仇者刚意识到眼前发生了多么不科学的事,路西法还沉浸在手腕都被盾牌震麻了的郁闷中。

连娜塔莎都怔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眼见盾牌就要撞上她的脑门了,忽然斜刺里扑过来一个人,一把将她扯开了,那失去攻击目标的盾牌居然没停,换了一个角度继续向着两人飞旋而来。

方才还在心里夸奖自己的改造特别棒的托尼定睛一看,“纽贝拉!快闪开!”

“我在闪!”纽贝拉拽着娜塔莎,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盾牌在空中略停了几秒,再次瞄准了她们,“它…..它好像在追我们!”

“它又不是人工智能,难不成成精了?”托尼慌慌张张地想要飞过去,“史蒂夫,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史蒂夫也被眼前的景象唬住了,“练习中从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说话间,托尼和希芙已经过去帮忙了,其他人陆陆续续地赶过去,什么全息的楼梯、墙壁都不管了,直接让浩克撞开,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众人齐心协力,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盾牌撞回史蒂夫的方向,史蒂夫试着伸手一接,几秒钟前还四处乱飞的盾牌瞬间变乖宝宝,任由他将自己拿在手中摆弄。

“嘿,这可就怪了!”托尼挠挠头,“这货不是真的成精了吧?”

“纽贝拉和娜塔莎是攻击路西法最多的两个人。”黛西忽然说道,“我读取了一些数据,我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自从路西法将它撞开后,它就很坚定地在攻击她们。”

“意思是......它原本要攻击路西法,但路西法把它击退后,它就改为攻击攻击路西法最多的人了?”巴基自己都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就像是……巫师们的魔杖,对手击败了原主人,魔杖因而改变效忠对象?”

“…….这玩意儿果然成精了!”托尼怯怯地摸了摸盾牌,“那个……我是好人啊,和你的设计师可有渊源了!”

众人:“…….”

*

训练再次被迫中止,黛西和史蒂夫去了隔壁的训练室,他们想计算出造成盾牌改变攻击目标的一系列数据,其他人原地休息。

“你不该过去救她的。”希芙走过来,轻声对纽贝拉说,“你的目标只有阿瑞斯一个。”

“可是,盾牌都要击中娜塔莎的脑门了呀。”纽贝拉不能理解,“我总不能…….”

“你的任务是死死缠住阿瑞斯,纽贝拉,其他的事都和你无关。”希芙摇摇头,“我知道听起来很残酷,但你若是给阿瑞斯喘息的机会,战神之剑一旦落地,我们前面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纽贝拉茫然地看着她,希芙的话有一点道理,但她又不太想接受。

“你不是八爪鱼,也不能耳听八方,只能把有限的精力留给最难对付的人。”希芙说,“你盯着阿瑞斯就好,复仇者的安危由我来守护。”

纽贝拉免为其难的同意了,“可是……可是我看到了就会忍不住。”

“多练几次就好,暗示自己不要四处看,慢慢就习惯了。”希芙说,“科尔森应该和你说过,我们的任务就是配合你,所以你什么都不用多想。”

纽贝拉心情沉重,“我…..我尽量吧!”

作者有话要说:  纽贝拉:听说,虽然作者卡正文卡得死去活来,但番外一点都不卡呢~

彼得:我不信。

纽贝拉:作者说,事实将扇你狠狠一巴掌。

彼得: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