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后菊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回想他刚才的动作,看着他的手机,心中不禁感叹,同时紧了紧自己的包,他的手机是xxx集团的最新款,是世界领先的新推出的可视讯手机,而我的手机,则是地摊上买的,仅用了十元钱买得淘汰手机,只有打

我不明白,我没有得罪他,他凭什么拿这种眼神看我,心中不自觉得给他贴上了一个坏人的标签。

黑衣大叔从上到下打量我一眼,那眼神中带着怪异,随后又变成了鄙夷,厌恶。我心中也有不舒服,但却没有表现出来,我不动声色的站在那里,看着他,只见他转身,对着电话讲了一些话后,拿着手机,用摄像头对着我照了一会,似乎那边同意了,他向我点点头,将手机收起来,一声不吭,向前走去,转身之前,我再一次看到了他眼中轻蔑,鄙夷,嘲笑,讽刺,不自量力的神色。

原来她们都没有什么区别,刀疤皱了皱眉,都是一些爱慕虚荣的女人。

空气中闷闷的,是要下雨了吗,我向周围随意看了看,不愧是富人区,门口的装修都是这样豪华,眼中不由的出现了向往的神色,同时手将自己在脖子处的衬衫扣子扭开,透透气。

“嗨,那个,那个,我提前预定了贾老板的秘书,今天来到他家见贾老板,请问他现在有时间吗?”

我心中一怔,有一丝气愤,他难道没有礼貌吗?不知道让别人把话说完吗?他不知道打断他人的话是不礼貌的行为吗?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是有钱人,这么对待我我又能说什么,能让我进门就不错了,呵呵,我自嘲的笑了笑。不要忘了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抬起头,面容上重新出现了微笑。

“你有什么事?”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如同他本人一样,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潜动一下僵硬的脸部肌肉,深呼一口气,微笑着说“前辈,你好,我,我是…”

老刀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女孩,及腰的长发随意披散着,身上随意的穿了一件白色衬衫,修身的七分牛仔裤,将身材衬得愈加挺拔,一双眼睛充满睿智,并不像平常的女孩那样柔弱,反而平添了一丝英气,在她见到他的第一眼并没有那么慌张,像普通女子一样,神色充满厌恶,反而是另一种态度,心中对这个女孩的评价高了不少,希望她不会和别的女孩一样。

我心中一跳,是他,那个在显示器上的人,我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去,一条疤痕延长到他的下颚,没错,是他。

门开了,一个身穿西装,秃头,脸戴墨镜的大叔走了出来。

我心中不禁有一丝不快,不过换个角度想,也是,人家那么有钱,而我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人家肯见我就算给我面子了。

还未说完,显示器上只留下一个声音。等着

在显示板上,出现一张脸,一条刀疤顺着额头蜿蜒的贴到耳侧,顿时吓了我一跳,其实那张脸没那么吓人,那条刀疤为这张脸平添了一丝霸气,反而更有一种男人的味道,起初确实吓了一跳,但随之而过的却是一种惊异,还有一丝好奇,只不过一般人家都会任用一个慈祥的保姆,再不然就是一个美丽的女佣,可是这张脸,唉,我定了定神,清了清嗓子,微笑着说:“你好,我是。”

“叮铃,叮铃,叮铃…”门铃不断的响着。

念了两遍静心咒,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直了直腰板,抬脚,起身,去按下那个门铃。

抬头,望着眼前这锁别墅,心中不免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不是这座别墅不好,这座别墅可以说是富丽堂皇,这个词形容它一点都不为过,但是心中总是有意思不舒服,感觉面前这所别墅像极了西方电影中那些恐怖阴森的吸血鬼的宫殿,虽然装修华丽,还是掩盖不住一种阴森森的气氛,我不禁打了个冷颤,默默压下心中那抹不舒服的感觉,静静的安慰自己鬼故事,鬼电影看多了。是你自己想多了吧。

“应该是这里了吧!”我看了看手中的地址,对照着面前的别墅,垂下眼眸,心中想着一些事情。

在街角,一个孤单的身影缓缓向东走去,如果仔细看,你就会发现,那个背影的身上仿佛压着千斤重,周围充溢着衰败,颓唐,孤寂的气息,不知什么样的经历,才会是一个人变成这样……

街上的行人都行色匆匆,下班的下班,回家的回家,连过往车辆都在逐减少,高楼的显示器上,都在不断滚动播放着红色预警,以往车水马龙,华灯璀璨,人声鼎沸的街道变得人烟稀落,昔时繁华已不再,心中思念的人也不复存在,那些残存的记忆已随繁华逝去,留我一人在孤独空旷的世间徘徊,微风抚弄我的发梢,将我的泪吹干,改变的不是曾繁华的景,而是一颗曾挚爱的心!

空气之中充溢着诡异,不太平,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乌云密布,天空阴沉沉的,黑云像一张庞大的网,完全覆盖住整个天空,不留一丝间隙,仿佛还有向四周延伸的趋势,似乎要吞噬整个城市,如同深渊中的魔鬼,令人心生恐惧…暴风也肆虐的席卷着,在大街小巷,鳞次栉比的高楼间呼啸而过,狂暴的拍打着门窗,似乎在宣泄着某种兴奋快意的情绪,如同嗜血的修罗…天空中时不时的传来几声雷响,像极了他们即将占领这片天地时无耻的笑声……这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暴风雨的来临。

<forn style=”font-size:18px;”>  </font>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