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人体44nenti net西

"" ="('')" ="">

齐坤宇从那天之后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办理各种复杂的手续,其他公司也开始继续运作起来,感觉生活又开始渐渐的步入了正轨。 ..只不过他和佐罗两个人近期以来一直都很烦躁,要说原因的话应该就是面前堆积如山的诸多的英语参考了,他们根本就看不进去任何一点,虽然也请了家教,但是毕竟没有什么基础,学起来也是困难重重。齐坤宇的意思就是叫他们两个去国外学习专业知识,毕竟这些技术学识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比较安全一点,交给外人的话总归不是滋味。

苏耀觉得他说的也是对的,就像是他好几年前的那个团队一样,到最后还不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四分五裂了嘛?自家人总归还是安全一点,只是海外的顶天娱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也是在研究新的办法,他们要是不抓紧时间的话只怕会落后。

“还有三个月啊!佐罗你丫的快点给我补进度啊!”苏耀一转头就看见某人一脸颓废的坐着,立马伸出手去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还好自己这里还有一个并肩作战的佐罗,要不然一个人的话现在还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会颓废成什么样子。

“我去,老子不就是打了一个盹儿嘛。”佐罗立马就直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侧过头来看着苏耀,“你说,再过几年我们才能够回去呢?”好像的确是那边的世界比较好玩一点。

“不知道,不过也就只能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吧,我觉得自己比较笨一点,但是慢慢学也能够学到一些知识,我能够发挥的也就只有锲而不舍这一点了。”苏耀也仔仔细细的规划过,只有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放弃的。

“。。。 。。。”佐罗抬起头来看了看苏耀,想到了一点什么,立马伸过手去那了自己面前的一本,“计算机编程什么的我是没有问题啦,不过现在我有另外一个想法,反正那边的世界已经足够乱了,争来抢去实在是无聊啊,老子的党派都被倚座那个家伙搅得跟坨屎一样了,这次要是能回去的话我可绝对不会再叫他胡作非为下去了。”

“你的意思是要回去夺权嘛?”之前因为忙着找苏,完全就没有去管理革命党内部的事情,现在想想也是有点可惜的。毕竟是佐罗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组织,就这么放弃了的话实在是叫人不甘心。

“不不不,我可不喜欢穿别人的破鞋,我的意思是咱们两个重新创的一个派别怎么样?”佐罗立马否认了他的话,说出来几句得叫他吃惊的言语。

“。。。重新!”苏耀吃了一惊,这个家伙还真是精力旺盛,一个没了,重新创一个,搞得就好像造屋子一样。

“这些事情就暂且放在一边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先进去好吗?”苏耀有点无奈,想的是不是太长远了点?不过照他的意思这么做也不是不可以,回去之后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帮助他顺便再把那个时间平复一下,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我看你自己好像也挺开心的样子,那就照你说的先放一边吧,现在最重要的是第一步我们要怎么去海外?”佐罗把手里的笔一放,咬在嘴里面,有点伤脑筋的说道。

两个人继续奋斗,总觉得自己一下子就从一个三大五粗的人变成了一个为了赶考的秀才。苏耀倒是感觉没什么,只是佐罗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不过再难以忍耐,时间也一下子就过去了,在经历了几次大小考之后,两个人终于拿到了去往国外的绿本。齐坤宇也算是义气两个人的一切开支都由他一手承包了。所以也不用担心没有钱什么的。加上来自寒代的威胁也消失了,两个人的生活也还算是安稳。

眨眼睛四年就过去了。顺利的从大学毕业,之后又分别去了不同的地方发展不同的学业,苏耀还好,齐坤宇也算是高学位人士,基本上放权自己公司的事情,到了外国全权辅导,佐罗则是自己找了不少的权威人士来辅导自己。

新的系统也开始逐步建设了起来,从刚开始到最后完工估计还要不少的时间。这期间他们也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 。

在毕业之后两个人也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一来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话题,二者根本就没有多少的时间。说起来他们两个会认识到现在完全就是因为那个游戏。现在变成这样子也是正常的吧,苏耀时常也会这么想。所以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敌远仇远月诺显阳最毫故

“对了我看你们两个也差不多了,国内的设施也基本上建设完全了,我想差不多是时候该回去了。”齐坤宇在某一天的时候突然说道,“嗯,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本来也就想跟你说这件事情的。”苏耀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想想再打开通道应该也是可以的,不过是有点难度罢了。

“相关的手续我都差不多办好了,天也只不过是跟你打声招呼,我准备订下个月的机票,那一个小子我也已经通知过了。”齐坤宇现在俨然一副当父亲的样子。话说时间过得真快,眨眼间这两个楞头青都已经变成了不得了的家伙呢。

“嗯,那就下个月吧,我想尽快回去看看那些设备。”这几年来顶天那边也有不少的动作,不过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虽然成不了什么威胁,不过总归还是要提防一点。

“嗯,那么你去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吧!”

春夏秋冬相互交替着,都不知道过了几年。

“我说苏,都这么多年了,你头发都该剪一剪了吧,现在都快变成女孩子了!”青萝站在少年的身后伸过手去拉了拉他的头发,搞不懂这个家伙为什么要留个小辫子。

“喂,这个话题都跟我说过好几遍了。”苏坐在地板上转过头去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后面的那个家伙,这几年来,虽然长大了不少,但是脾气一点都没变,还是喜欢捉弄人。

“我知道你因为屿启他们几个人出征没带你,现在正在闹脾气,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吗你看看我,老子现在都已经很平常的对待这件事情了。”青萝霸气的双手往旁边一撑,大哥他们也真是的,说担心留他一个人在这里会感到无聊非要自己留下来陪着他,现在自己完全就是在自讨没趣。

艘地远仇月显主孤星阳显后

自从山谷里面那件事情发生以来,整个大陆局势分割,瞬间支离破碎,各个党派争斗厉害,他们贵族虽然在不跟军队那边联合,不过修羽那边也不简单。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跟革命党的人勾搭上了,所以现在他们主要的对手还是修羽。这几年来来回回打了不少的战,不过彼此都没有占到一点好处。这中间还有一支弑神者组建起来的队伍,虽然并没有象革命党那样急于争夺权力,而是来自于他们的威胁实在是不容小觑。

“走嘛,走嘛,我们两个出去看一看,现在刚好是春天呀!大哥说北山那边花开的挺好看的,我们去看看!”青萝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可以使他开心起来,于是立马连拉带拖把他朝着屋子外面拉去。

“等等!”这个混蛋还是跟之前一样心急,做什么事情都像屁股后面着火一样,苏实在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立马在后面大叫起来,这个青萝一松手转头就去里面把那把刀给带上。

“。。。”青萝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那把武器也没有说什么,自己在前面带路拉着他离开了。

诚如大哥所说,北山的花开得的确是很茂盛,不过另外一个人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现在唯一能够让他打起精神来的也就只有上战场了。

哎...感觉自己留在这里完全就是浪费时间。青萝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唉声叹气起来。

苏则是像一个木头人一样的站在一边。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闷响,感觉像是打雷一样,不对啊,这个季节怎么可能会打雷啊!个人都有点讶异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上面突然多出了一个黑洞。有股压力从上面传了过来。

敌地仇地孤主显阳岗所主阳

“这个是!”青萝很久以前也看到过这不仅是,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紧张起来。伸手准备拉住苏,过去看看的时候才发现旁边已经没人了。

“我去!佐罗!你这个定位系统真的好用吗?你看看我们现在都到哪里来了?”苏耀才刚刚穿过通道,就发现自己脚下面的土地是一片陌生的区域。

“妈的,老子技术肯定比他们的前辈好得多,你不要唧唧歪歪的跟我说这么废话,下去看了再说。”佐罗完全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随着另外一个人慢慢的朝着地面降落。

到最后两个人都稳稳地落在了地上,时隔这么多年终于回来了。看了看周围陌生的景色两个人都是小小的松了口气。

“我不是说叫你送的到苏他们这边来的吗?”苏耀看了看周围,感觉这座小山头上全都是树啊花啊草的,实在是有点不符合这个大陆的画风。

“喏。”佐罗把自己嘴巴里的烟蒂一丢,朝着苏耀的后面努了努嘴。

苏耀一回头才发现后面的树丛里面站了一个人,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

“哎哟,看来我们真的回来了呢!”苏耀一边说着,一边朝那个人走了过去。

接下来,又要开启新的征程了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