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别放东西在里面好涨

符文蛋茧闪动神光,灿烂如星斗银河,皎洁明亮似九秋明月,规则神链缠绕,绚丽多彩,神圣而不染尘垢,如同天地生成的无上神卵,蕴养着无敌神魔。

蛋茧里帝皇****盘膝而坐,肉身晶莹璀璨,周身毛孔喷薄先天精气,也有神秘符文从毛孔里喷出环绕着身躯飞舞,五脏六腑无尘污垢,圣洁蜕凡,吞吐神芒,血管清晰可见,紫血如虬在体内游走,血气冲天,如真龙咆哮,翻江倒海,浪拍高崖。

心脏波动极度有力,砰砰如同敲响了铜鼓,随着天地气息一同脉动,一张一弛尽皆有度,一呼一吸无不暗合天地律动,恍如天人合一之无上境界,同天一个步奏,同吸气,同呼气,很奇特,并且心脏处一团拳头大小的紫色光团灿如一轮紫色骄阳,霞光万道,直穿透皮肤层射了出来,浓郁血气沸腾,没有血腥味,反而带着百花盛开的种种奇香交织气味,含着空谷幽兰的幽香,荷塘绿波里雨荷的清香,九秋东篱菊的傲霜之香,寒冬腊月梅花的欺雪异香……

雾霭氤氲,圣光普照,一切都神圣自然进行着,但祸患却暗中隐藏着,某一刻,帝皇全身涌起了一缕缕黑色雾气丝线,体表处也有黑色魔纹诡异爬满身体,连脸部都浮出一些,如同体外爬满万条黑色小蛇,诡异而害怕。

泥丸宫里封印着无尽宝血的宝血莲子无时无刻不在喷薄海量血气涤荡冲刷帝皇身躯,淬炼肉身,彩光湛湛,但此时却冒着黑光,黑色雾丝井喷一般喷薄而出,那些黑丝里可以嗅到极其邪恶暴戾的嗜血气息,包裹着亿万年的不曾消散的怨念,足以影响人神魂,将神魂引导向堕落深渊,最终变成迷失自我的嗜血怪物。

诡异不祥爆发了,黑色邪恶气息浓烈,一头头黑色雾气扭曲成的獠牙魔头鬼首嘶吼着,带着浓浓的不甘与冤念,嗜血的眼眸盯着帝皇环绕而走,似乎在找从哪里下口开吃,可怕!

黑雾笼罩,不见圣光,只有嗜血的暴戾气息弥漫,连蛋茧外都包裹着黑气,符文彩色蛋茧成了漆黑如墨的黑茧,无上魔头挣扎着即将从茧里破壳而出。

帝皇遇到了危险,大危险,这些不祥与诡异不是其他邪物,而是宝血里蕴含的怨念怨气。

帝皇吸收的一池宝血都是从一具具绝代高手神尸中“榨”出来的,这些绝代高手惨遭横死,被人榨取“血汁”,惨遭横死之人必定怨念横生,冤魂怨鬼,怨气填充天地,血液里自然而然含了他们的意志,包裹着他们的怨念怨气,经过亿万年的积累,怨气已达到一种不可想象的地步,雄浑至深,根深蒂固,帝皇吸收宝血不可避免将这些积累许久的怨念吸收到体内,现在全面爆发开来,使帝皇处于巨大危机中。

这些怨气无孔不入,不仅侵蚀肉身,还侵蚀帝皇的神魂,一缕缕黑气钻入识海漫入帝皇的神魂里,似附骨之疽无法摒除,无时无刻不在堕落帝皇的意志,将帝皇领上歧途,导入万劫不复的迷失真我黑渊,堕落为邪魔邪神,将变成六亲不认邪恶嗜血的怪物,见人就杀,破坏**强烈,毁灭气息浓郁,将成为无比恐怖的破坏神,毁灭魔王,将带来暗无天日的黑暗时代。

这些宝血里积累的怨念太浓郁了,而且恐怖无比,绝代高手宝血里产生积累的亿万年怨气能不可怕吗?谁碰到也会被影响继而迷失自我,混沌杀戮为唯一天职意念。

血海无涯九**,其中吸血**以吸收他人的血液血脉之力来增强自己的血脉之力,是一种损人利己的阴邪狠辣的邪法,吸取他人血脉时不可避免的会将他人血液里污垢邪气也一同吸入体内,这便需要施展秘法将这些污垢邪气排出体外,否则时间一久积累太多会败坏血脉,污染血液,连灵魂也会被玷污,很危险,但一般施展此法吸取血脉不会吸取超越自身太高的强者血脉之力,那种血脉里蕴含强者无上意志,极难消除,**自身洁净,混乱神智,影响迷失本真,危害极大,且极难清除出体外,可帝皇阴差阳错之下吸收超越自身修为太多太多的无上强者之血那么多,一时半刻根本无法清除体外,甚至会长期弥留在体内,混沌神智,扭曲帝皇本身的自我意志,变成嗜血好杀的怪物,可怕危险!

身处巨大危机中,帝皇却不知,无法做出任何应对,因为他此时浸入在另一种可怕画面里,来自战族血脉记忆,奇特的战族血脉记忆了这些战族高手被斩杀时的一些残存碎片,时间太久,残缺不全,断断续续,很多画面都丢失在时间长河里了,但帝皇还是看到了无比震惊的画面,睁目结舌震惊不已。

记忆里,那是一片璀璨星河,星辰无数,有闪烁无尽光芒,有黯淡无光,有生机勃勃,有死气沉沉……此地星域里飘着无数黑色星辰碎片,大如神山魔岳,亿万里巨广,可怕无比都是昔日被无上强者轰爆星辰散落的碎片,带着焦痕,可以想象经历如何恐怖的攻伐才被轰成了残片,难以像究竟是什么级别的高手竟将一颗颗大星球轰成了碎片!

此时星域里九个人凌空而立,脚踩大星辰,横断时空,周遭一块块星辰碎片在无形的气场下纷纷炸碎,毁天灭地飓风席卷星宇,一颗颗星辰簌簌摇晃,似乎遥遥落下来。

一人满头青发飞扬,是个青年男子,异常俊美,熊腰虎背,如龙似虎,雄壮强健,血气**冲的星球簌簌颤抖,神力澎湃如汪洋大海,整个人笼罩在一种昂扬自信的氛围中,气场十足,战意炽盛。

其余八人都是耄耋老者,五男三女,佝偻着身子,有的还不断咳嗽,行将就木,埋葬的土已经涌到脖颈了,快要进棺材了,可即便他们将死之态,任谁也知道这都是独霸乾坤的大人物,无上强者,盖代大能,只手可屠杀百万生灵的恐怖之人。

“哈哈哈,八个老杂毛,是想取我性命做那可恶的实验吧?看来你们今天是志在必得,必斩我性命,甚至不惜布下绝世大阵将我围困在此,想瓮中捉鳖,八个老东西倒是算计的好,可惜我早就看出来了。”青发男子狂笑道。

“嘿嘿,既然你已经看透我等大计谋为何还会深陷此处,年轻人,牛皮吹大了!”一白发老者笑道,面容丑陋,笑如蛇蝎,充满阴森恐怖。

“现在年轻人嘴上功夫都是了得啊!”一花白老妪拄着拐杖附和道,言语里尽是嗤笑。

青年男子青发无风自动,飘扬张狂,放声大笑,笑声震的天宇颤抖,道:“老东西,别倚老卖老,都一把年纪了才这点修为,我若是你们早就羞愧而死,真是蠢货猪脑袋。今日,明知山有虎我偏向虎山行,我早有预感今日恐有杀身之祸,知你们布下天罗地网还故意跳进来就是告诉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东西,我战族天不怕地不怕,男儿是顶天立地血性男儿,女子是巾帼不让须眉,今日十死无生,为的就是给你们一个惨痛的记忆,这只是你们偿还的血债小小一份子,亿万年后,会有人将你们杀得片甲不留,哀嚎遍野,你们会知道惹了我们是你们最大的错误!”

“亿万年后的小子,看好了,睁大眼睛看看我是如何以低境界越阶大战这八个老杂毛的,记住了,我战族都是血铸成的种,从不出孬种!”

青发男子眼中疯狂战意燃烧,眸光万古,穿越无尽时光直射向帝皇此时的身影而来,似乎亿万年前他就知道帝皇会吸收他的血脉从而看到这些记忆画面,他慷慨赴死就是为了告诉帝皇,什么才是战族?想让帝皇看看什么战族凭什么称作“战族”。

“杀——”青发男子仰天长嚎一声,如真龙怒吼,猛虎咆哮,吼声炸碎一颗颗星辰,繁星簌簌坠落,寂灭无光,宇宙风暴暴虐乾坤,亿万里星辰宇宙动荡不安。

战剑横空,战意冲霄,一颗颗星辰在脚下崩碎,男子手持血色战剑向八人轰杀而去,猛如真龙扫虾群,猛虎荡羊群,神威盖世,神力动天地,剑光耀了十万里星辰,寒气冷了九万里天宇,森然杀气荡荡弥漫寰宇,一声叱咤穿透万古时光。

轰,轰,轰轰……

那片星宇沸腾爆炸了,璀璨夺目,无尽光芒射穿漆黑虚空,席卷天地的能量风暴碾碎一颗又一颗星辰,飞灰碎片无数,那里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这种战斗级别不是帝皇能看到的,记忆碎片断缺了,那段杀戮雄况不被记录,天地大道颤抖哀鸣,规则秩序瑟瑟寒蝉,时空都被打崩了,虚空黑洞一口口横亘,空间裂缝蛛网般交织密布,那个时空仿佛都要被打沉了……

最后,帝皇什么也看不到了,那个时空都要被打崩了,大道破碎,规则混乱,血脉记忆图片受到干扰无法记录下来那一段惨烈战况,只隐隐约约可见无数星辰破碎,瞬间灰飞烟灭,神芒千万道,黑洞千万口,鲜血飘飞,那是一幅神魔灭世的图景。

不知打了多久,直至最后帝皇看到一柄血色战剑带着鲜血折断插在一颗巨大星辰上,将那星辰插得全是裂纹,坠落下去,不知坠落何方,而青发男子遍体伤痕,刀剑插满身躯,双腿打入星辰里使自己神躯不倒下,头颅已被斩去,脖颈处鲜血淅淅沥沥如雨,心脏也被打碎,双臂被斩断。

他死了!

其他八个老者只有一人活了下来,半边身子被斩去,只有一只手臂和脑袋及半边胸部仅存着,气息萎靡微弱,宛如游丝,脸上全是惊恐至极的死灰之色,瞳孔涣散,好似九幽地狱走了一番,失魂落魄,最后身躯颤抖着,恐惧着,害怕着,极度不愿的接近青发男子,瑟缩踱步,久久不敢上前,似乎怕他没死绝突然睁开眼来斩杀他,那人就是噩梦,是魔鬼,最终老者颤抖着收走了青发男子的尸体消失在宇宙深处。

血脉记忆至此中断,帝皇眼中血泪流淌,紫色眸子变得赤红,胸口沉闷压抑,无法**,牙关紧咬,拳头紧攥,嘴唇咬出了血,指节攥出了血,他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之海里,怒火焚天烧,同时心中无比的骄傲,这就是战族男儿,血性十足,死了也不倒下,死也要站着死,头顶天脚踏地,腹中藏乾坤。

一人越阶独战八大高手,最后死战斩杀七人,终究敌不过围攻力竭而死,但他死得其所,死的有价值,他让敌人颤抖,让敌人心底恐惧害怕,让敌人知道战族到底有多么可怕?

“啊——”帝皇带泪嘶吼痛号,先辈的意志必须继承下去,他必将秉承先辈遗志战天战地,一往无前斩杀一切敌人,这才不会愧对先祖,方为战族男儿。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