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也风流

第四十二章第一卷完

许振华去和宁玫签合约,当然云国安也在,他到了片场之后就首先招呼宁玫,宁玫转身看见是他们,脸上的表情高兴又惊喜。

“云先生,你们来了。”她说。

云国安点点头,“振华和我一起过来,说是看看。”

他说话说得这么客气,但是宁玫已经知道他其实已经说服了许振华,才会两人一起来,不然以许振华的为人,他是一个人不会来的。

她很热情招呼两个人坐,又倒了茶水出来,拿了合约出来谈,许振华最后说,“希望不要让孩子受伤。”

这是他唯一的要求了。

宁玫立刻说,“这是当然的,我们拍戏会注意,孩子的安全第一,我们明白。”

许振华这时又说,“我希望能配合一下孩子上学的时间,让他放学或者周末过来,这样不会打扰他上课。”

宁玫这条也答应了,许振华昨晚检查过那份合同,见没什么问题,才和宁玫签了字。

最后三人站起来告别,宁玫和许振华握手,特别诚恳地盯着许振华眼睛说,“许先生,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她的心眼不可谓不多,知道云国安虽然是云恩的生父,但是现在能说得上话,拿主意的人必定是许振华才是。

于是她碰到了云国安,让他回去说服许振华,是机缘巧合,但是这也是情理之中更加容易的事。

许振华看着她琥珀色眼睛的颜色,没什么表示,略微点点头,就这样了。

最后还是云国安和宁玫多说了几句,他们才回了家。

云国安回到家里,没什么时间多呆就要返回k城去了,他还有工作在身,出来太长时间不好,云恩虽然留恋他,但是也比小时候懂事,和父亲抱了抱,然后送了云国安出门,就见他的背影远去离开了。

许振华陪着他一起,看着云恩皱眉头的样子,安慰说,“没事,以后还会来看你的。”

云恩表情有些愁,沉默了好一阵,才说,“爸爸说,我如果好好演戏,在电视上,他就能天天看见我,妈妈也可能会看见我。”

他这番话让许振华一怔,怔住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回过神来。

之后,他才压抑不住心里的惊异,问,“他真是这样说的?”

云恩点点头。

许振华明白过来到底是什么触动了云国安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原来他是这样的主意。

这让倒让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自己心里的感受复杂,看着云恩表情纠结地站在身边,茫然又郁结的样子,他拍了拍云恩的背,安慰说,“没关系,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不用怕,有我在。”

云恩听了他这样说,由此才变得没有那么郁闷了。

他其实非常担心和害怕,不是怕别的什么,而是要做一件自己根本就没有头绪的事情,这让他感到很陌生,不知道怎么办。而且他不怎么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那样让他觉得拘谨和不适。

但是云国安那样跟他说了,他心里微微一动,还是有些向往的。

云国安问他,“想妈妈吗?”

云恩自然答,“想。”

云国安说,“可是妈妈现在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回来,见不到她,怎么办?”

云恩听了他的话,只能睁着一双眼睛天真无措。

云国安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顶说,“你上电视,让妈妈在电视上看看你,你把对着你的摄像机当成是妈妈的眼睛,对她说你想说的话,她会看到的。”

云恩这还是头一次和父亲云国安一起提起母亲来。

他从小就和母亲分离,几乎没享受过什么一家人在一起的温馨,但是现在被父亲提起了母亲来,也不是不会想她和思念她的。

他被云国安怅然的语气说的微微有些鼻头发酸,揉了揉痒痒的眼睛,几乎要哭了出来,问父亲,“这是真的吗?”

云国安当然也知道这不是真的,只是他觉得,他不想在被其他人看轻了。

旁人看轻了他不说,还会连带地看轻他的儿子云恩,别人怎么说他他忍忍就好了,但是别人说云恩呢,说云恩命苦什么的,又说将来没出息,非常可怜云云,他听了在心里就一阵阵不是滋味。

那种感受,没几个人能明白。

他对云恩说,“是的,云云,你听爸爸的话,上电视,做大明星,这样就不会让妈妈在想你的时候看不见你了,其实你以为妈妈是不想你的吗,她也是很想你的,但是她看不到你,你离她太远了,她只能远远地想着你而看不到你,你将来有了出息,能去找妈妈,一定要过得好好的,才去见她知道吗,不然,她不会愿意见你的。”

云国安临走之前最后对云恩所说的话就是这样了。

云恩把他的话记住了,但是听得迷迷糊糊的。唯一记得的几个点是母亲想他,但是两个人太远了而无法见到,以后有了出息,就能见面了。

云国安利用一个儿子对母亲的思念,很容易就说服了云恩。

云恩对他的话,自然是全盘接收,字字铭记。

许振华听到云恩说起刚才那番话来,他这才明白了云国安的心思是什么。不过这时他又忽然注意到什么,想起杜晓丽和谭丽的名字里面都有一个想同的字,那么如此想起来,云国安其实过了这么多年都依然忘不掉谭丽是肯定的事实了。

又过了一些天,云恩终于到了要去剧组拍戏的时候,许振华去处理了工作从k城赶回来陪他,他不放心云恩一个人去,就算是傅大娘说了一道去,他也不放心,他是属于那种凡事都要握在手里才有安全感的人,于是就特地排开了工作回来陪云恩。

云恩这是第一次拍戏,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幕后的工作,云恩变得非常依赖和在乎他,临走之前确认了几次许振华会一直陪着自己直到剧本拍完才会离开,云恩这才放了心。

宁玫把他们带进了片场,给云恩剧本,还有告诉他一会儿导演回来吩咐告诉他怎么做,他照着做就行了。

云恩点点头表示知道。

他因为演一个哑巴,所以没有台词,这个倒是便宜轻松很多。

不过也是如此,他超级高超的“过目不忘”的本领也没被严编发现就是了。

云恩和许振华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许振华坐着他站着两个人依偎着看剧本,云恩看东西非常慢,往往许振华都看完了一页,要翻过去,他立刻阻止许振华,说等等,许振华这才停下来等他。

许振华首次发现云恩原来阅读速度是这样缓慢,几乎是正常的人的一倍多的时间。他微微好奇和诧异看着云恩眼球转动的模样,觉得他看东西实在是慢得非常,死死盯着,眼珠几乎不会移动,他都要怀疑云恩到底有没有看进去了。

他心里打鼓说,云恩不会是有什么阅读障碍之类的病吧。

但是之后云恩说了可以,他这才翻到下一页去。

两个人看过了东西之后,云恩差不多可以完整地复述出来所有情节,他嘴里念念有词,许振华仔细一听,才发现他是在说上一页的东西,但是却并不影响这一页的阅读速度,尽管还是一如既往的缓慢非常。

由此许振华觉得,云恩并非是慢而无功的。

唐嫣这时候发现了许振华在这里,她第一次见这个男人的时候就觉得他好看,这一次再见,仍然觉得他好看。

许振华穿着简洁干净,眉间器宇轩昂,带着英气和魄力,他只是坐在那里,就有别于周围所有的人,这种气质吸引了唐嫣,让她第一次忍不住想要靠近许振华。

但是许振华这时候陪着云恩看剧本,并未觉察到她在附近。

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云恩身上,本来沉肃轮廓深刻的脸上带着愉悦平和的神情。

这让唐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知道是什么让许振华心情这么好。

要知道,她第一次见到许振华的时候,许振华是沉着一张脸,浑身隐隐透出威势感出来的。

唐嫣走了过去才发现他怀里依偎着一个小男孩,两个人正在看着什么,行为亲昵,她心下觉得奇怪,难道这么年轻的男人已经结婚了吗?而且还儿子都这么大了不由得心下有些可惜。

她在一旁踟蹰,许振华这时就突然抬起了头来,唐嫣撞见他深邃深沉的眼,那如深潭无底的眼神,不知怎么就让唐嫣突然心慌了下,她平时对着章泽这样的大帅哥,当红小生,都不会面红耳赤,现在见了许振华,倒觉得不紧张不自在起来了。

她怔住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未语先笑了起来。

她用笑容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许振华看见她那样精致清新的笑容,并没什么表示,唐嫣一向自以为傲的美貌似乎对他不起作用,他略微对唐嫣点了点头,就没当她是一回事。

唐嫣倒没有因为他没在乎自己的美貌而感到挫败,她此时脸上还带着妆,身上也是戏里的衣服,显得和周围都不合时宜,但是她自己也并未注意到,只是暗暗捏住自己的衣角,心底打着鼓,脸上维持着含蓄的笑容。

风度是十分好,气质也绝佳,整个人如果换一身光鲜亮丽一点的衣服,那么就是大户人家教养出来的那种闺阁小姐。

她首先试着友好开口问许振华道,“没见过你们之前来呢,是带孩子来拍戏吗?\"

许振华摸不清她什么来路,也不知道她就是戏中的女主角,只当她是个一般的演员,见了她就这样口气随和地问了问题,许振华不好不回答,略微点了点头,答了一个是字。

态度还算随和,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唐嫣现在显得没有那么紧张了,落落大方开启话题道,“这是你儿子,长得真好看。”

这句话说出口让许振华高兴了一下,他的脸上露出一点笑意来,那种温柔英俊的笑容,一下子就改变了他沉稳坚固的外表。

他礼貌很好地对唐嫣说谢谢,唐嫣见他不再是那么冷漠,来了兴致,再接再厉,道,“孩子这是几岁了,选来演什么角色的?”

她压抑了自己想要和许振华搭讪的心情,于是这有个机会能和许振华说上话,便就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许振华没在意她的态度,只是当做寻常聊天一般和她聊了聊。

说了云恩演绎的角色名字,又说,“之前有事没能来,现在没了课业才带他来的,为了不让他耽误学习。”

他说话声音很好听,显得不急不缓,又从容有力,仿佛是从书香世家走出来的贵公子一样让人心生好感。

唐嫣和他说话间就已经被他身上散发的气息折服了,忽然觉得他这样的好男人,就算是结了婚也无所谓啊,小孩子那么可爱,他人又英俊儒雅,就是单单看着饱饱眼福也可以的。

她当时人还年纪小,正是喜欢看美好异性的时候,于是对着许振华心生好感,也仅仅就是那种发乎情,止乎礼的单纯花痴心情而已。并没有想过什么,单单只是单纯的欣赏。

但是她却忽然听许振华说他的儿子居然就是和自己演对手戏颇多的那个小哑巴。

之前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孩子,还以为和李子奇一样,都是活泼的性格,现在见了云恩这样,她才觉得导演实在是十分会选角。

她惊异,“那他就是周桂了吗?那个和男女主角有颇多对手戏的角色了?”

许振华见她神情有些古怪,便问怎么了?

唐嫣显得失望,不过不好对许振华解释其中原因,于是这时趁着导演叫自己,她就离开了。

她心里有了些芥蒂。

要说,这是因为之前她本来对还未见面的云恩有些抵触情绪,原因是她本来不看好宁玫,以为她受到了许振华的拒绝,必定就没戏,所以她抱着奚落的心态看宁玫遭殃。

但是后来没想到宁玫又说服了许振华,这就让唐嫣觉得颇为没意思了,连看她好戏的心也没了,她就把不满宁玫的情绪或多或少也转移到了即将要来剧组演戏的云恩身上,毕竟她觉的云恩是宁玫带进组来的,那么他就是宁玫那边的人。

她自己不太喜欢宁玫,所以就对凡是和宁玫有关系的人都有了敌意。

但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许振华居然是云恩父亲,她对许振华有好印象,这样再看云恩,她就对云恩的感觉都变得有些微妙和复杂了。

她在剧组里面和宁玫有过节,但是时间长了也知道不拿到台面上来说,只会私下互相诋毁。

宁玫这时请副导演过来给云恩说戏。

她是特地看到唐嫣离开,这才叫了柳牧桃过来的。

她说话十分客气谦和,“许先生,久等了,这位是副导演柳导,他给孩子说说戏。”

许振华不知道宁玫和唐嫣之间的不合,自然不知道方才是宁玫看到了唐嫣和自己说话,才故意找了个借口把唐嫣支开。

他点了点头,就陪着云恩听柳牧桃讲戏。

因为云恩还有李子奇他们这一群小孩子都是没有经验的群众演员,自然比不得章泽他们是有经验的专业演员,由此每次拍戏前都要导演亲自过来给他们讲解,怎么演,他们才知道如何演绎。

柳牧桃说得挺简单,第一幕就是要让云恩从楼梯上走下来,然后走进厕所。

在厕所里面,他会被李子奇他们揍一顿,然后章泽赶来,救了他,这就是他今天要完成的部分。

云恩没有表演经验,当做是在听老师讲课一样一条条记住了柳牧桃的话,然后就去演绎。

许振华本来还挺担心云恩表演被打的一幕的时候会不会真的受伤,但是后来他才发现导演根本就不需要李子奇他们揍云恩,只是需要他自己装作被推倒的样子就行了。

云恩因为没有台词,所有的表演都要靠动作和表情来完成,李子奇他们只需要叫嚣几句就好了。

这样一来许振华才发现,原来云恩拍戏最困难的地方不是他在戏里面受到欺负的部分,而是他要表演出来一个人正在受欺负的状态。

意思就是,他没有受到欺负,但是他就要揣摩和感受那种状态,然后在行为和脸上表现出来。

这个确实很考验了。

导演给云恩原本安排了一天的戏,他却拍了两天,最后才马马虎虎达到了要求。

许振华没想到他们拍戏这样枯燥无聊,电视上看着优美动人的画面,原来在拍戏现场,都是无声的,全部要靠演员自己的精力和表演张力才能表现出来。

那些什么摔倒了会有的声音,还有人伤心落泪时候会有的音乐,原来一切都是后期配上去的。

许振华觉得云恩拍戏太辛苦了,不免了起了要劝他放弃的念头。

回到家里,就问云恩,“今天累吗?”

云恩自然点头。

许振华又问他,“那明天还去吗?”

云恩犹豫,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许振华摸着他柔软的发丝,了然地点了点头,最后勉力他,道,“没事,尽量去做,做了就不要管结果了。”

云恩心里也只有这样想了。

毕竟他不懂演戏,又好像不对这件事情开窍,每次都要章泽陪着他练习好长一段时间,两个人之间的对手戏才能通过。

云恩之前都不懂这些,以为章泽和自己排练,是正常的事。

但是后来他无意听到了唐嫣在一旁说,“喲,你也真是,一个堂堂主角还和一个小配角对戏,让他去找经纪人和其他人就好了啊。”

由此,他才知道原来章泽这样做,并不是他的义务责任,而是他自愿的。

他知道给别人添了麻烦,头一次对外人生了亏欠之心,待唐嫣走后,低着头对章泽说,“对不起。”

章泽则是笑笑,蹲下来和他平视,摸着他的头顶说,“没事,反正也是我们两个之间的戏,我们排练多一些,导演还能早些让我们过。”

云恩被他这样说了心里的愧疚之情少了些,又对章泽说,“谢谢你,章泽哥哥。”

章泽见他童音稚嫩,模样认真可爱,笑着说,“没关系,你爸爸特地嘱咐我要关照你,今天他有事没来,把你托付了给我,我怎么能不好好照看你,我们赶紧多练习几次,练好了,就找导演开机,没关系,再试一次我们说不定就成了。”

云恩点点头,这又才对起戏来。

云恩之所以称呼章泽为各个,是之前在试镜的时候就和章泽认识了,虽然不是熟悉,但是后来章泽送了他书,又在剧组十分照顾他,这才让云恩对章泽有了亲近之心。

他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对章泽有了好感,继而称呼他哥哥,依赖他和信任他,这对云恩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他往往要经过很多的时间才能完全信任一个人,但是章泽平时待人很好,一点也没有明星的架子,他不可否认人长得好,会占一些便宜,但是他接人待物,也极其进退有度,胆大心细,故而剧组里的个个都十分喜欢他,他人缘好,也不是没有的道理的事。

章泽第一次见云恩,听他读小说,虽然语速缓慢,但是一句一个字的,有种孩童特有的认真和真心在,他就特别喜欢云恩这样,认为他不讨巧,也不卖乖,是个十分踏实勤勉的性子。

他在演艺圈浮华浮躁,见过不少自作聪明但是却只有一点小聪明的人,最后都干不成事,章泽由此,倒是喜欢上云恩这种笨拙又认真的性格了。

他们两个那次下午对戏的时候,是许振华唯一一次在云恩拍戏的时候缺席,其他时候,他都想一个完美父亲一样兢兢业业陪着云恩,守着他,给他带水,带衣服,还伺候他休息,旁人见了云恩这样都很羡慕他,觉得他的待遇简直比剧组里名气最大的章泽都还要好了。

但是许振华这唯一的一次缺席,就招来了云恩被人闲话。

他不知道,只是办好了事情赶回来接云恩回家,云恩显得有些落落寡欢,虽然他那天下午表现的不错,但是仍然因为听到了旁人话让他心里负担很大。

他性格敏感,章泽是早就看出来的了,许振华问起云恩为什么情绪不对劲这件事情来,章泽当然知道个中原因。

但是他并不好说剧组里面的各种纷争,纵然知道唐宁之间的纷争,但是许振华和云恩只是圈外人,把这些事情说出去给外人听,倒是让他们心里不舒服。

于是他哈哈笑地打了几句圆场,并没有详细说唐嫣的不是,只强调说了云恩今天拍戏顺,还说导演特别满意之类的话。

这都是事实,但是云恩依然不开心,许振华见问他他也不说,没有了办法,最后只有谢谢了章泽抱了他回来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许振华不放心,又问起云恩这件事来。

他因为自从开始照顾云恩了,云恩便很少把话藏在心里不跟他说,于是云恩头一次这样,倒是让他颇为在意了。

只是在他问过了云恩之后,云恩张了张口,并没有说出话来。

他没办法说别人的不好,也没办法说别人对自己的坏。

只是闷着声一个人不开心。这让徐振华也有些头痛。

许振华见他自从进了剧组之后就变得越发沉闷的样子,他猜想也是云恩在里面过的并不开心,云恩并不想出名,也不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好奇憧憬当大明星。

他最后只好叹了口气,过去搂住云恩,说,“好了,不愿意说就不说了吧,明天你就是最后一天去那里了,今后都跟那边没有关系,把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睡觉吧。”

云恩听了他这样的安慰,最后才点点头睡觉了。

许振华为他关了灯出门来,心里有些替云恩不值。

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他暗自对自己说,以后都不会让云恩再去做这种事,云恩还是每天做个单纯的学生比较好,上学放学的,没事他能在家里看看书,看看电视,哪里也不去,就乖乖地坐在家里盼着自己回来。

那样的生活才是他期盼的,也是云恩能够悠然度日的方式。

一年之后,云恩升上了小学六年级。

他参演的那部电视剧终于在电视上播出,这在蕖县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村里的所有人都当他成了大明星,但是他其实并不是。

许振华原本不赞同他去演戏的,但是看到拍出来的电视剧之后,能在电视上看到云恩,这也同样让他高兴。

云国安为电视上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他特地给云恩打电话来,当时许振华也在家,听到云国安若有若无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过来,云恩则是嗯嗯嗯地回答他。

云恩确实没有做名人的自觉,他觉得演戏之后把自己原本平静的生活都打破了,这是让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都不能适应。

他不能适应走到哪里大家都对自己指点,也不想听到大家问他,是不是什么什么戏里面的谁。

他还没有正式当明星,就体会到了出名的累赘。

而关于严编他们的那部电视剧,反响是不错的,章泽和唐嫣都红了一把,但是这都跟云恩无关,他没有一炮而红,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惊人的表演天赋。

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有一篇报道在提到严编的时候特意说,周桂这个角色是导演选过演员之后特地按照云恩的形象来写的,这个角色之前没有,是云恩打动了导演,才让严编有了后来的构思。

唐嫣当时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有些吃味,心想这个报道居然不报道主角,反而去八卦一个不起眼的配角,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不过她这时候接了新戏,演古装片的女主角,这才让她心里忘记了这件事,忙演戏去了。

云恩回到学校来仍然每天过着单调乏味的学校生活,在学校里面没什么朋友。

最开始的时候还有同学好奇他而跑来班上特地看他,但是见到他没什么特殊之处,仍然是眼睛是眼睛,眉毛是眉毛的,时间一长,大家就对他的兴趣削减了。

许振华这个时候经济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了,开始开着车来学校接云恩上下学。

但这样的改变也没让云恩感到物质生活上的变化,他并未觉察到自己的生活变得比起以前来变好了,只是为小学毕业了要离开蕖县而感到忧愁。

许振华安慰他说搬到了k城去之后一切也是和以前一样的,并没有任何不同,这才让云恩放了心。他还以为以后的生活也会像在蕖县这样宁静安逸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