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白敏全部章节

“温县长,你的手机响了。(wenxue6.com)”老宋说了一句,往嘴里扔了一个花生豆。

温县长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看,是江玲玲打来的。温县长的手都哆嗦的差点儿把手机掉在地上。“喂,喂,喂......”

“啊,我是江玲玲,明天早上8点钟,在我家门口,我先给你300万,剩余的按进度分拨,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要租地建兔场,你要和村里协调。”

“喂,地的事儿,我向你保证一定给你办下来,放心吧。”

“那,我先谢谢你了!”

“不不不,这是帮助老百姓致富的大好事,我代表县委县政府谢谢你!”

“嘟嘟嘟......”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温县长还没有缓过神儿。

“温县长,温县长,咋了,是愣怔了,还是惊呆了?”

“好了,这下你有钱了,我们几个也走了。”老牛,老宋,梁远等5个男人一起走出了酒店的门。温县长分明听见。“想不到,老温,还有这狗头福。”

“是啊,一个又穷又酸的县长,何德何能--这可是一大笔钱啊?”

“人家虽然穷酸,可是人家有魅力,不过咱们做的也太不近人情了,我看咱几个就凑10万块,明天当面交给他,你能说日后,人家就没有一点儿用处了,好歹是一县之长啊!”

“说来也是,可是,人家未必需要,你没有听到吗?1200万已经有了着落,只怕是雨后送伞,人家未必领这个请?”几个人相互看了一下。

还是老牛机智,他在老宋的肩上拍了一下,说:“啊,我想起来了,这是温县长的阴谋,是试探咱们呢,哎,真是的。这文人就是不好共事,一步一个坑。”

“算了,咱们是谋小家,人家是谋大家,要是人家高升了,咱也不眼气,咱现在是车子,房子,儿子,啥都有,咱也求不着他。你们愿意送钱,不必理会我,也不必在意我。”

“老牛,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们才不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算了,回家陪老婆了。”

“哈哈。”老牛,老宋等人笑着,都各自回家了。

次日。江玲玲早早和怡怡回到家中,没想到约定8点与温县长在家门口见面,可是,时间早已过点儿,仍不见温县长的人影。

原来温县长听信小张的进言,咱是一县之长,她说8点到,咱偏偏不按照她说的做,要给政府留点儿尊严。怡怡似乎对江玲玲的约定产生了怀疑。“嫂子,你有没有看过他们的证件啊?”

江玲玲想了想,说:“怡怡,看你问这话,我怎么好意思看人家证件。难道你怀疑温县长是假的?”

“人常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温县长是个冒名顶替的,咱们这下可就上了一个天大的当啊!”怡怡说着拿着笤帚扫地,“哦,对了,既然温县长没有来,咱们计划一下,把你的房子装修一下,看看,来人都无处坐。”

“你说的是啊,我正好有此意,就是不知道哪家装修的好,质量要有保证,咱们不怕花钱。”江玲玲说完,把怡怡手中的笤帚夺了拿在自己的手上。“快快放下,你这不是替我打扫,是污染空气。”

按说远安干这一行的多得是,可怡怡偏偏要找丁石的老部下张盈盈,因为张盈盈是丁石安放在岭北市的一个间谍人物,如果,让她参与装修,可谓是一箭双雕,既能进一度证实王二娃的真是姓名和对丁石的盘查,起到双重的作用。眼下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顺藤摸瓜看看这个疤疤脸究竟是何方神圣?于是,怡怡笑着问了江玲玲一句:“倒是有个朋友,她好像有这方面的人才,听说是搞彩钢的,就是不知道这装修的小活人家干不干?”怡怡故意抬高对方的势力,这样说是让江玲玲有一种,有求于人礼下于人的感觉。

“怡怡,那你就联系吧,这件事儿就靠你了,若是兔场的钢结构和装修一起搞定,那自然是最好,嫂子一定重重有赏。”江玲玲哪里知道这是怡怡精心设计的一张大网,接下来怡怡的话可就是讨赏的。

“嫂子,这兔场一旦建好,你就忙了,何不在这事情定下来之后,赶紧寻找一家货源,也就是兔种,不瞒你说,德国有......”

“怡怡,这德国我可没有去过,咱又不懂德语。”

“哈哈,我懂呀,我还有个建议,让政府出资,咱们不花一分钱,在政府的庇护下,这样走到哪里都有个照应,接待自然不敢马虎。”

“怡怡,你都替嫂子想好了,嫂子就听你的。那嫂子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想好,那什么奖赏你?”

怡怡嘿嘿笑着。

“哦,知道了,你喜欢王哥,我就把他让给你,反正现在我已经有了事业,离开他我照样能养活自己。”

怡怡的脸红了,不经她还是开玩笑的回了一句:“好,只要你舍得,我当仁不让。”

“玲玲,有人找。”楼下传来了老江头的声音。江玲玲答应了一声,急忙和怡怡就下了楼。老江头已经招呼温县长和小张坐在凳子上,“不好意思,房子刚刚盖成,还没有来得及......”

温县长环视了一眼,点点头。“温县长,没想到我前脚刚到,你也到了。”江玲玲伸手和温县长握握手。

“原计划8点到,没想到早上有个会,给耽误了。”温县长打量了一下江玲玲身后的怡怡。“这位是?”

“哦,怡怡,是公司的ceo。”江玲玲一语道破怡怡的职务和此次谈判的重要xing。这下可难住了温县长,他不知道接下来话锋该瞄准谁?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多奉承,少吹嘘。

“嗯,一看就是才貌双全,一语定乾坤,可敬可敬啊!”温县长伸手握了一下怡怡的手。

“温县长,听说县委书记要调走......”怡怡这话说得很突然。温县长不加思索的说:“这么大的事情,我这个一县之长都没有听到一点儿风声?”其实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是怡怡试探真伪。

小张嘿嘿一笑:“温县长,你不知道,我可知道,你大概忙于公务,忘记了吧,上周省组织部来人名里是视察水电站的建设情况,暗里是考察下一任县委书记的候选人而来。”

“哎,官职大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为老百姓干了多少实事儿,就像这修路,就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我已经考察过了,这就近的山上有数十种中草药,还有咱们北原乡那个养兔专业户,上次因为是路不通,耽误了出口的时间,外商说没有如期交货,让我们的养殖户赔了一大笔违约金。”

“温县长,一心为民,心系百姓,真是一个好官啊!”怡怡说着看了一眼江玲玲。

“哦,对了,温县长我给你说的我想建一个养兔场,这地.....”

“不瞒你说,三天后,还是在你家,签合同吧。”

江玲玲这下高兴了,笑着说:“温县长,那我今天就把300万转到你账上。”

“你理解错了,不是转到我账上,而是转到交通局的账上,这是专款专用。”温县长笑着说。“哦,对了,还有个要求儿,得给你说一下。”

江玲玲愣了一下,问:“啥事儿,你说?”

“刚才我看到你家案板上那手擀面,真是想吃啊?”

“嗨!这有啥,只要温县长喜欢吃,我天天给你擀面吃,再加上咱家的土鸡蛋和青菜,这鸡蛋捞面就色香味俱全了。”

这一句话听着很朴实,可是让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了那可就成了绯闻,幸好身边没有别人。

三天后。江玲玲拿到了土地租用协议,甭提多高兴了,这还不算,在怡怡安排下,张盈盈和承包方的法人代表郝烁也如期而至。甲乙双方一拍即合,当场就签了合同,郝烁还承诺了合同之外附带把江玲玲的房子也家装一下,包括院子里的硬化和绿化等等。江玲玲如偿所愿,这下爹妈就能睡个安稳觉了。她兴高采烈的抱着怡怡,“怡怡,我给王哥说一下,你跟着搜子干吧?!”

“可以啊,哪有何不可。”

“真的?”

“那还有假?”

由于张盈盈的到来,怡怡又进一步对王二娃在岭北市的情况有了更深的了解。王二娃这个名字第一次是听丁石说的,这一次是张盈盈亲口告诉自己的。怡怡在网上查到王二娃是个在逃通缉犯,身份信息也搞清楚了,怡怡眼珠儿一转,又来了主意。

她拨通了王二娃的电话。“喂,怡怡啊,有啥事儿吗?”

“王哥,我想回公司,这儿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哎,哥也想让你回来,这么大的地方空荡荡的,可是,玲玲这个人做事情有些冒失,你得给她当好参谋,过一阵子兔场初具规模,你回来了,不但我放心,你也放心。”怡怡这一试便知,原来王二娃不想让自己回去,怡怡一下子就联想到,建兔场根本就是一个幌子,是为了把自己撇开,他要干自己的事情。怡怡突然话题一转,“王哥,嫂子说在兔场建成之前,去一趟德国,考察一下兔种。”

“那就去吧。”王二娃顺口说了一句。

“王哥,可嫂子也给你报了名,说是半个月以后和县政府组织一个考察团一块儿去,提前给你说一声,

把身份证准备一下,要随着大家伙儿一起到市公安局办出境证......”

王二娃一听,心里直打鼓,小声嘀咕:看来这儿待不下去了。

“王哥,你说啥呀?”其实怡怡已经听到了,故作没有听到。

“不好意思,我的身份证不在身边,这样吧,我就不去了,兔场是玲玲的,一切都由她自己做主,哥认为你去最合适,你懂得外语,咱一个乡巴佬去德国,哥怕找不到厕所,丢中国人的脸!”

“真不去?”

“真不去!”

“那,王哥我就和嫂子,还有男男去了,回来给你捎点儿啥,你尽管给我说,保持通话,我想你了,也好趁玲玲不在身边,偷偷给你打一个电话。”

王二娃挂了电话,就给聂行长打了电话,说三天之内,急需现金1个亿,若能亲自送到,当面酬谢300万。聂行长一听,说先给送3千万。果真王二娃兑现了100万给他。聂行长三天之内把剩余的都给了王二娃。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所谓的东风是什么呢?就是一架直升飞机,就在怡怡紧罗密布进行布网的时候。王二娃购买的直升飞机,已经安全降落在昆仑石油大厦的楼顶,有了这个空中交通工具,王二娃随时随地都可以乘坐飞机从空中逃离。

王二娃把钱放在直升飞机上一切准备就绪,哪一天离开,王二娃知道不会太远。因为他开始怀疑怡怡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进入怡怡的圈套,还是趁早离开,不能束手待毙。他点燃了一支雪茄,狠狠的吸了一口,掏出来手机给镰刀张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试飞,鸟瞰一下远安的市景。

其实王二娃是打算走了,他已经和香港的赢鹰通了电话,赢鹰也联系到了一个安全降落的地方。就等王二娃顺利到来。

王二娃为了不让怡怡怀疑,并嘱托卫来保分批给江玲玲打款。越是顺利,怡怡就觉得要出问题,怡怡随即接到领导指示。已经证实这个潜藏在远安市疤疤脸昆仑石油集团董事长就是网上通缉的王二娃,这么可怕和危险的一个杀人犯就在人民群众中间,一天都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必须绳之以法。怡怡推脱说肚子痛,悄悄回到市里。协助公安人员实施抓捕行动。同时这一天大消息也传到了东莲市公安局局长的办公室。

正好刑警队队长张中华在给局长汇报工作,听到这个消息,他可得呜呜的。

“嗨嗨嗨,中华,你哭什么?”

张中华半天才搭话:“局长我这是高兴,这下就可以告慰张警官的在天之灵了。”

“我命令你,乘坐直升飞机配合远安市公安局,把这个罪犯带回来。”

“好,一定完成任务。”张中华给局长敬了一个礼。

王二娃乘坐在直升机上,随着发动机隆隆声响起,他的心也升了起来,他笑着说:“远安这个城市好美啊,可惜,我就要离开你了。”

“你说什么?”

“呵呵,镰刀张,想到了我让你来远安的任务是干啥了吧?”

“大哥,你真是深藏不露,一露准惊天动地。”

“是啊,大哥这么多年可愧对了不少人,最对不起的是我妻子卫彤云,她还怀着孕,死的可怜不应该。不该死,死的恓惶。蓝雪死得不值得,死得冤枉。王三和兀黑虎该死。在还有就是那个他四川人,当时只是为了一部手机和几百块钱,他死得不值得。还有就是小英,为我生下了男男,她就撒手人寰,不管怎么说,在这个世上还有我和她一个孩子,也算是有了王家的种。

“大哥,你看--”

王二娃有三架直升机尾追而来,还向他喊话:“快快降落,你已经被包围了,不要顽抗。”

“嗒嗒嗒--”一梭子弹从王二娃的头顶飞过。王二娃喃喃自语:“罢,罢,罢!”王二娃打开机窗,抓了一把钱扬了出去,“哈哈,钱是粪土,钱是魔鬼,钱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哈哈,我统统给你,哈哈......”

“不要再撒钱了,把飞机停在楼顶,听到了没有?”

王二娃纵身一跃,跳下了飞机。卫来保站在窗口看到这一幕,赶紧把王二娃留给他的9000万,让保安装成10个袋子,正要下楼,他朝下一看:全是警察,黑压压的一片。还有就是警车已经封锁了出路。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睁眼一看怡怡穿着警服。“原来你是......”

“卧底对吧!”

王二娃杀人案成功告破,涉案人员较多,都根据情节轻重一一量刑。公安部授予远安市公安局集体一等功,授予经警怡怡个人二等功。

授予东莲市看守所的狱警,陈警官个人二等功,张警官追为烈士。陈警官坐在轮椅上,手捧一束白色的郁金香放在张警官的墓碑前。“小张,你放心吧,案子破了,虽然,你没有机会看到,但你要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些不守法的人一定会得到法律的严惩,你听......”这时电线杆上的喇叭里传来了,审判长宣判:

罪犯卫来保,因毒品交易罪、盗掘古墓罪、包庇罪、伙同他人抢夺罪、偷盗罪。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无期徒刑。

罪犯王二娃因杀人罪、毒品交易罪、盗掘古墓罪、伙同他人抢夺罪、偷盗罪。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死刑......

(已完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