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被顶得往前爬攻跟着戳爬

这个小小的动作,看在慕以轩眼里就从防备变成卖萌了,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被白皙的手掩去一半,只剩下高高的鼻梁,上面是两个铜铃似的眼眸咕噜咕噜转。 奇中文网新地址:www..com

慕以轩嘴角扬起,勾起一抹罂粟般危险美丽的笑,仿佛看透了柳白苏那点小心思,开玩笑,他是谁?

柳白苏心觉不妙,干脆错开了自己的眼神,嘴里嘟囔了两句。

慕以轩就这样静静地站着,清瘦的模样却给人以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微微眯起眸子,好整以暇地看着柳白苏。

柳白苏也不逗了,她确实也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到底抽到几号。

将攥在手心的纸片一点一点剥开,柳白苏紧张地心脏扑扑跳。

盯着那没有半点墨迹的纸片,柳白苏眼珠子一瞪,愣住了,嘴张得很大,一动不动。

这是中奖了?!她,中奖了?!

这抽到落空签就相当于得到免试,可以直接进入下一轮!

时间凝止,柳白苏喜滋滋地消化着好消息。

不知过了多久,慕以轩对于柳白苏转过身,背过脸去的动作感到不爽了,从刚才到现在,他已经有四十一妙没有看到他苏宝了!

“嗯?”轻轻地发出了疑问,磁性的嗓音依旧是那样的醉人,低沉中夹着性.感的哑。

一声打破沉静,柳白苏慌忙瞟了一眼身侧,哦,没看见,然后贼兮兮地一笑,将纸片重新攥回手心里。

转过身,那对黑珍珠似的眸子泛着星芒,落在慕以轩的泪痣上,再对上那道深邃的光,柳白苏嘴角是淡淡地笑。

慕以轩看着柳白苏紧抿的嘴唇,充满希翼的眼睛,立马就想到这丫头要做什么了,没关系,他陪她玩。

“你猜,我纸片上写的什么?”柳白苏眨巴眨巴水灵灵的眼睛,里面的光溅起一层又一层,澄澈美丽。

那带着笑意的语气就像是一个一个音符撞在慕以轩的怀里,拼凑出让人痴迷愉悦的曲子,一时听得心醉神迷。

迟迟不回应,柳白苏还以为慕以轩没有听见,踮了踮脚,在他眼底挥了挥手,试图引回对方的视线。

“二皇子殿下。”

“……”

“嗯?”

“……以轩。”

柳白苏骨碌骨碌转了两圈眼睛,有点纳闷。但对上那七星隐曜般的眸,立刻捏紧了手中纸片,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那桃花眼蛊惑。

“以轩。”

“嗯。”

柳白苏的声音向来不是酥软绵柔的那种,而是似若清风那般,清爽不拘束,温暖不过腻,就像是替春天说话的人,在你耳边低语。

“以轩,想出来了吗?”柳白苏笑盈盈地抬头看着对方。

这一次,慕以轩竟发现自己无法与柳白苏正面对视,她的每一声轻唤都挠的他心痒痒,迫切地想要占有她的所有光辉,再隐藏起来,只独属于他自己一人。

在柳白苏觉得“慕以轩怎么可能跟她玩这么幼稚的游戏”后,眸里光点黯了黯,垂下头。

“苏宝这回运气不错,你是之前烧了高香,救人胜造七级浮屠了吧?”

轻挑的语气在耳边响起,柳白苏蓦地一愣。

他果然是猜出来了,啊,跟他这种智商破天的人玩点儿竞猜游戏怎么就这么无聊呢!

柳白苏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慕以轩,眼底写满了惊喜以及深深的无奈。

敛下眸子,柳白苏肩膀顿了顿。

等等

啥,不对

什么叫做“苏宝这回运气不错,你是之前烧了高香,救人胜造七级浮屠了吧?”啊喂?!

难道她稍微一次运气好点儿,就只能叫做她求神拜佛求来的吗!

难道就不能是老天爷爷眷顾她,对她特殊的护短呢魂淡!

柳白苏恶狠狠地刮了慕以轩一记眼刀子,迈着步子,朝着场边走去。

慕以轩抬眼,那束及腰的长发由一条青色的丝带随意锢住,就像是娟娟细流,倾泻而下,又如同河边柳絮因风起。

无奈地笑了笑,摇了摇头跟了上去,剩下一片人留在原地唏嘘。

刚才被慕以轩用凌厉眼神扫过而剥夺了话语权的人议论纷纷。

虽然他们没有听清内容,然,柳白苏与二皇子殿下相识却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天呐,柳白苏居然和二皇子殿下认识,难怪了!

难怪她可以惹是生非,四处招惹人,而且为人嚣张不内敛,原来有这样强大且身份高贵的人罩着不是吗?

可怜的柳白苏啊,就这样被人一点一点抹黑了。

不只如此,就连一会儿比赛,有人都觉得她其实根本没有实力,前百名都是靠关系进的。

甚至还有人在冷嘲热讽,现在可以靠关系,后面进了前五十,看她怎么办。

实乃冤枉啊,柳白苏无处申冤,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扣上了“我是关系户”的高帽子。

要让她知道,非气死不可。

你们不去招惹她,她什么时候招惹过别人?还说她惹是生非?那些杂碎嫉妒心重找她麻烦,她对付一下怪她咯?把这群自作聪明的杂碎击败不是一件牛逼哄哄的事吗?凭什么不准她嚣张了?有本事你也来呀?

呵呵,可是你不行。首先你得有人羡慕嫉妒恨你,你没那个资本就他娘的给姑奶奶我闭嘴;其二你还要斗小人耍躲暗箭不受伤,日防夜防,你行吗?不行就闭嘴,柳白苏行,凭什么不可以嚣张?

柳白苏快步走到场边,站定在了一处,慕以轩正朝她过来。

兴致勃勃地往台上看,这就跟看罗马角斗场比赛一样刺激有趣,柳白苏这辈子看不了角斗士撕逼,看看这个也行。

咦,这个人她认识诶

一身纯白色的长裙,若高原寒雪覆盖大地,银装素裹,上面还有一层金色的薄纱霞披,就如同金色灿烂的阳光笼罩一样,给人以温暖的感觉。

这不是青衣还能是谁?

之前还在柳白苏那儿吃了哑巴亏,这下居然放弃赫南臣,跑这儿来勾搭慕以轩了?

听说还是二年级呢。

柳白苏侧过头,抬起眸子,用胳膊肘撞了撞身侧的男子,安静的他就像是高岭之花不易亲近,自成一个世界。

“嗯?”

扫视一眼轻挑的唇角,对上那枚湖蓝色似汪洋的眸子,柳白苏忽而觉得这人足以媲美雪山上的暖阳,令人眷念而深陷其中。

“喏,那可是为了你而专门留级的二年级哟,啧啧啧,有狂热的粉丝群真好。”

柳白苏瞥了一眼台上,又自顾自地摇着头,发出感叹。

那语气分明的写着“我好羡慕你”,可慕以轩却从柳白苏的眼睛里看见了笑意和戏谑,就像在说“活该被缠住了吧,谁叫你粉丝多”。

打趣的语气里透着嘲讽,慕以轩瞬间满头黑线。

柳白苏,他可不舍得对她发火,自然矛头就对准了场上的青衣。

冷厉如刀戟的目光投向台上,注视着那正在放着大招的青衣,柳白苏心下一寒,她怎么觉得被这样看着就跟凌迟一样可怕到令人窒息呢?

似乎是感觉到“灼热”的视线,虽然这个灼热是台上女子自己遐想的,她只是感觉到扑脸而来的是刀绞般的寒气。

可是赛场上不容她分心丝毫,就在她侧过脸,痴迷地看着慕以轩时,对手便伺机凝成无数道风刃爆射而来。

还未感觉到危机来临的青衣,就这样被万刃穿心,凌迟般痛苦的感觉席卷而来,她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撕裂开来。

低下头,只见自己全身多处都被锋利尖锐的风刃割的遍体鳞伤,献血染红了雪白色的纱衣。

柳白苏看着青衣狼狈的模样,再瞅了瞅此刻悠然自得的慕以轩,摇了摇头,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妖孽!

这家伙居然使美男计!

柳白苏思自此,不由地伸手摩挲着白皙雪嫩的下巴,要不一会儿她比赛的时候也叫慕以轩使使美男计什么的?

什么?节操?什么?下限?什么?无耻?什么?作弊?

这些东西柳白苏早就丢掉了,在柳白苏看来,这不过只是“暗器”的一种,要不你有本事也叫慕以轩帮你好了?你没本事,凭什么指责她?

裁判已经宣告成败,柳白苏看着全身鲜红,衰败地瘫倒在地上的青衣,幽幽地冒了一句,“其实红色的纱衣还好看些呢。”

场外观战的其他人,有些离得柳白苏近,自然也听见了柳白苏的话。

顿时hold不住,全都笑翻了天,这么明目张胆、冷嘲热讽的还是头一次见。

有些见过或者听说过柳白苏的,都见怪不怪,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嚣张。

问,他们怎么就没有注意到慕以轩呢?

答,慕以轩要是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怎么可能会有人发现,除非是等级比他高的。

问,柳白苏怎么能看见?

答,这不用问了,咱们的二皇子殿下怎么可能会在他亲爱的苏宝面前隐藏起来吗?

赛场上,青衣几乎是被架下去的,因为她差不多是要死了的,三魂七魄她都已经毁了一魂三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