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

两年之后

山间的空气清新极了,郁郁葱葱的高大梧桐树下,一幢由竹子搭起的小屋里飘出缕缕青烟,池塘边偶尔有几只小青蛙“呱呱”地叫上几声,扑通通地从嫩绿的这一片荷叶跳到那一处荷叶,最后扑通一声跳入水中,欢快遨游而去,飞溅起的水珠将淡粉色的荷花点缀上如珍珠般圆润的水珠,金色的阳光扑满满地散下,如同璀璨的黄金一般。

屋前,有一只黄鹂带着另一只幼小的黄鹂站在柳枝上,那歌声如此美妙动听,只将人听得如痴如醉。

章俊铭从屋里拿出碗筷,石桌边的女子忙从章俊铭手中接过碗筷,整整齐齐地摆在高大梧桐树阴下的石桌上,女子微微朝他一笑,幸福溢满着她整个人,仿如全身被包裹着的金色阳光一般。

章俊铭笑着对那两只黄鹂说道:“茹芸,青儿,我们可要吃早饭了哦,来,这是给你们!”说罢,便将手中另一碗精致的粥放在柳树下,只见两只黄鹂滋的一叫跳到粥前,欢快地吃起来。

章俊铭从屋里扶出祁云山和祁老夫人二人,接着又进去抱起一位长着大眼睛白皮肤的两三岁女童。

满满地笑意堆栈在他的脸上,“伯父、伯母,我们吃早饭喽!小云儿,叔叔来喂你好不好?”

小小的女童笑着搂住章俊铭的脖颈,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啄,甜甜说道:“好!”

饭后,章俊铭看了一眼另一个桌子上的棋盘,对对面的老人说道:“祁伯父,昨天我们还没分出胜负,今天我一定好好地拼尽全力,一定要把这局拿下不可!”

祁老将军呵呵一笑道:“好,下棋,下棋!你赢不了的,嘻嘻,君儿,你从小就没赢过我。”

“那可不一定,昨晚我可是想了整整一个晚上呢,今天定能赢你不可!”

“嘿嘿,那你也赢不了我!”

祁老夫人抬眼笑道:“你们爷儿俩好好厮杀上几盘!”说罢,便收拾起桌上的碗筷。

“爷爷必胜,爷爷必胜!”小云儿兴奋地跳起来。

章俊铭在小姑娘的脸上轻轻捏了一下,笑道:“你个小没良心的!”

九公主沫然坐在章俊铭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轻笑道:“你确实赢不了祁老将军,你连皇兄也赢不了,皇兄的棋艺还不如我呢!”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也赢了不你了?”

“那是肯定的了。”九公主沫然转身看了眼身后吃得极欢的两只黄鹂道,“茹芸姐姐,青儿,你们说是不是?”

那两只黄鹂“吱吱”地连叫了几声,仿佛在回答她的问话一般。

章俊铭抬起头,看着天边的朝阳缓缓道:“张伯伯,步君,茹芸,二夫人,你们在那还好吗?”

九公主沫然将自己更靠近章俊铭,亦看着天边道:“他们肯定很好,他们在天上看着咱们呢。你现在将他们安顿在这山间,对祁老将军的伤恢复最好不过了,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祁老将军定能再上马了。”

章俊铭宠溺地拍了拍爱妻的手。

小云儿蹒跚着脚步来到二人面前,如九公主沫然一般挽住了章俊铭另一侧的胳膊,“章叔叔,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父皇啊?”

章俊铭轻笑,无比溺爱地刮了一下小云儿的小鼻子道:“小东西,昨天我们不是才进宫见过你父皇吗?怎么这才一天不到你就又想他啦?”

“父皇对小云儿这么好,还有宁哥哥对小云儿也很好,小云儿当然想父皇了!”

沫然不竟也吃吃地笑了起来,“皇兄待小云儿可比自己的亲儿子,亲女儿要好多了,难怪她总想进宫。”

章俊铭朝沫然微微一笑,又搂了搂小云儿道:“行,那等咱们陪爷爷下完这盘棋就带你进宫好不好?”

“好好!”小姑娘开心地拍手跳了起来。

和禧宫内的院子里,陈帝文志祯的手中端着一壶铁观音,给自己面前和对面的杯中倒满了一杯,轻轻一碰,拿起其中一杯,仰首便喝了下去。

他是喜龙井的,可唯独在和禧宫的时候,他才喝铁观音,就仿如当初每次他来此次的时候,静嫔为他沏上的那壶铁观音一般。

“父皇,这杯茶是给谁的呀?”眼前两岁半左右的三皇子文泽宁稚嫩的童音响起。

陈帝微微一笑,将文泽宁一把抱到自己的膝上道:“那是给你母妃的。”

“那母妃人呢?为什么宁儿一次也没见过母妃?她不要我们了吗?”文泽宁眨巴着大眼睛,极其认真地看着文志祯。

小人儿白皙的皮肤,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像极了静宁,而他小而高挺的鼻梁,浓密的眉毛则像极了文志祯。

陈帝看着紧闭的和禧宫大门笑道:“怎么会呢,不会的,你母妃很爱我们,她只有是还有些事情没有想通罢了。”

文泽宁似懂非懂地亦随着父皇的视线望向那扇已关闭了两年多时间的大门。

“父皇,宁哥哥!”小女孩可爱的声音响起。

刚刚还因没见过母妃一脸沮丧的文泽宁立即从文志祯的腿上跳了下去便跑了过去,一把牵住小姑娘的手道,“小云儿,你来了,我们去御花玩好不好,父皇刚刚命人给我搭了一个秋千,荡得可高了。”

“好啊,好啊!”小女孩开心地跳了起来。

两个小人刚跑出去没多久,各做了一个鬼脸,便又跑了回来,一人一边在文志祯的脸上猛地亲了一口,大笑着跑开。

看着两个小人跑远,文志祯的脸上露出了笑。

“皇兄,你可不能这么宠这两个孩子。”九公主沫然亦笑着轻轻责怪到。

文志祯大笑道:“等你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朕也会这么宠着。到时,你和章俊铭二人可不许拦着!”

沫然脸微微一红,章俊铭一把搂住爱妻的香肩,一手抚在沫然微微隆起的肚子上笑道:“有皇上宠着,微臣高兴还来不及呢!”

“皇上,太子殿下来了。”小印子见到和禧宫院外的二皇子文泽乾的时候,忙向文志祯禀报。

“儿臣参见父皇!”文泽乾如今已八岁,一身戎装在身,竟让文泽乾格外的精神,仿如已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一般。

文志祯整了整文泽乾微微有些皱起的衣领道:“骑马去了?”

“是,父皇!儿臣现在已经能在马上弯弓射箭了。”

“好!不错。”

章俊铭笑道:“皇上,太子像极了您小时候,骑射箭术,文武双全。”

文志祯笑道:“你这个太子师傅是在向朕邀功吗?”

一番话说得众人大笑起来。

沫然笑着摸了一把文泽乾的头道:“去玩吧,宁儿和小云儿他们都在御花园里荡秋千呢。”

文泽乾眼睛一亮,立即拔腿就往御花园而去。

众人又是一番大笑。

“皇兄,太子他终究还是个孩子,不能总让他紧绷着弦,也要让他放松放松,该玩的时候也玩玩。”

文志祯微微一笑道:“朕明白,只是他身上的胆子重,大陈的江山早晚有一天要他挑起来,必须得从小培养扎实了。”

沫然轻笑道:“皇兄,说得你好像已经七老八十了似的。”

“哈哈哈,可不就要到七老八十的那一天嘛!”

东升的太阳透过和禧宫层层枝叶,缓缓将它流金般的阳光洒满宫殿的前前后后,美好的一天已经来临……

---(全书完)---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