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顾阅啊,这个月的房租么......”房东王阿姨突然出现在门口。

“哦哦哦!”那被称为顾阅的少年连忙搬起一张椅子说道:“王阿姨,坐,坐。”

“小阅,今天阿姨是来.......”房东王阿姨并没有坐下。

“哦!”顾阅给那个王阿姨倒了杯水,又道:“下个月初我才回去,房租我会在这个月底交。”

王阿姨点了点头,应声道:“小阅啊!房租你过两天交也没事,只是...这个房租,这个月又有一些上涨,又涨了两百块。”说完,就缓缓转身离去。

看着王阿姨离开,又走远,顾阅才“啪”的一声关上门,转身躺在了出租屋里的那间小小的单人床上,脚还拖在地上,但极力让自己放轻松。

“现在都尼玛六月二十五号了,中考早过了!麻痹的还涨房租,死要钱的王八婆!”

“玛德,在中考那两天半了,硬是每天多收二十块钱!不就是你这离五中近吗?但尼玛这拐了这么多圈,谁来租啊?”

“再说了,老子那两天半也去中考了好吧?而且是在二中考的,这两天半里这房子都是空的!”

碎碎念,念着念着,就渐渐地睡着了......

“天涯的尽头是风沙~~红尘的故事叫牵挂~~”

顾阅一溜烟的爬起来,抓住放在床头的华为,紧张的刷开锁屏。三天前,他去人才市场给了一家公司投了一张简历,昨天还去面试了!为了跟好的听到公司招聘录用短信通知,顾阅特地的改了短信铃声!

“顾先生,您好!感谢您来参加面试,遗憾的通知您由于工作时间不匹配,未能通过该环节。您的简介将被留存,不可能在有合适您的职位空缺时通知您。

庐溪湾知电子有限公司”

“啊!晦气!”顾阅又躺回去了。

“天涯的......”

“嗯?”顾阅飞快的点击进去。

“顾阅道友,你好!这里是天庭招仙处。首先感谢你能够申请加入天庭!我们将在一分钟后于南天庭,极星大域,落雨区(万物轮回站)进行此次招新的面试。希望你能够准时到场参加面试,我们期待你的加入!收到请回复,谢谢!”

“傻吊!”刚准备关手机,又来了一条短信。

“道友,请出门领取‘穿界令’,以便于前往天庭!”

“有毛病吧?”随手就将手机甩回床头。

“咚咚,咚咚咚。”

“靠!不会是房东又回来了吧?”爬下床,整了整面容,让自己保持微笑,拉开了门,笑容就僵住了,门外空无一人!

“靠!”关门,睡觉!

而门外,一道黑白闪烁的光线由天空一角射下,直奔出租屋!

“pong!”

出租屋的那扇破啦啦的小窗户瞬间被穿透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不规律多边形的洞,顾阅闻声转头,那极光再一次缩小,猛的钻入了顾阅的眉心,顾阅如无力昏迷一般,跌倒在床上。

眉心又发出淡淡的金光,笼罩了整个身体。

.........

天庭...某地...

一个白发苍苍、胡须及腰的老头,端坐于桌前,陶醉的品尝着一杯茶。掐了掐手指,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到了。”

一道金光出现在桌前,直到快要消散的时候,白发老头淡淡一笑,缓缓的站起身,突然,他一个哆嗦,急忙忙的跑到桌前,“不对啊!这...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呢?按理说,这不太白啊!”

白发老头转身回到桌子后面,端正坐好,开始了掐手指,左手掐掐换右手,右手掐掐换左手,到后来直接双手一起掐掐掐......

不知是过了多久,躺在地上的顾阅渐渐苏醒了,他的眼睫毛抖了抖,昏昏迷迷就听见一些声音,“这不太白!不太白啊!怎么这么不太白?”

顾阅昏昏迷迷的就答了一句:“什么不太白了?”

白发老头猛的一拍桌子,左手的食指与中指并拢,指着顾阅说道:“你!不太白!”

“我怎么不太白呢?”顾阅稍稍清醒了点,马上还嘴,竟然说我不太白!等等!太白是什么意思?还有,他谁啊!我去!这又是哪啊!??

“喂~喂喂~”顾阅快速的爬起身,拍了拍衣服上那些并不存在的灰尘,同时也谨慎的打量着四周,“我...这是哪里啊~”

“咳咳!”白发老头轻咳了一声,整了整衣领,端坐于桌后。“想必小友就是顾阅了吧?”

顾阅一愣,点了点头。开始左右打量眼前的这位老者。与此同时白发老头也在打量顾阅,过了许久,老者开口,“小友,你通过我们天庭的面试了!”

“哈?”顾阅有些理不清思绪,天庭?难不成这里是...是...我的天啊!

白发老头自顾自的用手上的拂尘在桌子上轻轻扫过,金光一闪,桌面上出现了两件东西!

一枚戒指、一张纸。

之后见顾阅还在一旁大呼小叫的,白发老头也不介意,只是轻轻的一挥手上拂尘,拂尘尾部洁白的丝物就快速伸长,并且卷住了顾阅,将他拖到桌前!

“大...大...大仙,我...我我...”

“小友不必惊慌,想要在天庭工作,请签下这份合同!”

这时顾阅才注意桌子上的两件东西,伸手去拿那个戒指......

“哎~小友!先请签了合同!”

合同?顾阅终于注意到桌子上的那张纸,是一张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羊皮纸。对于合同,顾阅还是抱有恐惧的态度,因为这东西签的不好就把自己给卖了。

白发老头,又道:“合同只是本座学凡间的,这是一份契约!”

哦!!!那更不能轻易就签了!

白发老头摸了摸胡子,接着道:“这份契约只是让你保证不向凡间透漏天庭的存在,同时也让三界认可你,只有这样你才能在天庭自由走动!”

“这个......”顾阅心中做起来决定。

“你若不签,你是无法回到凡间的,以免你透漏天庭!”白发老头再加一把力。

“草!”顾阅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尼玛不是强买强卖吗?是你拉老子上来的吧?“我签!签!”

白发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却见顾阅手一伸,略感不解!

“笔呢?”顾阅开口。

白发老头摇头笑道,“用血,按上一个手印!”

顾阅抬起自己的右手,看向食指,又看坐在桌子后面的白发老头,将食指往嘴边凑了凑,意思是:咬手指?

白发老头笑着点了点头。

而顾阅面临着崩溃,我擦!咬破手指?这不是某岛国上的变态民族干的事吗?我大华夏的子女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呢?这种事不仅自残,还特么脑残的很!

“哎~本座帮你一把!”白发老头摸了摸那洁白的拂尘,“伸手!”

顾阅就傻不拉几的伸出了手,白发老头的拂尘如白光一般,迅速闪过,在顾阅手心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一道宛如被刀砍过的伤痕!

“啊啊嗷嗷啊嗷哦嗷嗷噢嗷嗷嗷哦啊哦哦嗷嗷嗷啊~~”顾阅的惨叫声回荡在天庭里的这一块区域。

白发老头似乎有些难以忍受,开口喝道:“快按下手印,之后本座会为你治疗!”

都伤了还往纸上按,那岂不是更疼?顾阅摇头表示不干。

白发老头微微一笑,拂尘一挥,金光又闪,原本在桌子上的羊皮纸却飘了起来,飘向了顾阅那只受伤的手。而顾阅却是丝毫不得动弹,眼睁睁的看着那张纸贴在了自己受伤的掌心上。

这回白发老头极为聪明!未等顾阅叫出声,就用拂尘堵住了他的嘴。

半响后,顾阅生无可念的躺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

白发老头面无表情的扭过头,放了三张符纸在桌子上,“小友,这三张治疗符纸你拿去用吧,估计一张就能解决你的伤了,剩下的你就留着吧。”说完,拂尘一甩,架在左手臂弯上,咻的一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呆逼老头,摁个手印用得着那么久吗”顾阅挣扎的爬起身,到桌前拿起一张符纸,然后,他懵逼了。

“我去,这玩意儿怎么用的?”看着手上那张不比之前的契约好多少的符纸,“该不会是要贴在伤口吧?”

看着手上的血都不要命的往外喷,突然心一横,拿起符纸就往伤口上凑,可就在符纸刚刚接触到伤口的时候,符纸化作点点光芒,覆盖在整个伤口上。

一股冰凉的感觉从手心蔓延到整个身体,这突如一来的感觉,让顾阅浑身打了个抖,精神也抖擞了些!但是......

等等!还有个大问题!我特么怎么回去啊?

“草!”刚把剩下的两张符纸揣进裤兜,打算去四周走走看看,那白发老头却又从远方飘了回来。

“小友~~”白发老头飘在半空,还没着地,却见顾阅“噗通!”的往地上一......一蹲,本来是想跪下的,但后来想想,这样对我的形象影响不好!就顺势蹲了下来。

“大仙!你放我回去会不会,我不会透露天庭的啊!”蹲在地上的顾阅吼道。

白发老头一愣,笑着扶起了顾阅,说道:“本座刚刚是将合同送给玉帝盖个章!自后,你便可以在天庭自由自动了!”

“真...真的?”顾阅擦掉了眼睛下的口水,嗯!不要问为什么眼睛下会有口水。

“自然!”白发老头说道,“小友,你且伸出手来!”

顾阅脸色剧变,伸手?尼玛的难不成又想坑老子?

白发老头似乎看穿了顾阅的小心思,笑道:“这次是不会伤害你的!你放心!哈哈哈~”

“放心个鬼!还有,玛德你鬼小个屁啊!”顾阅暗道,却还是将手伸出去了。

白发老头点了点头道:“完成了这个仪式,那你就是天庭内部人员了!”

与此同时,这一片区域的时间仿佛停止,白发老头正了正脸色,拿出了那份合同,双手疯狂的开始掐出法诀,至少,以这个速度,顾阅表示,他完全看不清。

点点星光自他的指间浮出,在白发老头和顾阅两人之间构成一座小型的法阵,虽小,但万分的精细,观其色,似无色,却万色具在!不由得,顾阅的精气神具被其吸引!

不多时,白发老头将法阵推送融合进顾阅的左手之中,之后,才有余力看一眼顾阅,突然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不禁喃喃自语道,“顿悟!”

不过震惊也仅仅是一丝,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了,转替而来的是嘴角一勾,满脸笑容的长袖一挥!

金光闪过,顾阅消失的无影无踪!

......

顾阅的小小出租屋中。

一抹金光出现,又快速的消失,留下来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的顾阅。

不知过了多久,出租屋内传出了一声惨叫。

“敖斯...疼...疼疼疼...疼...”

“哎!劳资...劳资回来了!.......”

半响后,顾阅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猛的一拍大腿!

“卧槽!怎么说,我现在就是天庭内部人员呢?”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